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浅别离

寄灵仙子

浅别离 乔南星 5130 2019-10-13 07:59:56

  九年后

  “卿莫哥哥~”

  沈卿莫头疼不已。第一次见面怎没发现她这般吵闹不堪!整日跟在身后转来转去,吵死人了。可父亲对她也不甚严厉,舞蹈抚琴的学了便罢,身子弱得风一吹就容易生病,却也竟许她使些花拳绣腿,舞刀弄剑,不仔细伤着了还得怪自己。不然每日跟着江家那小子四处打诨,净干些让人操心,不合身份的事。没有一点将军千金、大家闺秀的做派。

  “卿莫哥哥~”只见一少女蹁跹而来,笑容里净是春日里百花盛开的蜜意,灿烂明媚如骄日,耀眼夺目。何曾看得出半分曾经的样子。

  沈卿莫看着她这没半点闺秀的样子,冷冷一撇,不做理睬,转身向精武场走去。

  精武场——

  一女子高高竖起的发肆意飞扬,裙倨摆动,长剑凌厉,健步径直朝沈卿莫背后的少女迎面而来。

  “叮——哐啷”清脆的声音撞击,精致的长剑掉落在地面。

  惊得吓呆了的沈浅汐这才回过神来。兀地看见沈卿莫眼里净是恼怒与不快的目光。这不是沈浅汐第一次看见这样的目光,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姑娘好剑法!”沈卿莫看着手中握着剑柄的女子,眼里透着光,很是赞赏的说着。

  女子只是微微颔首示意回应,并没有过多的话语。

  “爹爹——”沈浅汐微微偏过头,蓦地看见里面的人,开心的唤着。

  “汐儿,卿莫,你们来得正好,这位姑娘是黎副将的女儿——黎梦。小小年纪,这武艺已是这般了得,你可得用心了。”沈将军开怀大笑说道。

  “哪里哪里,小女跟令郎比起来,还差得很远呢。沈公子不过十五岁,却早已是名动天下,才智过人。可谓是虎父无犬子。”

  十五岁的沈卿莫自幼随父在军营里长大,可谓是铮铮铁骨,铁血男儿,凭着一身武艺和才智以及正直的性子,更是一代战神的后代和百姓的守护者,为天下人所熟知。

  “哈哈哈,都是些市井谣言,不可信。”沈将军虽有谦虚之词,却也觉得黎副将的话极为中听,甚是骄傲。

  “汐儿,你来得正好。你啊,非要练武,你这黎梦姐姐武艺不错,以后也会经常来府里陪你练武玩可好?省得整日和江家那小子胡跑。”

  沈将军在九年前突然多了个女儿,对外说是因身体不好一直寄养在府外,后来身体略有好转才接回来。这是众所周知的事,而且听闻对此女极为宠爱,视为掌上明珠。黎副将暗暗思忖着,今日一见果不其然。

  沈浅汐只淡淡的点头应着。几人之间就此展开闲聊,沈浅汐觉得甚是无趣,便先行回去了。

  “呜哇——”

  沈浅汐心不在焉的走着,却被突如其来出现的人头吓得半死。

  “喂,小汐儿,我告诉你一件事啊你想不想知道啊?”倒悬的男子已稳稳落地。

  “你干嘛啊?江烨!吓死我了。”

  “哼,好心没好报。听闻沈将军在今日下朝途中遇刺,所以我爹和我来看看咯”男子无奈的摊摊手,一副不情愿无所谓的讨打表情。

  “遇刺?!”沈浅汐一下就像竖起毛的猫,紧张得不行。可是刚刚看起来爹爹并没有受伤啊。

  江烨一把拉住准备跑开的沈浅汐。“哎,好啦。这不是没事吗!不然咱北冥的子民早就闹翻了。听说是谁路过,也算救了沈将军吧。而且太子听闻了这件事,立马将那人封为副将。”

  “什么叫也算!这样的话,那就是救了爹爹!我去看看爹爹。”

  “哎,小汐儿你动动脑子好不好,你爹是谁?威风凛凛的沈将军!还怕几个刺客?”

  沈浅汐莫名的转头看着江烨“你说太子封的副将?”沈浅汐听完心里一下子惴惴不安,总觉得哪里出了问题,听起来不太对劲。

  “是啊,前几日皇上病危,令太子监国几日,皇上的病许是过几日便好了,消息本来也没传开。今天太子一听到沈将军遇刺又被救的消息,这口谕就下来了。”

  “你怎么知道?”沈浅汐觉得心里的疑惑更重了,坠坠的往下沉,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一样,有种不安的心绪。

  “今儿本来想着无事,寻思着许久不曾进宫拜见皇后姑母,我便寻思着进宫去看看,这才知道。这不刚一得到消息,我就过来了。”江烨带着邀功的眼神望着沈浅汐。可是他明显感觉到沈浅汐的表情过于郑重严肃,莫名的受到些感染,细细一思忖,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也好像开始觉得事情不那么简单,也渐渐收起了捉弄的心思,看着沈浅汐思考着走远了去,完全忘记了他的存在。

  沈浅汐回去一直在思考究竟哪里不对,但最终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只是带着疑惑睡了。

  皇帝突然病重,事情没这么简单。皇上除了十五年前大病一场,很是严重以外,康复之后的身体却一向很好,之前听爹爹提过,皇上这次本来也就是患了小感冒而已,怎么就却突然病重?这里面……谁也说不清里面究竟有没有内情。太子之位许久未曾有定论,皇上初时一病倒,便下旨立皇后之子为太子,不可谓不奇怪。不过说起来皇上也其实并无其他子嗣,无论怎么说那唯一的皇子都是稳坐太子之位了,但皇上却始终不理朝臣立太子的请求,始终没有提过立太子之事。而天下人谁都知道皇上曾经有多宠爱皇贵妃杨氏,甚至一度欲立其腹中尚未诞生的婴儿为太子,根本不顾当时皇后也已经有身孕的事情。多亏了朝臣不停上谏劝阻,并且一时不知腹中胎儿的性别,才就此作罢。后来怎料皇贵妃一尸两命,皇后顺利诞下皇子后,皇上却再也没有提过立太子之事。而近日皇上刚一病倒便立下太子并让太子监国,事情何其蹊跷。这其中的门道,还真是不好细说啊。

  不平静的心和这夜幕一起渐渐沉了下来,天色惴惴地,拂着令人燥热的暖风,隐隐透着天地欲倾之势,夜里……或许是一场来势不小的风雨。

  白天受了惊吓,偏偏又要一直乱七八糟东想西想的话,果然是要遭报应,让夜里遭罪的。是夜,沈浅汐满脑子一会儿是沈卿莫嫌恶的眼神,一会儿是沈将军领她进门的场景,一会儿又变成了黎梦迎面刺来明晃晃的剑,一会儿又是江烨嘴里一开一阖听不见声音的画面,一下子又回到了从前被陈府下人欺负时的情景。“不,不要…”沈浅汐一下子从床上惊坐起来。

  外面雷雨声声,好不让人心生惧意。外面白光忽闪,如同今天那黎家姐姐径直而来的剑光晃眼,却也不及她那般凌厉的眼神骇人。

  一夜虚惊。

  次日,却有噩耗传来。

  皇上驾崩了——

  十五岁的太子登基大典——

  接二连三的事情来不及让人反应。

  此后好几天,沈浅汐没有看到爹爹了和卿莫哥哥了。

  十五岁的沈卿莫和父亲并立站着十五岁的新帝面前。十五岁的新帝和沈卿莫不仅同岁,还是同一天出生的,可是十五岁的太子,不,该是新帝了,十五岁的新帝已然有了不可悖逆的气势了。

  皇上坐在御案前,一束天光折过琉璃照在新帝身上,让面前的沈卿莫感受到,皇上真的已经变了,带着上位者应有的狠辣与果决,不再是以前一起习武捉弄玩耍的那个太子了,是真正的皇帝了。

  令新帝这般着急传召沈家父子的大事,竟然是提出要寻找到新一任“仙子”,也就是能为北冥祈福的“寄灵仙子”,每一任新帝登基都会去找寻新一任“寄灵仙子”,以此祈祷北冥风调雨顺,长治久安以及保佑皇帝长命百岁、千秋万世。而前一任“寄灵仙子”则负责教导新一任“寄灵仙子”直到新一任“仙子”学会为国家担当起祈福仪式的重任。这样的“寄灵仙子”才能通达天意,带着上天的旨意,寄灵仙子具有一定的天赋,能与上天沟通,并且身份一定是贵女,不能是平民少女。从初时开始贵族们就认为,平民少女是不可能有天赋,更别提通达天意了。直到新一任“仙子”学会全部,能够独挡一面,处理全部事情,那么上一任“仙子”就可以正式卸下重任,可以在宫里清修直到终老。在特殊的重要情况下,偶尔还会请出上一任“仙子”,表明天意昭昭。

  “此次寄灵仙子已算出新一任仙子的托处,沈卿可知是何处?”

  “臣愚钝,不知。”沈将军俯首答道,心里毫无头绪。

  沈卿莫心里有种预感,紧紧一拧。

  “此次的仙子托处,甚是奇妙。居然有两处。”皇帝一副看不出喜怒的神情,一双眼睛也是深不可测的幽深,叫人实在难以捉摸。皇帝顿了顿,说道“一处既生于宰相黄家,可将军该知道,这宰相家就一个女儿,还早已经与朕有婚约,本该这几日完婚,奈何父皇……”皇上不紧不慢地说着,仿佛是一件毫不在意的小事。后面的意思在座的都懂,无非是新皇该为先皇守孝几年,几年内都不得大婚。可是这一停顿之后却突然话锋一转,“民间传闻,沈家乃是我国的庇护神。这另一处……沈家千金仙姿卓约,乃是真正的仙子,能担寄灵仙子一职。既能为我北冥祈福,又能为我北冥的大将军祈福,佑我北冥。卿莫怎么看待此事?”这次已不再问沈将军的意见,因为新帝知道,他是很疼爱这个养女的,而他曾和沈卿莫一起长大,他知道,沈卿莫不一样,他是一直不喜欢这个“妹妹”的。

  果然,“臣认为皇上所言有理,为了我北冥江山社稷的风调雨顺,作为北冥的子民自当为我北冥祈福。臣并无异议。”沈卿莫一字一顿,掷地有声。

  彼时已有十五岁的他,新授封为御前侍卫,也成熟稳重了很多。但他还是不知道,浅汐究竟是不是父亲的亲生女儿,究竟是不是那个气死母亲的狐狸精的女儿。虽然现在对她没有了最初的讨厌,但是他也总是对她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冷冷清清,他也说不上来为什么。

  前段时间他还听到了父亲和江大人的谈话,等到再过一段时间,浅汐及笄,便把浅汐许配给江烨。虽然不喜欢她,却莫名的不想让她嫁给那个纨绔子弟。

  “皇上,民间传闻,不可当真,臣对北冥的忠心日月可鉴。可臣小女尚不知事,不能担此大任。”沈将军神色激动欲阻止皇上。

  “为何不可?卿莫也觉得令爱自能担此大任。”少年皇帝的威严是不能被挑战的,皇上已经很不耐烦,略带怒气的拍着桌案“好了,朕心意已决。传朕旨意,沈家千金沈浅汐性情温淑,仙姿卓约,天资聪颖,赤子之心天地可鉴,能上达天意,乃寄灵仙子,为我北冥祈福,赐黄金万两。身为寄灵仙子,应虔心侍奉古佛,为我北冥尽心祈福,不得有其他杂念,不能与他人私通婚配,不能违背上天的旨意,尊佛重道,以佑我北冥长治久安”。

  彼时的沈卿莫像是突然被惊醒一般,这才想到,所谓的寄灵仙子究竟是意味着什么。但是,他的国需要这样的答案,他的君是想要这样的答案,不是吗?无论如何,都不能是宰相的女儿,不是吗?宰相门生遍布朝廷,其中关系盘中错节,不能轻易触动。而当今宰相又只有唯一一个女儿,他怎么可能会同意让唯一的独女再苦守终生!其实新帝一开始就想好了的,其实不管自己反对或同意,都会是浅汐的,为什么是她?

  回到书房里,父亲一脸沉痛的责问他。

  而自从那一夜噩梦惊醒后的浅汐,一直心神不安,每日早早地就梳洗起来在房里等着,让雀儿每日在门口守着,等父亲一回来就回来告诉她。过了好几日后才听到雀儿急忙忙的跑来带着父亲和卿莫哥哥回来的消息,“小…小姐,老爷和少爷回…回来了。”

  “真的?在哪里?”

  “好像往书房方向去了…”不待雀儿说完,浅汐便已提起裙边朝书房跑去。“哎,小姐…”雀儿拉她不住,到嘴边的话尚未说完,便只见得飞奔而去的身影“老爷…好像很生气呢”

  书房里

  “说吧。”沈将军抑制不住的怒气从语气中透露出来。

  “父亲一直教导孩儿要保护北冥,为了北冥,不惜一切,粉身碎骨也在所不辞。孩儿以为,沈家理应为皇上排忧解难,为北冥祈福也并非小事,我沈家不可推诿。”沈卿莫将头埋得低低的,让人看不出表情,听不出语气,心里却早已千回百转。父亲虽然是大将军,军事上的策略也是颇有心得,不同于其他的鲁莽汉子。但毕竟是习惯从武,除了军事策略,父亲在很多事情上其实从不会考虑得很多。比如这一次,其实已经给出了沈家功高盖主的警示了,而对皇上的妥协,其实才是表明忠心的唯一方法,根本不能违抗皇上的旨意,否则只会加深皇上对沈家的猜忌,后患无穷。但是如果告诉父亲,只怕会伤了父亲一心为国的赤诚之心,而且……父亲还是会固执的不同意。

  宰相的不同意和将军的不同意是不一样的。宰相的威胁一时之间比不上一个威望极高的将军对国家的威胁,将军的不同意更有可能变成……造反……。

  “你当真不知道?那个破什子仙子转托不过一个借口,黄天宇那个老家伙不愿意让自己的女儿去,我就该同意了?他的女儿是宝贝,我的女儿就不是了?一辈子守着那些个泥塑,谁去不一样?”

  “不一样!浅汐是我沈家的千金就不一样。爹,沈家在北冥的地位已经让皇帝有所忌惮,寄灵仙子此次人选非浅汐不可,皇上以为如此才能牵制住我沈家,否则将是灭门之祸。也许皇上还可以娶浅汐,而皇上之所以没有纳浅汐为妃则是因为十五年前那次惨案。”沈卿莫还是觉得必须要提醒一下父亲了。

  十五年前,皇上独宠皇贵妃杨氏,一度欲立杨后腹中之子为太子。太医虽推测为男婴,可是没有生下来谁也说不准。与此同时,当时的皇后,也就是现在的太后也怀有身孕,当时皇后的父亲是右宰相黄任祥,也就是现在宰相的父亲,皇后母族势力已然不小,外戚势力已经根深蒂固,盘根错节。先皇一心想扶植新的势力与其对抗,可是最终还是输了,杨贵妃一尸两命,从此皇后独揽后宫大权,杨家也就此败落,后来被查出说杨家意欲造反,全家上下满门抄斩。当今太后不会同意有威胁黄家权势的存在,所以当今皇上绝对不可能纳浅汐入宫,让将军府做大做强。

  这些消息应该说是比较隐秘了,可是沈卿莫凭着太子陪读的身份可以自由进入国子监,里面的史书资料、部分辛秘史事都可以看到,当然这些不全是从里面看来的。

  “爹,浅汐…是寄灵仙子的唯一人选,没得选择。”沈卿莫放低了语气,不再晓之以理,而是动之以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