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报告老师总裁驾到

第三章

报告老师总裁驾到 大江吃不胖 7986 2019-07-29 20:31:49

  ET一大早就不高兴,因为对面那个自称占有房屋产权的男人给他做了一顿,有史以来,他吃过的最最糟糕的早餐。偏偏对方一点不容置疑,他更是不敢表达什么不满。

  褚彧昨晚加班到很晚,结果还要早起给这个麻烦精做早餐,他觉得自己的形象在ET眼里肯定是金光闪闪圣衣加身。

  对面的ET皱着眉,戳戳煎蛋,戳戳三明治……如果那个东西还算三明治的话。

  “你吃好了吗?”褚彧没有注意他的情绪。

  “嗯。”鼻孔里冒出来一个字,然后ET便一声不吭地跳下椅子,自己去取书包。

  褚彧胃口不佳,只抓起杯子喝了几口牛奶便出门去开车了。

  前几天都是生活助理接送ET,今天好不容易有时间,他立马便从公司里赶了回来。

  两人一路没话,ET憋着闷气,肚子空荡荡,转头却看见这个罪魁祸首正饶有兴趣地听车载音响,心情很好的样子。

  褚彧感到他的目光,问:“怎么了?”

  “Are you dating someone?”ET一脸肃穆。

  褚彧嘴角一抽:

  “没有,谁和你说的?”

  “卢陵叔叔啊,说男人莫名其妙心情好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他恋爱了。还有橙橙……”

  褚彧挑了一下眉,饶有兴趣地问:

  “你们橙橙老师说什么了?”

  “橙橙说,公主之所以有那么多漂亮裙子,就是穿来给王子看的……”

  他微笑,倒像是她那样的人能说出来的话。

  “但是王子爱上公主却不是因为那些裙子,因为一般情况下,王子能遇见公主,都是因为公主装作侍女的样子偷偷跑出皇宫,那时候的公主,只有丑丑的粗布衣服。”

  他没想到还有这样的说法,不禁追问:

  “然后呢?”

  ET讲的正在兴头上,但见他一副兴趣更浓的样子,突然停下了:

  “我记不清了。”

  谁让他早餐做那么难吃的……

  褚彧也不再追问下去,继续专心开车了。

  ET内心OS:麻烦看看我啊,宝宝不开心了,哼!

  一大一小到达教室门口的时候,君落已经到了,桌上放着一盒热气腾腾的奶黄包。她还想着今天来的早,为了防止早餐被唐囡囡顺走,索性到教室边备课边吃。

  她尴尬地站起来打招呼:

  “嗨,ET今天来的好早。”

  而眼前饿的头晕眼花的大眼萌娃注意力全然被奶黄包勾了去。

  站在ET身后的褚彧看不见他的眼神,朝君落礼貌性的笑笑就准备回身走人了。

  “你要吃吗?”她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褚彧下意识回答:

  “不用了,我……”转过身来。

  只见她指尖捏着一只胖胖的奶黄包蹲在ET面前,ET已经伸手要接。

  ……原来不是问他的。

  他轻声咳嗽了一声,君落这才抬头看他:

  “怎么了?”

  还好她没听见,他心里松了口气。

  “他出门前已经吃过了,小孩子吃多了积食。”言下之意。

  君落看到ET瞬间塌陷的一张脸,仿佛明白了什么,就笑盈盈地拿走了ET手里的包子:

  “嗯,好的,您放心吧。”

  褚彧这才满意地拔腿走人。

  待他身影消失在电梯口时,君落转身招呼:

  “ET,来吃包子。”

  孩子的眼里瞬间充满小星星,忙不迭地拿了一个:

  “太爱你了橙橙!”

  君落了然于胸:“早餐是Ethan做的吗?”

  “对啊,超级难吃……”

  她突然想起他那张冷面,好像从来没见他笑过,整个人都怪兮兮的,不过他居然能给ET亲手做早餐……还是很有爱的嘛。

  她笑着勾了勾ET下巴:

  “即使难吃也不能说出来的,just between you and me,好不好?以后每天请你吃早餐。”

  ET连连点头,又问:“为什么?”

  她认真的想了想:“因为他会很伤心,会哭鼻子啊。”

  站在门外几乎目睹全过程的褚彧表情哭笑不得,他是过来叮嘱ET放学是方助理来接他的,公司临时有事,他得留下开会。不过……

  ET一抬头,“Ethan”,心里突然开始担心刚刚和橙橙的秘密有没有被他听了去……

  褚彧淡淡的说:

  “我忘了说,放学的时候我会晚来二十分钟,你乖乖在这等我。”

  说完,他突然看向君落:

  “麻烦橙橙老师照看一下ET。”

  她连忙点头,看来刚刚的对话并没有被他听到……好险,她和ET同时松了一口气。

  课间的时候,君落偷空回了一趟办公室,却隐隐感觉到老师们的目光似乎……比平时多了几倍投射在她的身上。她满面疑惑坐到了桌子前,旁边的唐囡囡早就憋不住探过头:

  “君落啊,刚刚那个骗子来给你送饭了,要我说,明明就是做贼心虚,发现他宝贝儿子是你的学生,忙着收买你。”

  唐囡囡一副看破一切的样子,说的头头是道。

  君落小小的吃惊了一下,打开饭盒,是整整齐齐十二个奶黄包。

  她不由得笑出来,这是将人情原封不动的还回来了吧。

  她满不在乎的丢给囡囡:

  “对,咱们的战利品,赏你。”

  “不过那张脸,那身材,真的是火辣辣地帅啊……”囡囡嘟囔着把脖子缩了回去。

  君落无奈摇头,她的形容词怎么感觉都是跟食物有关的。

  放学的时候,她陪着ET坐在门口走廊的长椅上玩猜拳,两人正玩得不亦乐乎的时候,褚彧来了。ET不尽兴,一连声地要把橙橙老师带回家里,褚彧满脸无奈,一把将这个活蹦乱跳的肉球捞起来,禁锢在怀里,向君落道谢:

  “老师费心了。”

  君落感觉他今天简直和之前凶神恶煞的样子判若两人,不禁也回应了一个大大的笑脸:

  “没事,还是您更劳累些,现在像您这么负责的爸爸很少了……”

  一大一小的人都惊讶的向她投来目光,异口同声:

  “Ethan不是我daddy。”

  “ET不是我儿子。”

  “……”

  君落僵在了原地,这么长时间,她以为ET不喊爸爸是家庭教育特殊,可以直呼名字的……

  褚彧一记眼刀:

  “ET已经九岁,我看起来也不像三十多岁吧,难道我是18岁生的他?”

  他心里气呼呼,难道她把自己认成三十岁的中年吗?

  君落的笑凝固在脸上,忽略了他语气里的嘲讽,努力打圆场:

  “没有的事,哈哈,是你们长得比较像啦……”

  褚彧看看ET的圆圆大眼,ET看看褚彧的狭长内双眼,又一齐看向君落。

  她欲哭无泪。

  “麻烦老师以后先搞清楚学员的家庭结构再教课吧,不然哪天孩子被卖了都不知道。”

  他毫不客气,轻飘飘的丢下一句话便走了。

  君落恨恨地盯着这个尖酸刻薄的背影,他的肩头,ET正傻乎乎地朝她咧嘴笑。

  就知道!他这样的人,小人得逞,所有宽厚和感谢都是装出来的。

  中午吃饭时,囡囡兴高采烈:

  “还有三天就要放国庆小长假啦!橙宝宝有什么计划呢?”

  “和朋友一起玩一玩吧,没什么事。”

  君落还有点气那个男人的话,真的是……非常刻薄,搞得她多傻多不负责任一样。

  囡囡没有注意君落的小情绪,夹起面前的香蕉船:

  “我妈这几天一直在催我相亲……烦死了,催完工作催结婚。”

  “怎么之前没听你说过?”

  “就她说远方表舅有个老熟人的儿子从国外回来了,我简直一脸问号???这么远的关系都能被她翻出来……”

  君落有气无力地翻翻眼皮:“可怜。”

  囡囡突然撅起嘴巴小声嘟囔:

  “冤家路窄。”

  她顺着囡囡的视线望去,居然是他。

  ET眼睛尖,小鸟一样就扑了过来:“橙橙!”

  褚彧有些意外,看她连招呼都不准备打的样子,他撇了撇嘴,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惹到她了……可真是麻烦。

  他自然是最高冷的那个,目不斜视地走过她们,给ET留下一句话:

  “甜点少吃,还想要牙的话。”

  ET的肉手还是抓了一个草莓大福藏到背后,信誓旦旦道:“嗯。”

  君落朝ET挤挤眼睛,胜利了似的。

  囡囡疑惑:

  “不是今天才给你送过早点吗?你们这是又怎么了……”

  ET充分发挥收集八卦的潜质:

  “嗯?对哦,橙橙你为什么不和Ethan say hi?”

  君落面色不自然地小声回答:

  “因为……因为我把Ethan当成爸爸,他不高兴啦……”

  话还没说完,ET便从椅子上跳了下来,叉着腰极其惊讶的样子:

  “你是说,Ethan嫌弃我不给我当daddy??”

  她满头黑线,忙要拉着他再解释,没想到一旁的唐囡囡又无脑癌发作:

  “也不是嫌弃你吧,但不想给你当爸爸倒是真的。”

  “How do you know that?”

  “这很简单啊,听你一直叫他Ethan,从来没喊过他daddy吧?”

  唐囡囡还满脸一副“我全都知道了”的表情。君落手疾眼快朝她嘴里塞一只马卡龙。

  ET气的小脸鼓鼓,朝褚彧走了过去。

  君落把脸深深埋在盘子中,生怕他再顶着一张地狱面容过来理论一番。

  “成君落,你什么意思?”头顶劈下一道雷。

  怕什么来什么。

  “和ET开个玩笑,小孩子当真了哈哈哈……”一串尴尬的干笑。

  褚彧静静等她笑完,面无表情:

  “ET是我大哥的孩子,我是他叔叔,为什么要做爸爸?”

  ET不满:“我从来就没见过daddy,一定是你骗我……”

  他蹲下,微笑:

  “是吗?”随即掏出了他的钱包,抽出一张身份证给ET:

  “好好看看,我多少岁。”

  ET困惑地挠挠头,一抬眼看见了发愣的君落,想也不想就递给了她:

  “橙橙,我看不懂,你可以帮我看下Ethan的年龄吗?”

  君落难以置信,呆呆地指向自己:

  “……我?我看吗?”

  褚彧好像真的较上了劲,不出声默许。

  一大一小就这样蹲在她脚边,忠犬一样……

  唐囡囡已经惊呆了,下一个反应就是偷偷拿起手机,朝不知情的三人组搞十连拍,小视频,甚至还不怕死地给褚彧套上了各种图片特效,玩得不亦乐乎。

  君落面上镇定心里另一个自己抖如筛糠般地接过了他的身份证。

  ……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证件照啊,君落咋舌,上面的人简简单单穿了一个黑T恤,眉骨突出,眼窝深邃,右边的酒窝若隐若现,好像在笑,这样一看,还是一副温润公子的皮相。

  “看完了吗?”

  她连忙递给对方,却迟迟没有手来接,君落疑惑地看向他。

  褚彧紧皱眉头:

  “擦干净给我。”

  ……

  嫌弃她脏?!君落感觉自己身上的每一处毛孔都在散发着窘迫的气息,她她她她很脏吗?手上也没沾到东西啊……

  褚彧则是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她的手上,这个人手汗怎么这么多,有病吗?

  君落又囧又气,拿纸巾囫囵包住再次递给了他。

  权当是捡了狗屎,她恨恨地想。

  褚彧这才接过,蹭了蹭才拿掉纸巾,又将自己的手指擦了几下。

  死变态,君落心里骂。

  褚彧看她不做声的样子倒是有点惊讶,难道现在不应该张口骂出来了吗?参考她电梯里张牙舞爪的样子。

  于是,他又有点不忍:

  “手汗多,可能是内分泌失调,可以去看看医生。”

  下一秒,她心里的火山口已经爆出了一朵热腾腾的蘑菇云,她缓缓站起身来:

  “这位Ethan先生,我不知道你是看我哪里不顺眼,先是吃饭坑我钱,然后又说我对孩子不负责,现在说我有病,失调了是吧?”

  他这下看出她是真的动怒了,更加觉得莫名其妙:

  “我只是一个建议,去不去看病当然是你的事。”

  “我觉得,应该去看医生的是你吧,洁癖以及强迫症晚期的geeky先生。”

  ET听到这里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于是捂着小嘴,慢慢地挪到了唐囡囡身后观战。

  褚彧看她一副攻击性满满的样子,心里倒是没有一点火气,反而有些惊讶:

  “你怎么知道?”

  君落冷笑一声,居然还承认了,他不有病谁有病……

  “你三番五次不让我碰你以及你的东西,例如衬衫,身份证,你也没有碰过其他人的东西吧,例如ET的手,我的手……”说到这儿,她突然反应不太对,但他好像也没听出来……

  君落清了清嗓子接着说:

  “宋记的奶黄包外带,从来都是老板乱七八糟塞到盒子里的,因为买12赠1,盒子装不下。而你的,是排列整齐的12只,你一定扔了一个吧……”

  “没有扔,我让老板不要放。”

  “嗯……对,洁癖,强迫症。”君落又确认了一遍。

  褚彧笑了笑,没说话,而是叫了ET回座位吃饭,搞得君落一点胜利的喜悦感都没有。

  她感觉讨了个没趣,恹恹地坐下来,继续搅拌奶昔,发呆。

  唐囡囡终于得到了说话的机会,一张肉脸凑过来:

  “怎么啦,吵崩啦?”

  君落也不知道最后他没说话是什么意思,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她以后,绝对不想和这个人再有任何交集。

  她们先去结了账,出门的时候,还看见ET偷偷向她挥手说bye bye,那个人则像从没见过她似的,安静专心地低头吃菜。

  好不容易休息一个周末,导师的催命电话又打来喊她回学校拿毕业证,原话是保卫科快递山一样,她那薄薄的一个快件再不取就彻底丢了。

  君落无奈,最后还是得回学校,心里暗自祈祷顺利一点吧,不要像碰见那个人一样倒霉了……她突然意识到都不知道他的名字。

  不过,今天好像听到他在餐厅叫她的名字了,成君落……好像是叫了吧……

  易铭泽呢,她心里想遇见他,却又不盼着遇见他。

  两个多月过去了,他的确信守承诺,从没联系过她。君落有时候想,易铭泽要是不那么有原则就好了……即使说了不见面,也是可以见一见的嘛。

  她看起来稍微圆润了一些,脸蛋也更有光泽了,好像个子还长了一点点,这身碎花小纱裙从没见她穿过,整个人亮丽而可爱,与之前穿戴的样子不同了很多。

  君落还在低头看手机,却不知她已经被迎面走来的易铭泽仔细打量了一番。

  “袁安,你们先去吧,我晚点再去。”他跟身后的人说。

  袁安也看见了君落,点点头,招呼着其余七八个人浩浩荡荡地走了。

  “君落。”

  她猛一抬头,差点撞到他身上。易铭泽微笑着看她:

  “走路就不要玩手机了。”

  她不好意思地收起了手机,余光瞟到不远处的一群人:

  “哦,那是袁安他们吧,你们去聚餐吗?”

  “不是,是聚在一起商量一个软件前期设计。”

  君落向来听不懂他们的事,这次也懒得追问,转而问:

  “你国庆的时候回家吗?”

  “不回了,在这里继续搞搞计划书什么的,你呢?”

  “穆昕来找我。”

  “那正好,管浩估计也是那几天就回来了,我们可以聚一聚。”

  君落惊讶:

  “什么?他要回来了吗?穆昕那死丫头怎么也没和我说。”

  易铭泽耸肩:

  “没准儿,是管浩没告诉她吧。”

  “什么意思啊,那连我都不说一声吗?”

  他笑道:

  “他让我转告你,以前不也是什么事都告诉我吗?”

  君落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她一贯粗心大意,他们四个人的事从来都是其余三个人在关心,她只负责接收易铭泽通知,像今天去大排档吃鸡啦,明天去游乐园玩啦之类,以至于她从不知道这些小活动是怎么组织起来的……

  这次管浩回国,肯定也是直接通知易铭泽,然后几个人组好局,直接叫她来。

  “你,没和管浩说吗?我们的事。”

  “还没,电话里说不清楚,索性等他回来见面再提。”

  君落点点头,心里一阵怅然。

  他如今说的这么云淡风轻,是真的不在乎了吧。以前她还能每天在他眼前晃来晃去刷刷存在感,现在彻底消失了两个月,恐怕他连她长什么样都忘了吧。

  易铭泽见她闷闷的样子,以为是工作上的事:

  “怎么了,是不是工作太累了?”

  “不累,挺好的。”她脑子莫名浮现上那张刻薄冷峻的面孔,烦死了。

  他示意她往前,边走边说:

  “还记得你以前最反感做老师,现在居然也是老师了。”

  她无奈的笑笑:

  “能怎么办,得赚钱生活呀。”

  “以后呢,应该不准备一直做老师吧?”

  她随意地甩甩头发:

  “不是吧,我也不知道,走一步看一步。”

  发梢轻轻滑过他的手臂,鼻尖尽是玫瑰的香气,是她最爱用的洗发水。

  “那住处呢,解决了吗?”

  “嗯,教室宿舍,比寝室环境好多了,我一个人住,也省事。”

  “一个人?”他皱皱眉:“安全吗?”

  君落点头:“很安全的,就在大厦附近的写字楼,有保安。”

  “你这次回学校是……”他才想起来问她。

  “找毕业证,说是在保安室。”

  他默默点头:

  “我陪你去吧。”

  不是说再也不见面了吗?

  君落一瞬间好像回到过去他们还在一起的日子,他对她的状态也似乎和过去没什么分别。

  她心里那一湖死水又在温暖的秋风里微微泛起涟漪。

  走在她左侧,风吹乱了他的头发,她抬头便可看见他长长的睫毛,还有黑白分明的眼眸,这么近,近到她可以轻轻挽起他的手臂,随意说笑,像过去一样。

  她脑中一片天人交战的混乱局面,面上却始终保持安静。

  “嗨,铭泽学长。”

  一声甜甜地呼唤,立刻将君落拉回现实。

  一个长相清秀,绑着马尾的女生走到他们面前,朝君落礼貌一笑,嘴上却在问候易铭泽。

  这是……新的仰慕者吧。君落心里计较着。

  易铭泽点头:

  “嗯,你去图书馆吗?”

  居然认识?!什么时候认识的,她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女孩点头:“嗯,学长和女友去吃饭吗?”

  君落眯了眯眼,这句话问的,很有技巧啊……老手……她不着痕迹地打量了一遍,觉得比起自己,似乎她也只是年轻一岁咯。

  君落略有一点酸酸地想。

  易铭泽怔了怔,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不是去吃饭,先走了。”

  君落瞬间觉得就连眼前的女孩的黑脸都可爱起来了,他没有否认……那是不是……

  “对不起啊,用你做借口了。”

  左边轻声的道歉又一次把她拉回现实。

  她楞了一下,转而不在乎地笑笑:

  “没事,一个小忙嘛。”

  心里的窟窿好像,更大了一些。

  他不喜欢别人,她很高兴,可她又忘了,现在她也是别人。

  不能再幻想了,醒醒吧成君落。她偷偷掐了自己一把,疼得差点蹦起来。

  一路慢悠悠地走到保卫科,听君落说完,保安面露难色把他们拉到了里面的一间屋子:

  “都在这里了,还没来得及整理……你们只能自己找找了。”

  “啊?”她吃惊的叫出来,面前的,居然真的是一座快件之山,散了满满一地。

  她哭丧着脸左右看了看,刚想让易铭泽先回去,一转身,他已经蹲下了卷着袖子开始翻找了。

  她就将话硬生生咽了回去。

  能和他多一会时间相处,也还不错吧。

  君落找的满头大汗,腿都蹲麻了,他却不知累似的,还异常有耐心地把各种快件分门别类,整整齐齐地摞在了地上。她看着他修长的指节发呆,不禁笑起来。

  “笑什么?”易铭泽看向她。

  君落揉揉鼻子:

  “没什么,就是突然想到一个很好笑的事。”

  没等他问是什么,她就自顾自地讲了起来:

  “就是我班里有一个孩子的家长很刻薄,还有洁癖,就是神经病一样……吃饭不给钱什么的,哎不说那些,我就是在想,把他放在这间屋子里,咱们肯定都不用动,他肯定黑着脸就收拾了,哈哈哈像不像扫地机器狗……”

  她讲的不亦乐乎,顺带把褚彧损了一遍,心情更好了。

  他怔了怔,这好像是她这段时间以来最开心的时候,笑得没心没肺,傻了吧唧的。

  他不经意地问了一句:

  “男的吧?”

  “对,一个特别麻烦怪异的男人。”她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脸上写满不屑。

  易铭泽没再说话,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手上的动作倒是加快了许多。

  君落见他没兴趣,也就不说了。

  两个人忙到夜幕降临终于拿到了君落的毕业证,已经被挤的不成样子。

  保安进来看到干净的地板目瞪口呆,连声道谢,非要请他们喝茶。

  易铭泽谢过了他的好意,又准备送君落到校门外。

  她连忙摆手:

  “不用啦,我一出门就坐公交走了,很方便,倒是你,袁安他们等了你这么久,你快去吧。”

  易铭泽看看手机上几十条未读短信,点点头:

  “好吧,你一个人注意安全,到宿舍了发个短信给我。”

  她笑了笑,跟他说再见。

  君落走出一段距离,身后却是一阵脚步声,她占地转身,是他追上来。

  路灯下的他,鼻尖上有一层薄汗,微微喘气:

  “橙橙,一个人住要注意安全……不要,不要轻易带男人回……”

  君落憋了个红脸,立马打断了他的话:

  “哎呀知道啦,卢静芳一样,我是那么随便的人吗?放心吧。”

  他见她有些局促,才意识到自己的话有点露骨,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嗯,总之照顾好自己,晚安。”

  “晚安。”

  路灯下的男女朝两个方向走去,好似上一刻还在温存,下一秒便如路人,互道晚安,然后分别。

  君落深呼一口气:

  “不要哭,不要哭,不要哭,不要哭……”她这样默念。

  结果等过了一辆又一辆公交车,那个纤瘦的背影始终在站牌下的座椅上蜷缩着,微微颤抖。

  他明明还在意,在意她的生活和她这个人,那为什么就不能他亲自来照顾呢?

  照顾好自己,就只有她自己一个人,又怎么能好的了?

  君落想不通,只能紧紧抱着自己的包,哭得像个找不到家的孩子。

  初恋OVA:

  易铭泽一直不喜欢古文古诗这一类,偏偏管浩那个酸人……时不时地要搞上几首自己的亲笔诗送给穆昕。可真是,酸腐无比,他暗自鄙夷。

  结果时间一长,就被君落发现了这件事,她果然拿着管浩的诗来找他了。

  易铭泽满脸黑线,无奈地看向她:

  “成君落,我每天教你化学方程式,物理天体运动,生物有丝分裂,数学二元一次,现在还要给你写诗,对吗?”

  “对呀。”她兴致冲冲地坐到了他身边,把管浩的诗一页页摊开:

  “你看看,人家怪不得是情圣,这诗不要说是穆昕,就是我,也完全折服了。”

  他怪异地看了她一眼:

  “你知道这上面写的什么意思嘛?”

  她嘴一歪,不管不顾地缠上来:

  “即使我不知道,你写给我,我也高兴啊,哄我开心嘛。红颜一笑。”

  然后这个人,便咧着嘴金灿灿一笑,自以为倾国倾城。

  他忍不住笑了出来:

  “行,红颜,记得看不懂去找语文老师。”

  “滚,我好歹也不是文盲啊……”她又连珠炮似的说了一大堆,他则是心里暗自盘算怎么逼着管浩帮他写几首。

  最后,他用物理作业买通管浩,写了几首给她,效果倒是出奇得好,收到诗之后乖得猫一样,也不和他顶那么多次嘴了。

  于是,易铭泽学霸决定自己亲自上阵,效果一定更佳。管浩看着他,撇着嘴神叨叨:

  “这可不一定……”

  熬了一夜,他终于把自己写的诗送给了君落。

  读了一遍,她皱皱眉:

  “嗯……你昨天熬夜了吗?”

  “嗯。”某人故作高深,准备迎接一大波夸赞与吹捧。

  她摇摇头:“怪不得,我说怎么今天怎么写成这样了……以后太累就不用勉强自己写啦。”

  她给了一个飞吻之后就跟穆昕去超市了,只留下风中凌乱的某人。

  之后,易铭泽一天对君落都爱答不理的,可能至今她都不知道当时他的自尊心是怎么被她无意蹂躏的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