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初恋非恋

过家家,拜新堂

初恋非恋 魔王关 2046 2019-07-17 15:38:28

  那天的霞,粉红粉红的,就像小孩子的脸蛋!

  “一拜天地,二拜……”

  “不玩了,我才不要这么老套无聊的结婚仪式呢。”

  云舒一把扔了头顶的红丝巾,翘起小嘴,别过头去,一脸嫌弃的表情。原来一帮小孩子在杨槐树下玩过家家,学着电视里结婚的场景,有两个孩子用毛笔画了两撇八字胡,扮演双方父亲的角色,另外有两孩子把柳条戴在头上装作头发假扮双方母亲,因为实在找不到愿意扮演妈妈的女孩子,毕竟不想当老女人,没办法哥哥们(姑婆的孙子们)只有自己亲自出马了。因为剧情太老套,十分无聊,而且连着三天都是同样的套路,大家随意装扮装扮,然后男女主人公开始拜天地,然后“酒席”,云舒就一个人挂着红丝巾坐在那里看着他们“喝酒”,最后“新郎”过来拿一根枝条揭开红丝巾,玩的一点也不过瘾,云舒很不爽,就冲哥哥们发火了,然而年岁不大的孩子们并没有什么见识,一时之间也陷入了困难,找不到好的玩法。

  只见不远处一只碧绿中带着石榴黄的翠鸟从柳树枝头嚓一下飞向湖边,落在灌木丛里,和那绿绿黄黄的灌木丛融为一体,便再也找不见了。

  小孩子总有一颗想要长大的心,小时候总是想要长大,好像长大就有了很多权利,长大了就自由了,所以总想体验大人的生活,偷穿大人的衣服,偷偷抹口红,没事就玩过家家,学着大人的样子买卖,举行婚礼,不知道你有没有这样一个童年?

  跟哥哥们僵持了很久,但是他们得脑袋简直就是榆木做的,完全没有新鲜想法,死活坚持这老套的玩法,还说全世界都这样玩的,云舒肚子都快被气炸了。

  就在云舒快要气疯的时候,一个一脸正气跑过来地男孩子说道“我在书上看到过有一种很美很好玩的仪式,让我跟你们一起玩吧?”

  昨天那场决斗事件过后,云舒知道他叫万里如风,是姑婆家最不受宠爱的孙子,平日里总是一副稳重的样子不太招惹孩子喜欢,但是,为了好好玩一回新娘,云舒还是摇头勉强答应了。看看他究竟能玩出什么新花样儿?

  他牵着的手绕过郁郁葱葱的树林,眼前是一片开阔的田野,精灵乘着风从山谷那边徐徐驰来,推起麦浪层层,横竖镶嵌的陌上不知名的小花争相开放,然后穿过那一条只容一人过的小径他们来到了青青河边。

  如风:“你知道吗?这条河缠绕着安城与和城,从这里可以顺流而下到你家呢!”他指着河面说道。

  云舒:“是吗?这么神奇!”

  如风:“嗯,以后等我长大一点,我就自己做一艘小船,然后从这里出发去找你玩。”

  云舒:“真的,那我在河边等你。你一定要来哦!”

  燕子在水面轻轻盘旋,鱼儿在水里起起浮浮,时不时还冒几个小泡泡,似乎是水草太多的缘故,河水都被染绿了,那时年幼云舒这样认为的。

  河边有一个大大的鹅卵石,如风率先爬了上去,云舒迟疑了一下,也爬上去了。

  啪啪啪啪啪啪!

  天空下起了大雨,落在河面上,就像跳舞的小女孩;落在绿叶上,就像颗颗珍珠滚落田间;落在我们身上就像是妈妈的责备,虽然温柔,却让人感觉凉凉的……

  如风纵身一跃直接跳到田间,然后走到鹅卵石边,伸出右手,示意云舒下来,云舒便抓着陈风的手从鹅卵石上滑了下来。

  “我数一二三,咱们就开跑吧!”如风语气镇定,表情坚决;云舒坚定得点了点头。

  “来,一二三,冲啊!”

  话声一落,两个人似箭一般飞奔出去,脚下的泥土因为雨水的滋润变得软软的,一脚踩上去泥土飞溅,脚底也粘了一层厚厚的泥土,雨点打在脸上都能感觉到微微刺痛,眼睛也模糊了,竟然把身后的麦田看成了两片长长的绿带子,就这样越来越远,直到消失不见。

  出了麦田,脚上的泥土实在太厚重,两人只好躲在树下把湿透的运动鞋脱了下来,虽然是白色运动鞋,但是此时已经面目全非。

  “你看,我这可怜的小白鞋,估计她妈妈都认不出她了哟!”云舒一边说,一边剥鞋上的泥土,心里止不住的难受。

  “哈哈,你看,我的鞋还长了一对眼睛,哦,这块大的看起来像嘴巴!”如风说这话时眼睛里闪着烁烁的光芒,一边说还一边用手比划给云舒看。

  可是当云舒回头看看自己那一点也不白的白鞋,越发感觉自己罪孽深重,想着美丽的白鞋被自己糟蹋了,难过得流出了泪水。

  女人总是很容易感伤,有时候就连她们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

  如风见状很是慌张,不知道如何安慰云舒,急得用鞋底在脸上擦来擦去,脏兮兮的样子像一个小丑,样子十分滑稽可笑,和如风一本正经忧国忧民的气质一点儿也不协调,悦儿不由得笑出了声。雨中的大树仍然和平常一样无声无息,树缝间滴滴答答,那是有雨水渗透落下的声音,两个无知无畏的少年盘坐在地上哈哈大笑。

  “好吧,我们先回家吧,浑身都湿透了。”

  是夜,天朗气清,满天繁星在天空闪闪地眨巴着大大的眼睛,大人们都在客厅拉拉家常,云舒躺在床上,望着窗外的风景,听着不知道那里来的笛声,展开了想象的翅膀,在想象里自己是夜的精灵,如萤火虫般大小,飞到洋槐树上喝洋槐花上的露水,露水喝饱了转身飞过花丛落在紫苏叶子上,在星辉照耀下和着虫鸣歌声翩翩起舞,她的手脚细长,白得像天上的云朵,背上的翅膀也带着萤光,跟随她的舞蹈,在黑暗中划出一道道闪闪的美丽的弧线,啊,多么美妙的夜晚!风带着醉人的花香袭来,五月的风,暖暖的,柔柔的,就像妈妈的手捧着我的小脸,轻轻地烙下一个吻!愤怒什么的早已忘到九霄云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