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遥想当年那片阳光

第十五章

遥想当年那片阳光 竹夭九 3032 2019-07-24 14:33:12

  下课铃响起,下午第一节课在和困意瞌睡的顽强战斗中结束了。

  随着老师的宣布下课,江遥扛不住的趴在了桌子上。

  “下午第一节课就是数学,真的是要命啊,困死我了,我现在真的太佩服我强大的意志力了,抗到了下课。”江遥趴在桌子半眯着眼睛无力的说着话。

  “我也是,周三下午第一节课简直是折磨,现在初二又加了一门物理,虽然分不高吧,但感觉要比数学复杂。我觉得我快要放弃物理了。”周戈同样也趴在桌上抓紧十分钟的时间休息。

  “别提物理了,现在我数学勉强能够维持及格就要了我的命了,超过一百都是运气。物理我只求别太难看就可以。再一想到马上我们初三再加一个化学,我觉得我眼睛疼!”说完就把脸埋进了胳膊里,冷静冷静。

  ————————

  下午的课程全部结束,天空中突然下起了雨带起了阵阵凉意。

  江遥望着天空发愁,第三节课的时候还是万里晴空,现在却大雨滂沱,骑车回去肯定是不可能了,只能做公交回家。但学校到公交站这一段还是有距离的。

  本来还想等雨小一点或者停下来在回去,可是看这天估计一时半会儿也停不下来。

  “我们跑吧,快点儿跑应该还不会淋雨淋的太湿。一直等也不是办法。”周戈望着雨对对同样也望着大雨的江遥建议到。

  一鼓作气的跑过去应该可以,这种情况至前也不是没有遇到过,还好雨也不是很大。正准备往雨里冲的时候,书包却突然被人攥住往回一拉给扯了回来,周戈同样也是还没踏进雨里就给扯了回来

  两人回头一看居然是咱们的体育委员周志伟把自己给扯了回来,力气还真的是大。

  “你俩干啥呢?没伞啊?”周志伟问两人。

  周戈眼尖的看到周志伟手上拿着一把深蓝色的折叠伞,觉得非常的不可思议,哪儿弄来的?

  “没带,我俩准备跑到公交站坐公交回去。我车也骑不回去,明天也只能坐公交来。”江遥很实在的回答了问题。

  周戈的点却不在这上面,问道:“周体委,你的伞是哪弄来的,我们班差不多都没带,跑的跑,有的有人接,全校带伞的也没几个。”

  周志伟听到后很是得意:“我一直放了一把伞在这里,我妈说的这样可以以防万一。既然你们没带这把伞给你们先用吧,我用跑的。记得明天还我!”说完把伞往周戈手里一塞还没等两人说谢谢就冲进了雨里,速度确实快,不愧是四百米第一名。

  有伞了两人没有刚才的不知所措,撑开雪中送炭的伞,两个人并肩的往公交站方向走去。路上有本来打算跟他们一样冒雨跑的,也有家长来接的不过比较少。

  两人走到公交站下收了伞,等待着公交的到来。正在两人说闲话等车的时候,有一个撑着伞过来了。

  “咦!宋简阳你也带伞啦?那太好了,周戈这把伞你打回家,我跟我弟弟一起,我俩在一个小区。”江遥看见宋简阳也带了伞就把手里借来的伞让周戈打回去。

  周戈很诧异“弟弟”?长的也不像啊。

  宋简阳听到说他是弟弟时,只看了江遥一眼但没说什么。

  “怎么没听你说过你还有个弟弟,长的也不像啊,表弟还是堂弟?”周戈看着宋简阳没有什么表情的脸问江遥。

  “既不是堂,也不是表,就是我爸妈和他爸妈是非常好朋友。我俩是同一天出生,我比他早一点儿,所以我们是异父异母的姐弟,对吧!”说完江遥还拍了一下宋简阳的肩,眼神透露出我说的对吧的表情。

  “那你们这可以算是青梅竹马的感情啦。嗨,你好!我是江遥的同桌周戈。”周戈挥手打招呼,算是自我介绍。

  说话的空档,公交车来了,三个人上了同一辆车,因为是高峰期没有座位只能站着,雨天的交通非常的堵,平常骑车只用二十分钟的时间可以到家,今天坐公交花了四十分钟才到站,还不算走回去的时间。

  和周戈道别后,两人下了车,宋简阳把伞塞到江遥手里:“你来撑!”

  江遥被突如其来来到手里的伞愣了一下:“这不是你的伞吗?还有为什么我来撑?”

  因为,你是姐姐我是弟弟呀,这不是你说的吗?”宋简阳一脸微笑的解释。

  江遥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不就是占便宜说自己是姐姐至于这样小气吗?

  “行!姐姐来给你撑!”江遥用力的撑开伞罩在两人的头顶上往自家方向走。等走到两人分开的岔路口时,江遥本能的准备往自家方向走,等走到了自家楼下再把伞还给他。可宋简阳把江瑶书包往自己家方向一带,整个人就跟着变成了朝宋简阳家的方向走。

  “走这边,先送我回去!”宋简阳理所当然的继续往前走。

  “啊?为什么?你送我回家我再把伞给你啊。”江遥被转了一个方向不得不跟上他的步伐。

  宋简阳边走边说:“我不是弟弟吗,姐姐照顾送弟弟回家应该的嘛!”也是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

  江遥只好跟着宋简阳继续往前走,也不好转身不理他直接回去,毕竟伞是人家的,撑伞的是自己,也是自己最先占便宜的,人家说的也无法反驳。

  宋简阳回到家后在正门口换鞋,林安从书房里出来看见儿子手里并没有拿伞,但身上湿了一半,于是问到:“你早上不是带了伞吗?伞呢?”

  “江遥没带伞,她把我送回来后伞给她打回去了”宋简阳换完鞋后就往厨房走,打开冰箱拿了一罐百事可乐。

  林安听到儿子说是江遥送他回来的非常诧异:“啊?遥遥把送你回来的?你也太不像话了,怎么能让女孩儿送呢,人家没带伞应该是你送她回家啊。”林安教育儿子做人要绅士一点。

  宋简阳一副没办法的样子:“江遥她非要送我回来,说她是姐姐,我是弟弟,送弟弟是应该的,我也不好推辞,明天说把伞还我,就这样咯”一脸我是被逼的样子。

  林安一脸怀疑的样子说:“我怎么这么不信你的话呢,感觉是你坑了人家遥遥的样子。”

  宋简阳耸耸肩,一副你不信我也没办法的样子背起书包就上了楼。

  那边江遥刚回到家没多久,阮静和江世谦也回来了,两人身上也都各湿了半边,手里还提着一些菜。看到江遥在客厅里站着,身上没怎么淋湿,阮静本来还担心女儿会淋雨,现在看女儿没有淋湿才放心。

  江世谦换好鞋后把菜放进厨房出来问:“今天不是没带伞吗?怎么回来的呀!”

  江遥把今天放学回来一路的状况一五一十的对爸妈讲述了出来。先是遇到了乐于助人的好同学,后来又被宋简阳坑的要自己送他回家然后伞就到了自己手上,明天还要还给他。

  “爸你说说,他是不是够了,居然是我给他送回去了”江遥指着自己很是气愤。

  阮静笑出了声的说:“谁让你说你是姐姐的,人家是弟弟的。姐姐送弟弟回家也说的过去。”

  被自己妈妈戳穿了小心思,江遥也无法反驳。

  最后爸爸过来揉了揉江遥的头:“姐姐就姐姐,送送弟弟有什么关系。咱们就是姐姐!没事儿啊!去做作业吧,饭好了爸爸叫你!”

  嗯,爸爸是站在自己这边的,很好!

  第二天,因为车在学校没有骑回来,江遥今天只能早起出门赶公交。路上买了两个糯米糍和一杯豆浆,在公交站边吃边等。旁边站着买早点路上偶遇的宋简阳,包子吃完了正在喝豆浆。

  吃完了糯米糍,江遥把包里的伞拿出来递给了他:“给,还你!”

  宋简阳嗯了一声,接过了伞。车来了,江遥喝完最后一口豆浆把盒子丢进了垃圾箱,在宋简阳的后面上了车。

  早上车上人不是很多,基本上都是学生,其中就包括周戈。

  江遥打了招呼坐在了周戈旁边,平时自己都是骑车上学,坐公交的机会很少,碰上熟人的机会更少,碰上同桌的机会更加少。路上两人不停的说一些趣事和最近的新闻八卦,宋简阳则抱着书包坐在前面望着窗外。

  今天到班的时间比以往的要晚一点点,人基本上快到齐了,周戈赶紧把伞先还给了体育委员免得忘记了。

  “多谢!给,还你!这个可乐请你喝就当谢你了!”周戈还伞后从外衣口袋里掏出了一罐可乐也递了过去。

  “大早上的,给我喝可乐啊!”周志伟不客气的接过周戈递过来伞和可乐开玩笑的说话。

  “嗯,最后一盒牛奶我喝了,我家里就这个了,你喝不喝不喝还给我。来,给我!”作势要拿回可乐。

  “别别,我喝我待会喝,谢谢啊!”赶紧护住周戈要收回可乐。

  周戈看到他把可乐和伞都收进了自己的抽屉里,很无语的叹口气评价道:“体委你话真多!”说完转身返回了自己的座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