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星月相掩

第十八章

星月相掩 虎娘子 2126 2019-08-23 18:26:49

  算不上狭窄的楼梯间,两人确定关系后的第一次拥抱。松开魏栀以后,柏杨重新举起大衣,将魏栀搂在怀里,两人对着窗口,路过的人基本看不到里面的人在干嘛。

  魏栀见柏杨一直在笑,她觉得特别傻气,但不由的也跟着笑。见势头太猛快止不住了,她就拿出烟在手指间捻着,柏杨突然说道:“继续抽吧,我替你挡着。“魏栀这个坏习惯养成这么多年,头一次有人这么纵容她。

  没想到随手就喜欢了这么个宝藏,趁柏杨没注意,魏栀偷偷亲了一下柏杨,亲完就假装拿打火机。柏杨用空着的那只手摸了摸魏栀亲的那边脸,高兴的笑出了声,看魏栀打不起火,就用手围着。

  重新抽上后,魏栀试探着问了句:“我今天就见到了你爸爸,你妈妈是因为什么病去世的啊?“提到他妈妈,柏杨果然有些失落的低下头,看了魏栀,情绪不高的解释道:“癌症,我刚成年就走了。“

  两人现在差不多坦诚相待了,魏栀想到自己家里还有一位家长没说,柏杨也没问,就自顾解释道:“上次去我家,你也没问我爸的事。你应该已经猜到了,他进监狱了,刚放出来。一脸的改过自新样,手上都挂着佛串。可他留给我的坏形象已经根深蒂固了,我一点都不想和他再见面,估计路上碰到都得绕着走。“

  柏杨第一次听说她爸爸,之前没问是照顾她情绪,家里母亲弟弟已经那样了,估计父亲也好不到哪儿去。今天听她亲口说出来,柏杨又心疼了几分,“其实我之前和我爸也相处的不太好。小时候他就常年不回家,我妈妈就是因为思念他所以积郁成疾的,所以我一直不想结婚,在我眼里,就算两人相爱也不会愿意牺牲自己永远陪在对方的身边。“

  听到柏杨这样说,魏栀将烟熄灭放在窗台上,侧对着钻进柏杨的大衣里,感觉到自己一瞬间被搂紧,心里觉得满满的。柏杨听到怀里的小人儿说:“我也不敢对你承诺什么,我的人生,时时刻刻都在被摧毁。心里也一直空的很,没有依托惯了。就像在海上漂浮,连一段木头都不会出现。“

  她觉得自己的身体被握紧握紧再握紧,最后的声音来自自己的头顶。

  “如果非要被摧毁,我会在你前面,为你挡上一段路程。“

  许晋风的车还是晚点了,迟了两个小时。魏栀从接到他就一直想对他说些什么,可恨自己的嘴,就是蹦不出一两个字来。司机到达目的地的时候,魏栀才发现是另外一家酒店,惊讶的看向许晋风,后者自然的说道:“这家更便宜。“

  看许晋风拿着行李往前走,魏栀真想拦下他,问一问他的钱都用在哪儿了。

  到房间的时候,许晋风刚放下行李就拉着魏栀想去吃饭,发现身后的人没动静,他疑惑的转身看向魏栀,魏栀终于下定决心,可惜话到嘴边又变成了,“要不我们房里吃吧,我知道哪家外卖最好吃。“

  这种事上,许晋风一向随她,她开心就好。两人又回到房间里,许晋风边收拾行李边和魏栀讲:“我明天上午就得走,那儿缺我真不行。你这次回家,你妈妈是不是又朝你要钱了?“他这趟来去匆匆,只为了看看自己是不是在家受了委屈。

  微信上已经解释过了,魏栀知道,除非自己亲口再说一遍,否则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她是向我借钱了,不过我已经说过了,这是最后一次了。以后也不会再回去了。“

  从来没见过魏栀这么坚决的样子,许晋风不想去猜想理由,他知道,这是他一直做不到的。他能做的,只是攒钱给她,却不能让她明白,那个家是苦海,她必须回头。

  “嗯,外卖到楼下了,我去拿。“看许晋风逃一样开门离开,魏栀想着,自己还是说清楚吧,长痛不如短痛。心里明白,自己害怕不只是愧对许晋风的期望,更怕的是说出来那刻自己心里的愧疚。

  可自己现在已经和柏杨在一起了,只能拒绝许晋风,拒绝他这么多年来的期望,承受因为他失望带来的愧疚。

  吃完饭,许晋风就下了逐客令,“你快回去吧,节目我会看的。有事跟我打电话,我一定会接的。“魏栀见他说完就脱了外套,躺在阳台前的藤椅上闭眼休息,好像知道自己要说什么,不愿面对。

  魏栀关了房间的灯,人没走,借着月光看许晋风的背影,走上前坐在沙发里,许晋风先知一样的预料到她要说什么了,因为只有借着黑暗,魏栀看不见他的脸才忍心说那些话。

  “晋风,我们从二十二岁算是认识,现在相交七年了。中间我爸出事,你也没有丢下我,你家里也没有有钱到那种地步,你还是拼命筹钱给我。这些年我知道你一直在为我担心,怕我过得不好,给的钱不要,就把好的戏给我。你在我心里一直是唯一的一个亲人,我对不起你,自从那年出事和你分手后,我就没办法再喜欢你了,再努力也没办法了。“

  听着听着,沙发上的人就传来哭声,一声一声敲着许晋风的心说:“凭什么?凭什么自己让她这么痛苦?“许晋风没忍住,问了句,“为什么那年你要放弃我?是因为我没办法还你爸爸的债务吗?“

  魏栀还在哭着,一下下的抽噎着说:“怎么可能?你又没有欠我什么,就算当时我们相爱,你也没有任何义务帮我还债。“停顿了一下,还是说出了原因,“因为觉得对不起。当时的你,就已经潇洒的像枕边的清风一样了。我何德何能受你那么多喜爱?那年的我那么不堪,只想着你对我那么好,我绝不能把你也拉到这淤泥里。“

  许晋风躺在藤椅上的身子颤抖了一下,苦涩的拿手掩面,听着身后的哭声,不忍心的站起来,将沙发里窝成一团的泪人儿半跪着抱在怀里,一下一下的抚摸着后背。

  最后的最后,他还是问了一句,“你为什么不问问我愿不愿意呢?“可惜怀里的人已经睡着了,他苦笑着只能对黑暗说:“我愿意,愿意的很。愿意和你一起蹚浑水,和你一起坠深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