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初恋非恋

月亮

初恋非恋 魔王关 2481 2019-07-17 15:42:28

  当白日渐渐地沉入地平线,白鹭也依依不舍地弃湖水而去,白家老婆婆缓缓地赶着鸭群下山,随着最后一缕阳光也回归黑暗西山愈来愈黑,伴着第一丝月光照耀东山却愈来愈白。太阳和月亮的区别在于太阳永远像一个大大的圆圆的烙饼,只不过颜色有时不同罢;但是月亮非常善变,有时像圆圆的橘子,有时像馅饼被咬了一口,偶尔也会变成太阳那样大大的圆圆的烙饼,然而最可怕的是,有时候月亮她会变成弯弯的像一把镰刀,巫婆就是用这把镰刀割掉人们的耳朵的。

  云舒:“听奶奶说,城东一个光棍做了坏事在夜里镰刀月挂在他房间正中间的时候,巫婆就割掉了他的右耳朵,至于为什么不是左耳朵,据说是他侧着身子睡觉只把右耳朵露在外面,月亮开始西斜的时候,巫婆必须要回去,所以来不及割掉他的左耳朵。奶奶语重心长的告诉我说,千万不要用食指指月亮,那样会得罪巫婆,晚上会被割掉耳朵,还有入夜后不要在外面晃,因为巫婆认为在夜里出来晃悠的都是坏孩子,她就会在月亮挂上树梢的时候,爬进你的房间举起镰刀割掉你的耳朵,不然为什么有时候看不见月亮呢?那就是巫婆把月亮拿走割坏人的耳朵去了。

  第一次听这个故事的时候,吓得毛骨悚然,睡觉前总是不自觉的摸摸自己的耳朵看看它们还在不在,扯扯左边又扯扯右边,直到感觉到耳朵疼的时候,一颗扑通扑通提着的心才镇定下来,然后用被子把头盖得紧紧的,心想这样巫婆就看不见我的耳朵,夸张的时候甚至带着帽子睡觉来保护自己的耳朵。后来,邻家的婆婆也是这样告诉她家小孩的,在街上闲逛的时候听到一位年轻妈妈也是这样教育她家孩子的,出去和小朋友玩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知道这个故事。

  有一次在街上买棉花糖的时候,我们一群小孩不小心撞到了那个少一只耳朵的单身汉,吓得一路狂奔,像得了失心疯一样尖叫,砰一声把我家大门关上,因为我家比较近,然后把客厅里所有能跟搬动的东西都用来堵门,窝在客厅的门后抱作一团瑟瑟发抖,有一个胆小的吓破了胆,开始哭了起来,年幼的我们极容易被感染随后大家都跟着哭了起来,鬼哭狼嚎的哭声震天,响彻云霄,直到各自的父母过来把孩子抱在怀里都还在不停抽搐,从那以后,孩子们都不敢出门,非要有大人陪着才肯出去吸一口气。”

  如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样骗小孩的故事你也相信?哈哈哈哈哈。”云舒:“难道不是码?我奶奶才不会骗我呢。”如风:“来,你看,我现在用食指指着月亮,如果传说是真的,那明天早上我的耳朵就没有了,是吧?”

  云舒怔怔地望着他,那个被认为胆小的男孩,现在看来简直是胆大包天,心想这个傻子明天就会少一只耳朵还挺可惜的。

  如风:“如果明天我的耳朵还在,你就嫁给我,怎么样?敢不敢赌?”云舒:“赌就赌,不过要是你的耳朵真的没有了会很丑的,那我以后就不跟你玩了哦。”如风:“一言为定。”说罢,他又指了指月亮,这晚的月光刚刚好又是那可怕的镰刀高高举起的样子。白白的月光倾斜地洒下,落在池塘上,现在这景色却变得超级吓人了,想也不敢想。

  第二天一早,云舒刚刚吃过早饭心情很好,正和哥哥们玩得开心,隔壁如风突然出现了。

  “鬼啊!”电光火石间悦儿想起了昨晚那恐怖的一幕,惊恐的跑进房间里面去了,迅速用被子把头盖起来,感觉还是不够安全干脆整个人爬进去了,然后抱成一团瑟瑟发抖,一边哭一边落泪……

  不知道到底过了多久,等到哭累了,才发现全身上下都没有感觉到疼痛,钻出被子仔仔细细检查了一遍,“唉,好像没事耶,哈哈!耳朵也在,手脚也在,啊,还好还好,刚刚一定是眼花了。”心想昨晚都提醒过他了,他要是死了,肯定也是巫婆的罪过,要报仇也该找巫婆的,所以不会来找自己,瞬间心情又大好了。正在这时一位哥哥过来找我。

  “妹妹,你怎么了?昨晚没有睡好吗?我叔买了一个大大的水果蛋糕回来,说是待会吃的呢,你要不要去看一下,三层的大蛋糕,我还是第一次见呢!”

  “三层那么高?蛋糕不是软软的,怎么能够堆三层呢?快走吧,快走!我要好好看看去。”

  “哇,好大好漂亮的蛋糕啊!”第一次看见三层的蛋糕,白白的奶油散发着迷人的光芒,麻花状排列的水果也散发着诱人的味道,好像都在说快来品尝,快来品尝一样。悦儿不觉间越来越靠近蛋糕,口水好像断线的珍珠唰唰地流下,舌头不停地在嘴里打转,身体不听使唤的慢慢靠近,蛋糕触手可及,手竟然可耻的伸了出去……

  “嗨!”猛地,有个人抓住了云舒的小手,然后说:“小妹妹,待会儿才能吃哦。”“哦,啊!如风!”

  云舒像受惊的马儿,迅速穿过人海,一头扎进奶奶的怀里,紧紧地抓着奶奶的双臂,“奶奶不好了,他来找我报仇了,昨晚都提醒他了,是他不听话的,不关我的事情啊,奶奶救我,呜呜......”

  奶奶:“傻孩子,你在说啥呢?什么报仇啊?”

  云舒:“昨晚如风用食指指过弯弯的月亮,肯定被月亮上的巫婆带走了,呜呜……”

  如风:“哪有啊,你这个傻子,我不是好好的吗?你看,现在是白天呢?”

  云舒:“真的吗?”看着如风一脸无语的表情感到更加委屈了。

  奶奶:“云舒,月亮上的巫婆只会割坏孩子的耳朵,不会带走人的,乖啊,没事啦。”

  “还有,你看,我的耳朵好好的呢。”如风得意洋洋的说道,说罢还用手拉拉自己两个耳朵,一脸的臭表情就像在骂悦儿是笨蛋一样,这样的现实真是令人难以接受。

  云舒不甘心的说:“可是奶奶你不是说,用食指指过弯弯的月亮,巫婆也会割走他的耳朵吗?”

  此话一出,满堂的人哈哈大笑,爷爷在旁边笑而不语,奶奶很生气的看着大家,然后回过头跟云舒说,“巫婆肯定是累了,昨天休息呢,你可不要学他哦。要是没有耳朵可难看了,大家都会觉得你是坏孩子的。”

  “嗯,我就说嘛,奶奶才不会骗我!”疑惑被解开后的云舒对着陈风做了个鬼脸。

  云舒:“如风你站住,我要看看你的耳朵是真的还是假的?”

  如风:“嘿嘿,我才不给傻瓜看呢。”说罢我们围着房子你追我赶跑来跑去。

  云舒:“不敢给我看的话,你的耳朵肯定被割走了,现在带着假耳朵呢。”

  如风:“笑话,我的耳朵又不是你的玩具,怎么会说给就给。”

  云舒:“站住!”

  如风:“就不,有本事来捉我啊。”两人你追我打好不热闹。

  最后如风就被哥哥们给抓了,架到悦儿面前,云舒用力拉了拉他左边的耳朵,又使劲拉了拉他右边的耳朵,喃喃地说“真的是真的呀,是真的呀。”“疼死我了,你这个坏丫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