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背叛与呼吸

Ⅱ.刮车事件

背叛与呼吸 汪澈 3300 2019-07-17 21:51:33

  天际按开自己黑了一天的手机屏幕。

  打开通讯录,看着自己五个弟弟的名字都开始发毛,更别说自己的老妹——七公主,最小的娃,最闹心的疼。

  点开猪长庚这个人物名,整个手机屏幕都好像充斥着他那股花里胡哨的气息,无奈下还是按下了拨打键。

  “长庚…”

  “Hey…my dear brother,how…”

  “你好好说话。”没等长庚说完,天际就急忙制止,他可不想上弟弟的贼船。

  “你去服装设计中心干什么?”

   “去采购呢,FLAN和我们抢货呢,好气哦~”

   “……”

  天际神经都开始麻木了,他受不了弟弟那种装奶娃子气的挑逗,他的五个弟弟都是特别野性的男人,唯独在天际这个大哥面前,撒娇卖萌无所不有。二弟常年做联合国军队总司令,倒也不常闹腾;三弟获三届世界杯兼最佳足球先生称号在天际面前成了搞传销的礼仪小姐…诸如此类,天际已经不想再列举下去了,是内心烦闷却又是资深弟控的矛盾感觉。

    “在公司吗?你”

   “对的呢!”

  长庚刚想说下句话,电话那头只剩嘟嘟的断线声,而实际上电话那头是天际无奈到脸发黄的情景。

    天际匆忙的赶到公司。

  天空一碧如洗,公路被照的发亮,两方草坪落下熙熙攘攘的光斑。今天是不一般的一天,天气热的天际直发汗,但内心却静如止水。

   天际站在公司门口,门厅经理笑脸相迎,每个员工都异口同声的喊:总裁好。天际只是一一点头示好,并没有体会到他们的阿谀奉承,当然也表现不出自己的优越感,人送外号——亲民老总。

   刚进门口,就看到穿着奇装异服的长庚。

  “我真想叫你最后的杀马特人…”这是天际一贯的大招:毒舌。长庚甚至觉得自家大哥是毒液的继承者,一张口就能让人目瞪口呆,又无奈又生气又想笑。

   “讨厌,那我们出发吧。”

    天际只字不言,拽着小老弟的手就去停车场取他的红色法拉利,红色法拉利旁边是一辆妖姬蓝的兰博基尼,很配,违和感基本为零。

    天际去开车门,长庚围着车小跑,不亦乐乎,四处彰显他的妖娆,当然,这是给他哥哥看的,不然他才不会傻到这样像泼猴一样窜来窜去。

    不料,奇装异服上有个银环,蹭到了那辆兰博,长庚听见“吱”的一声,吓得一脸懵。

   兰博车门开了,车主缓缓下车,又转过头,皱着眉,低头检查车门,却迟迟不肯直天际见情况不妙,也赶紧下车。

    “你好…”天际想先抢准时机,以免这车主怪罪弟弟。

    “我不好!“车主缓缓开口。

    “嗯…我很好,希望你也可以过的很好。“

    “你有病吧?你蹭到了我的车,还是那边那个非主流少年?赔我!“车主双手环胸,一脸不耐烦的样子。

    别看天际说长庚小老弟、杀马特,可作为资深弟控和占有欲极强的男人,怎么会让别人说他一句不好。

  “你个胸大无脑的老女人,一个老外甩什么中文啊,不知道人身自由权吗?亏你有辆兰博。”面无表情的说完这些话,天际一直叫爽,就是那女车主眉头皱的更深了,歪起头看天际。

   她一把抓住天际。

  “你胡扯,不知死活的狗男人,我…”

    没等说完,长庚一把握住了女车主的手,满脸微笑,但那是在诠释他的尴尬而不失礼貌。

   “贝拉姐,我哥比较毒舌,哎呦,别在意嘛。”

    贝拉,自己眼前这个泼妇是贝拉?天际把贝拉从上往下打量了一遍,标准s型,看着天际有些发热。事业线外漏,更是勾起了他的情欲。什么?他自己在想什么?天际摇了摇头赶紧回过神来。

    而贝拉也放缓了情绪,她大抵也猜到了自己对面这个一身正装,浑身檀香的男人是谁了。

   “诸葛天际嘛”

   “是,你是贝拉?”

   “我是,你别和我套近乎,赶紧赔我钱!”

    平日慷慨大方的天际却格外想在贝拉面前表现的吝啬,也不知道为何,他就是要贝拉听他的。

  “蹭的有多厉害?我看看。”天际伏身一看。

    车门上只有微微一道刮痕,又短又小。

  “你好抠,又短又小的刮痕,擦擦就完了,赔什么钱?”

   “喂!我这车很贵好不好?起码要赔我100万。”

  “100万?你脑子被门挤了吧,随便一个喷漆工几千块给你修的好好的。”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你蹭了我的车就应该听我处置,长庚你…”

    此句话还没说完,贝拉突然就被天际搂住腰之后压在了车前头上,天际一手撑在车上,一手压的贝拉的肩膀上,贝拉因为惊恐,双手撑住了天际的胸膛,而右手放在了天际心脏的位置,隔着一副骨架,但贝拉仍能够感觉到天际的心跳急速加快。

  “我…凭什么听你处置…嗯?”听语气便知道天际是有点生气了。

   贝拉不语。

   可随着天际身子一直往下伏,那种雄性动物特有的霸气和压迫让贝拉开始发慌,他把双手收回,缩在胸前,而一旁的长庚更是迷茫到坠入银河,他从来没有见过哥哥这么生硬地攻击一个人,平日里的亲民变成专政,也从来没有见过贝拉姐柔得像绵羊。

  “放…放开我…不用你陪了。”贝拉支支吾吾的说,平日里的快嘴在天际面前居然软了。

  “不行,我偏要赔。”

    天际又往下趴了一点儿,此时他与贝拉平视,两个嘴唇间也不过十厘米的距离。

  而长庚看不下去了,这是耍流氓还是秀恩爱?我一个人站在这里尴尬的看什么?

   长庚拍了拍天际的背“哥…我们走吧,快开始采购环节了。”

   天际也不转头,只是看着贝拉的脸,说:“你先去车里,我有事和这个女人说。”

  “哥…”

  “快去。”长庚只好乖乖进车玩手机。

    而兰博车上的那对男女的对话,竟变得暴躁起来了。

  “你想搞事吗?”

  “放开我,放开我!我不用你陪了,真的。”贝拉呼吸加快,她现在都很后悔自己下车,说着说着眼圈都红了。

  “你求我,我就放开。”

  贝拉这么倔,怎么会求?照着天际的胸膛一顿乱捶。“放开我!放开我!听到没?”

   可她终究是个弱女子,天际把放在贝拉肩上的手拿下一把就抓住了她的两只手。

   “你不求,我是不会放你走的。你可别逼我兽性大发…”天际从来不敢这么放肆,可就今天格外想释放。

    “你太过分了!”贝拉红着脸红着眼大叫出来。

      天际只是看着她,却不说话。

    “好,好,我求你,求你了,放开我。”贝拉咬着嘴唇无奈地哀求,因为她也没有其他办法,她甚至害怕天际在做出过分的事来。

    天际松开了手,直起了腰。

  “我只先饶你这一次,听好了,只。”

   天际登上红色法拉利,转动车钥匙就疾驰而去,贝拉耳边回荡的只有急转弯漂移急刹车的声音。

    设计中心灯光交织,蓝黄为主调的彩光,让整个故事变得更加迷离。而越发迷离之后,贝拉又看到了天际。

    匆匆之中,贝拉趁天际不注意,急忙绕了过去。

     长庚又在一组杀马特服饰面前停了下来。“太好看了吧!”长庚托着脸向天际卖萌。“我们采一组?“长庚见天际不语,又开始呲牙咧嘴。

  “哥…这可是复古风格…哼,你怎么这么小气?”

    “托您的福,复了上古时代的古。”

   “不和你说了…不懂时尚的人真是可怜。”

   “唉…没有采购权的人也好不到哪去。”天际露出了八颗牙齿,标志的假笑。

   “你自己在这儿采吧,采完把图片发给我,我考核一下,我去找陆浅了。”

   长庚点点头。

   而这些对话和动作被站在采衣展台前的贝拉通通看入眼中,死妖孽终于走了,虽说是世界百强公司的总裁,但自己给公司设定的目标是进世界前50强,这个诸葛天际听闻很厉害,但自己却从未真正了解过这个大人物。打开手机,打开自己一直叫嚣难用的浏览器。

   好奇心驱使下,被拉打上了老流氓的名字:Phillip Lovati。老流氓,贝拉又骂了一遍,只不过这次骂的自己想笑,居然感觉这个天际有点儿萌。

     拿过18座诺贝尔奖。一直保持世界首富的位置,已经是成功破解了艾滋病…看来此人甚是优秀。

   感叹过后,贝拉穿过展台,进了走秀现场,大老远就看到了长庚,世界首富的弟弟嘛,她径直走向长庚,并在其身边坐了下来。

   “贝拉姐…你还生气呢?”长庚平日最崇拜的人一个是他哥,另一个就是贝拉,跟贝拉说话…长庚都心存畏惧,因为贝拉是他见过最厉害的女人,毕竟贝拉一个亿为本,一天挣几十个亿的消息,在上层社会早已传的沸沸扬扬。

   “我不生你的气,你和我说:你哥是个什么物种?”

    “…杂交品种。”长庚偷偷的笑了一声。

   “巧了,我也是。”贝拉挑了挑眉,一边笑着说。

     正巧这时,天际发给长庚一条短信,是要贝拉的电话号码。

   “贝拉姐…”长庚把手机递给了贝拉。

   “他想做什么?”

   “呃,我怎么会知道,要不你用我的手机打电话问问?”

     贝拉打开通讯录,按下了天际的名字。

  “喂?猪长庚”

  “是我。”贝拉面带微笑的说,她似乎感觉和天际这个狗男人说话很幸福。

   “你干什么?”

  “我还想问你呢,要我电话号码干嘛?”

   “我就是想要,有什么问题?”

   “晚上你可以去咖啡馆找我要,我是不会发给你的…长庚也不会。”贝拉偷笑了一下,酒窝甜的让人感觉像吃了蜜。

  “可以。”

  “那就这样说好了。”

    贝拉轻轻按下挂断键,随后嘴角又一丝轻微的笑和定住神的眸子。

汪澈

成功不过是对于对事业、工作的热爱,从星火到了燎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