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呆萌千金复仇路

第三十九章 无可奈何

呆萌千金复仇路 咖啡多糖 2195 2019-08-24 21:24:01

  正午时刻,许寒清正在古云楼用午膳,小绿和小红站在一旁不时的添菜倒水、细心伺候着。

  今天有一道佳肴是油焖大虾,是许寒清的最爱。一把爽滑Q弹的虾仁放进嘴里,许涵清就感觉幸福的要飞起来了,她一口一个匆忙塞进嘴里,生怕有人抢了她的虾似的。

  就在这时,杏枝急匆匆地从外面赶了回来,她的脸上还有些细小的汗珠,一看就是一路小跑回来的。还好杏枝动作快,一刻也不敢耽误,这才赶上了午饭时间。

  许寒清看见杏枝这么快就回来了,有些惊讶,立刻伸出手招呼她坐过来:“杏枝?你这么快就回来了,快过来一起吃饭吧!”

  “是,小姐。”杏枝也毫不拘束地上了桌,就坐在许寒清旁边。

  这就是她们主仆二人之间多年来的相处方式,只要没有外人在场,许寒清就会让杏枝跟她同一桌吃饭,丝毫不介意什么等级尊卑,因为许寒清打心眼里就把杏枝当成小自己两个月的亲妹妹看待。

  两人非常安静地享受着这顿丰盛的午餐,彼此都没有多言。

  用完膳后,杏枝帮着小红、小绿一起把餐桌收拾干净。待一切都整理完毕后,杏枝才有空坐下来,仔细地将刚刚在云光楼探得的消息一字一句禀告小姐。

  “小姐,奴婢已经完成您给我的任务了。我刚刚去云光楼打听到了不少消息!”杏枝兴奋地告诉许寒清。

  “真的吗?那真是太好了!关于那把琴的来历有消息吗?”许寒清略显激动,重重地拍了杏枝的肩头。

  “小姐,你先别激动!待我慢慢的讲给你听。”

  “哦!对……我有点激动过头了。”许寒清悻悻地把自己的手给收了回来,然后她又提起桌面上的茶壶,往瓷杯里倒入了半杯茶,轻手轻脚地将它推到杏枝面前:“杏枝,你先喝杯茶润润嗓子!然后再仔细地将刚才的情况告诉我。”

  “是。多谢小姐!”杏枝接过茶杯,一饮而尽。“奴婢刚才遇到了一位好心人带路,将我带去了三皇子的住所云光楼。然后我按照小姐的吩咐,没有,直接去找三皇子,而是找寻他身边的那位奴才。后来,奴婢果然找到了那位奴才,幸好他还记得我!于是,他就告诉了我关于三皇子的那把琴的事。”杏枝不缓不慢地详细描述着。但不知为何,她没有把邱野的名字说出来。

  “哦,原来三皇子住在云光楼啊!后来呢,杏枝?你接着讲下去吧。”说实话,许寒清就像一只好奇的猫,对这种秘密是最感兴趣的。

  “听说那把古琴是三皇子的一位密友赠予的,名为映月。它年代久远,用料也极其珍贵,三皇子一直十分珍视。今天映月却断了琴弦,想必他一定是心疼极了,却碍于众人的面子不好发火。”

  许寒清听了惊讶极了,但觉得又在情理之中。今天上午,三皇子隐藏起来的浓浓的悲伤情绪恰恰证明了那把古琴对他而言是有多么重要。“那……有什么办法可以修好那把琴吗?”许寒清皱着眉头紧张地问道。

  “嗯,听说映月的琴弦是用蛟龙骨制成的,用料极其奢华,不仅难遇,而且就算遇到了也不一定买得起。”杏枝耐心地解释。

  不就是一根琴弦吗,能贵到哪里去?许寒清在内心嘟囔着。但是,这样一来的话,她还真的没有办法修好那把琴了。许寒清内心极其遗憾,她总觉得三皇子的琴会断弦是自己的错,要不是因为她硬要再听一曲,让三皇子勉为其难地弹奏,这琴也不至于会崩断。

  “好吧……杏枝,我知道了。还是要多谢你帮我去打听消息。”许寒清轻轻地拍了杏板的后背,以示鼓励。

  “没关系,小姐。这都是奴婢应该做的。”

  许涵清刚才有些难过,不过现在正在努力地恢复情绪。她相信,以后总有机会能够修好三皇子的琴弦的。

  “哦!对了,杏枝。下午我们去皇宫的其他地方走走吧!”许寒清又恢复了元气。她是一个一根筋的女孩,情绪来的快,去的也快。

  “啊?小姐,今天上午不是刚去后花苑游玩过吗?怎么下午又要出去玩耍?”杏枝满脸疑惑的问道。唉!她这个小姐啊,性格真是太活泼了!一刻都闲不住,总想着出去玩。

  “哎,杏枝!我这也是迫不得已嘛~”许寒清向杏枝甜甜的撒着娇:“你忘了,再过几天就是什么日子?”

  “什么日子?”杏枝没搞懂小姐的意思,只好迷茫地拖着下巴思考。

  “唉,你这个小笨蛋!今天已经五月初八了,五月十四我们不就能够回家了吗?皇后只召我们进宫来小住半月的,所以要趁着现在还有空,把这皇宫逛个够啊!”许寒清兴奋地解释道。

  “哦,原来是这样!”杏枝这才恍然大悟。随后,她又思考了一阵子,仿佛痛下决心般的开了口:“好吧……小姐,我们今天下午就出去玩吧。”

  “太好了,多谢杏枝!”许寒清开心的笑了起来。

  “不过,要找僻静没人的地方才行!小姐,你一个姑娘家的,总是到处乱跑,尤其是在这深宫中,难免会落人把柄!”杏枝坐着眉头,认真地规劝道。

  许寒清仔细一想,觉得杏枝说的很有道理:宫中不比家里,也不比小镇,自己决不能太过鲁莽顽皮。

  许寒清伸手招呼一旁的小绿过来。

  小绿走上前,恭敬地行了个礼:“许姑娘,请问您有何吩咐?”

  “那个……小绿啊!你知道这宫中有没有什么偏僻无人、但风景绝佳的好去处?”

  “嗯……容奴婢仔细想想。啊!对了!奴婢觉得,惠宁花园符合小姐的要求,值得一去。”

  “惠宁花园?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好像从来都没听过?”

  “许姑娘,您不常来宫中,没听过也正常。这惠宁花园地方小,又远离各宫,所以平日里,众人都不愿意去。不过那里的风景实属宜人,又很僻静,很适合许姑娘。”小绿耐心地解释道。

  “那好,我们就去惠宁花园!小绿,你来带路吧。”

  “遵命,许姑娘。”

  许寒清刚起身,准备出门时,突然想起了什么,又大声叫住了身后的杏枝:“杏枝,你去把我的木剑也带上。记得用布给包好,别让人给瞧出来了!我今天下午要去练剑。”

  “是,小姐。奴婢马上就来!”

  三人偷偷摸摸地踏上了前往惠宁花园的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