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遥想当年那片阳光

第三十九章

遥想当年那片阳光 竹夭九 2541 2019-08-24 23:51:19

  元旦将至,学校正加紧筹备新年晚会,而作为学校广播站主持人江遥当然被迫加入到了主持人的行列。这叫什么事儿啊!这是当时江遥当时的心里小嘀咕。

  不过既然黄袍加身,江遥也只能迎难而上了。

  校方发布举办新年晚会消息一出,各个社团或各个年纪班级都报名节目,最后由全校投票选出最受欢迎的节目。

  最后一年参加华郁高中元旦晚会主持的李旭依然和江遥作为一组搭档,到了下学期,李旭就要全力以赴的备战高考,虽然一直以来成绩都很不错,但是亦不能掉以轻心。

  经过筛选元旦的节目单已经基本出来了,江遥粗略的看了一遍,果不其然的在名单中看到了宋简阳的名字,爱乐社团其中之一的节目,和另外的三个人一起唱五月天的三个傻瓜。

  其他节目小品,舞蹈或唱歌另外的现场互动等一些节目,就江遥现在来看元旦晚会的节目还是很丰富的。

  平时大家没有时间彩排,有节目的自己练习,而作为主持人也只能利用休息时间把过场词背下来,最后等到周末休息才能集中进行第一次彩排。

  最后一次的彩排就是元旦前一天的上午,晚上就正式演出。

  在彩排期间,江遥算是提前观摩了所有的节目,看到宋简阳上台开始彩排时,江遥站在幕侧更加直观。

  不得不说这家伙在舞台的表现力确实让人出乎意料的好,简单粗暴的来说,就是帅!

  “你这个好朋友架子鼓打的很酷啊!估计这一次最受欢迎的节目要被他们拿下了。”李旭站在一旁手里拿着稿子侧着头对江遥低声交谈。

  旁边其他几位主持听道李旭这样说纷纷点头表示赞同。

  其中一位女生忍不住的说道:“我也觉得他们这个节目到时候肯定是最受欢迎的,几个男生都那么帅,那个打架子鼓的宋简阳太太酷了。我以前怎么没发现男生打架子鼓可以这么帅!”

  江遥只是笑笑不说话,因为她也这么觉得,这还没正式的表演,就已经把我们几个女生主持吸引的挪不开眼了,一直在那里捂嘴笑。

  一首歌完毕,江遥和其他几位主持上台后舞台统筹老师也上台和宋简阳他们交流是否有什么问题。

  “如果没问题了,那就晚上直接演出了啊!”舞台统筹老师正和他们确认最后的问题。

  “没有了,晚上可以直接演出!”爱乐社他们几个纷纷点头确认没有什么问题。

  宋简阳下台前回头看了一眼站在舞台上的江遥一眼,她正在低头认真的看着手里的稿子,而并没有往自己这个方向看。

  而正在低头顺稿子背词的江遥突然感觉身后有一道目光盯着自己,可回头一看,只有爱乐社的几位在整理自己的乐器,宋简阳也在搬自己的鼓。

  江遥疑惑的甩甩头,难道是自己紧张的感觉错了?

  最后的一次彩排后时间已经到了下午将近三点,晚上七点半元旦晚会就要开始了,时间紧迫,江遥赶紧随便凑活了一点吃的。就匆匆的赶去了离舞台不远的一其中一个个器材室,这里临时被征用成了休息室和化妆室。

  舞台搭在了学校的操场,草坪上已经密密麻麻的摆满了凳子,这个架势就已经把江遥给镇住了。很难想象到了晚上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景象。

  江遥已经在厕所换好了晚上要穿的礼服,披着外套坐在休息室里等着上妆。

  江遥第一次经历这么大的阵仗,整个人缩在外套下紧张的有点发抖。看着人来人往参加表演的同学们化妆梳头,学校专门请的化妆师手上忙个不停。

  一紧张江遥就容易发呆,这时身边坐下来了一个人都没有发现。

  直到那个人捅了他一下:“哎,想什么呢?”

  江遥吓得浑身颤了一下,侧过头一看原来是宋简阳在身边坐了下来,整个人已经焕然一新,黑色的马丁鞋和黑色裤子,黑色的皮衣上面点缀了些许亮片,里面是一件黑色的白恤,脖子上挂着一条银色的比较复古长项链。

  头已经被吹了起来,脸上别的没什么,眼睛特别突出,因为画了眼线感觉那种痞痞嗯摇滚范儿已经出来了。

  “你都已经弄好了?”江遥已经被他不一样的外表给镇住了,一直盯着他上下瞧,似乎在确定面前的这个人是不是宋简阳。

  宋简阳可能被他上下瞧的有点尴尬了,其实自己刚刚弄完的时候也有一点不自在,因为从来没这么打扮过,还问了化妆师会不会太夸张了。

  人家怔怔有词道:不夸张,待会晚上舞台的灯光一照效果就出来了,我是专业的相信我,你这样子往台上一站,架子鼓再一敲绝对帅翻场。

  无法反驳的他只好离开了座位,让下一个人化。

  正要去找队友时就发现了坐在一边还没有开始做造型的江遥在发呆,一看就知道她的脑子又云游四海了。

  于是就在她身边坐了下来,见她没反应叫了她两声,还没有反应。于是想到她是不是太紧张了,毕竟第一次主持这样的大型晚会,虽然只是在学校但毕竟全校的师生在看。

  捅了捅她看她吓了一跳后回过神来盯着他上下瞧问他一句废话。问完后还在上下瞧似乎对他今天的打扮很意外。

  看她虽然还没有开始化妆,但已经换好了衣服,虽然被外套遮去了一大半,但从露出来的边角来看是一件红色的齐膝短裙,很衬肤色。

  宋简阳被他盯的有点不自在赶紧回答道:“嗯,节目顺序早,就早弄了。你怎么样,很紧张?”

  江遥把身体朝前一弯,一脸要哭的表情说道:“我现在紧张死了,一想到待会台下那么多人看着我,我感觉我的腿就要软掉了。”

  看她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宋简阳抬手摸了摸江遥的头说道:“有什么好紧张的,他们主要是看表演,又不是主要看你,你也太自恋了。”

  又是一副这样的臭德行,明明是想安慰别人不要紧张,但就是不好好说。

  “你什么意思!你说我们主持人不重要吗?能不能好好说话!”江遥生气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可是脚上穿着是有跟的鞋子,起来的时候一下子没有站稳,整个人双手划拉了几下还是没有稳住身体向后倒。

  宋简阳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迅速的扶住了江遥的肩把她往回带了起来。

  因为惯性,江遥被宋简阳带起来后整个人往前一扑双手抓着他的胳膊脑袋就砸进了宋简阳的怀里。

  这是江遥长这么大一来第一次被除了爸爸以外的男性抱在怀里,突如其来的意外的拥抱让江遥心快速的跳了起来。

  而宋简阳也没料到江遥会没有站稳,本想扶她一把让她站稳,结果却发生了这个小意外。这个意外的拥抱也让他的心跳明显的加速了几分,他感觉到了,就在江遥撞进自己怀里的那一刹那。

  几秒后,江遥反应过来准备推开他,可是刚推开头皮就传来了一阵疼痛,江遥疼的“嘶”了一声捂住了头。

  原来是自己的头发挂在了宋简阳衣服外面的亮片上。

  江遥看不见,捂着头低声的说:“我的头发被挂住了,你解一下啊,我看不见。”语气中不自觉的带了一丝撒娇的意味。

  宋简阳看着胸前的脑袋侧着头,一只手捂着头,一只手抓着他的一直胳膊在支撑平衡,看她急急的样子突然觉得这个景象居然有点好玩,滋生出了一种想逗她的欲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