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呆萌千金复仇路

第五十五章 记不清楚

呆萌千金复仇路 咖啡多糖 2151 2019-09-22 21:05:05

  皇极殿前,用汉白玉铺就的地面上浩浩荡荡地排着百人的出行队伍:锦鸾华轿、奢侈非凡;锣鼓喧天、人声鼎沸。

  一众冗长的仪仗队之后,便是东乾国中身份最尊贵的男子,骑着骏马、意气风发。

  位于最前方地位最尊崇的皇帝今日是威风凛凛、龙虎精神,他平日里病颓的气息一扫而空,只是眼神偶尔有些飘忽。

  太子殿下紧随其后。他一袭白衣飘飘、英姿飒爽,帅气宛如天神下凡。飞雪就站在马后,她的眼睛一刻也没有从太子殿下身上移开过,一直痴痴地望着他。

  再往后则是几个皇子:三皇子李镇、四皇子李司同样英姿飒爽、气质非凡。

  皇后娘娘正襟坐在凤鸾内,她今日身着碧霞云纹珍珠孔雀羽锦衣,妆容庄重典雅、姿态雍容华贵,只是她的眼神中有掩饰不住的疲倦。那鸾轿高五尺、阁六尺,需四人抬起。正红色的轿箱红艳似火,栏槛雕镂金花;四周饰以七彩帘幔,其上绣以丹凤朝阳,车轿还跟着六个侍女贴身服侍,真是极尽奢华!

  淑妃娘娘和德妃娘紧随其后,他们乘坐的车轿规制相对较小,也只随行了两位奴婢。

  淑妃娘娘一如既往穿得花枝招展,艳丽非凡,着桃粉色的银纹绣百蝶度花裙,尽显妩媚动人。而德妃娘娘的画风完全相反:她身着素朴到极点的深蓝色素袍,出行只带了一身衣裳和一尊木雕佛像,仅此而已。

  而后排列着的就是几位嫔妃和小公主李曼书了。

  而许寒清是个例外:她不是宫中人,现暂住宫中,但她作为大将军之女,身份尊崇、册上有名,所以她也和宫人一同出行。

  周舒啸作为侍卫统领,全权负责出行安全。他自始骑着红棕马跟在队尾,统率侍卫军。

  七时一到,磬鸣鼓响、气势恢宏。号角齐鸣发出震天响声:“时辰到,出发!”

  队伍前方人潮缓缓涌动。

  “小姐,还请您坐稳,千万别磕着了!”此刻马上就要出发,杏枝站在轿子外边,细心地叮嘱许寒清。

  “杏枝,你别站在外面了,快上来和我一同乘轿吧。”

  “不行的!……小姐!”杏枝听到了这话,立刻受到了惊吓,连忙摇头拒绝:“尊卑有别,我怎么能乘轿呢?”

  “哪来的那么多尊卑规矩?!我说你行你就行!快上来吧,我们在队尾,没人会发现的!”

  “可是……”杏枝依旧犹豫不决。

  “别可是了,快上轿吧!不然…我可要生气了。”许寒清把头别过去,装作生气的模样。

  杏枝这个心思单纯的姑娘,一下就被骗过去了。她哪敢惹得小姐生气啊,连忙妥协:“好……好!小姐,我立刻上轿,请您别再生气了。”

  “那就好!”许寒清总算绽放出了笑颜。杏枝有些腼腆拘谨地坐进了轿内。

  长长的队伍由头至尾都逐渐开动了起来。

  皇家园林建在位于城郊的紫荆山上,从皇城出发行进到那儿需要四个时辰。皇家园林风景优美、僻静凉爽,又又燕雀湖嵌入其中,湖风阵阵,是初夏不可多得的好去处。

  行程总是漫长而枯燥的,沿路是一成不变的绿。可是就是这样枯燥的景色,也让久居深宫的众嫔妃欢喜不已。杏枝也把窗帷卷起,探出头去津津有味地欣赏外面的景色。

  队伍就这样渐渐地行进了半个时辰,皇城熟悉的景色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不知为何,在队伍最后面的侍卫统领周舒啸突然疆绳一扯,骑着马向队伍前方走去。

  马的步伐不疾不徐,潇洒向前。金色的阳光打在他的乌发上,淡淡的阴影落在他俊朗的脸庞上,显得清爽而明朗。

  骏马缓缓跟在许寒清轿旁,平行向前。

  杏枝正在看着外面的风景呢,猛地望见骑马跟上来的周舒啸,不禁大吃一惊,连忙通报:“小姐!周统领来了!”

  周舒啸未曾理会杏枝,而是自顾自地飞身下马,霸气地翻进轿子。

  “什么?!”许寒清正坐在轿子内地吃着青团子呢,就毫无防备地望见了周舒啸,吓得不小心噎住了,剧烈地咳了起来。

  这!她现在最不想见到的人,就是他了!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昨晚发生的事真是太尴尬了!不过,昨晚他喝得那么醉,不知是否还能记得清楚?

  “你怎么了,呛着了吗?”一声磁性而温柔的问候从正前方传来。

  许寒清猛得一颤,缓缓抬起头来:她那因剧烈咳嗽而涨红的小脸直勾勾地对上周舒啸如墨的眼眸,和紧蹙的眉心,心不住地狂跳。

  周舒啸因个子太高,只好佝着背进了轿厢,然后坐到了许寒清的身旁。他用手轻缓地拍着许寒清的后背,然后又解下水囊,递到她的眼前,语气有些急促而担忧:“来!快喝水。”

  许寒清二话没说,像抓住救命稻草似的赶紧接过水壶,大口大口的往口里灌,用清水润嗓。

  片刻过后,许寒清果然好了许多,她的脸色也逐渐恢复正常:“多谢你了,周舒啸。”许寒清赶忙道谢。喝完水后,她赶快将水囊还了回去。

  “许姑娘不必如此见外。”周舒啸将水壶系回腰间:“况且,我来这儿,也是为了谢你昨日派人送我回去。”

  “哦,原来你来是为了这事……”许寒清恍然大悟,然后微微一笑:“没事,这都是我应该做的。你昨日喝得那样醉,我总不能撒手不管吧。”

  “还是要多谢许姑娘了。昨晚喝得醉,发生的事儿记不清楚。不是我有没有做出什么奇怪的举动?”

  “你?你不记得了?!”许寒清大吃一惊,瞪着眼睛望向他。她的内心既有窃喜,又有些失望。

  怎么就不记得了呢……

  周舒啸垂下眼眸,望着发呆的许寒清,仿佛有些错愕地问道:“难道我做出了什么奇怪之举?”

  许寒清回过神来,讪讪地笑:“没有!怎么会呢?呵呵…什么也没有发生!你就是昏过去了,睡得跟头死猪一样…”她神情有些紧张,眼睛不住地往右瞟。他每次撒谎都会有这样下意识的小动作。

  听完许寒清的回答,周舒啸的眼神里极快地闪过一丝阴沉和波谲。他沉默了几秒,随即迅速恢复到淡然的神色:“那就好,还是要多谢你昨晚的盛情款待。”

  “嗯。”许寒清回以一个甜甜的笑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