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呆萌千金复仇路

许傲天番外(微小说)

呆萌千金复仇路 咖啡多糖 1997 2019-07-26 22:54:04

  农历三月初一,清明节的前三日。一场秋雨过后,天气微寒,平添几分清冷;道路泥泞,山路难行。

  许傲天带着夫人和一众护卫上紫薇山祭祀先祖,在祭祀完自家祖宗后,他还得快马加鞭赶往朝廷,与皇室人员一同赶往天寿山进行一场更隆重的祭祀。此次祭祀只有许大将军与其妻温雪二人。许家长子许恒远戍守边疆、两年未归;长女许寒清受了家法、正在静养,动弹不得;而次子许仕吉由于年纪尚小,上山不便,所以孙辈的都不能来。祭祀队伍不复往日的热闹,却也颇得一番清静。

  在山腰的一处僻静处,有两座矮矮的坟墓并列,里面沉睡着的是许傲天早已去世的爹娘。这里许久没人来,早已是满地荒芜,杂草丛生。许傲天吩咐下人将墓园周围打扫干净,然后摆上祭祀用的食物。自己则牵着夫人的手,一起虔诚地叩拜、上香。

  这墓园规模不大,因为许傲天的爹娘半生贫苦,不喜奢侈,所以,许傲天在飞黄腾达之后并没有将爹娘的墓园扩建或迁移,只是精心的维持干净整洁,让爹娘长眠于这静谧山水之中。

  檀香烟雾缓缓升起,在空中飞腾、凝滞,古朴又平淡的香味袭入人的鼻尖。也许人一到这种古朴荒芜之地,就容易心生感慨吧。许傲天看着石碑上深深篆刻上的爹娘的名字,不由得回忆起了他的前半生。

  他,许傲天,本是农户之子。父亲许天保是一个普通的农民,有时也会上山砍樵补贴家用,母亲周氏在家里织布为生,又包揽全部家务,年纪轻轻就累白了头发。这个家庭虽然穷酸,但夫妇两人相互扶持,后又喜添一子,将小日子过得充实而幸福。可是天有不测风云,上天好像故意要给幸福的人来一些磨难,才能体现出他的神圣高尚。

  许傲天十岁那天,父亲上山砍柴时不慎被野狼叼走,皮肉已全被啃食殆尽,只剩一副骨架子和依稀可辨的衣物。母亲听闻这个噩讯,紧紧的抱着懵懂无知的儿子,哭了三天三夜,哭肿了眼睛。

  而后周氏又勉强打起精神,为了保护她最爱的儿子,她只能强撑下去,与生活抗争。许母没日没夜地织布换钱、补贴家用。她长时间用眼,过度劳累,眼睛干涩难受;而且织布时总有棉絮飘出,呛得喉鼻难受。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呢?与生存相比,这点痛苦又算得了什么呢?

  许傲天记忆中的娘亲,总是白色的,圣洁而美丽。白色的双鬓、白色的粗布衣裳和飘飞的棉絮,人与物融为一体。但她也总是劳累的:红肿的双眼,佝偻的身躯和从早到晚辛苦劳作。他总是在想,什么时候娘亲会有时间陪她一起玩耍、逛集市呢?

  许傲天十四岁那年,娘亲也死了。在他的记忆当中,不知从何时起,娘亲便开始咳嗽。一开始只是轻微的咳,后来就咳的极其剧烈,好像要把心肺都给咳出来。每次许傲天都害怕极了,但是娘亲虽然脸色苍白,仍然温柔的抚摸他的头,安慰道:“没事儿,娘亲会好的。”

  可是终究也没有好。娘亲死了,但家里没有钱下葬。最后还是里长可怜他们,筹了些钱帮忙下葬。

  许傲天变得孤苦无依。他很害怕,但不想像爹娘一样一生苦难,于是便拿了施舍来的钱,去他乡闯荡。

  后来他有幸被这京城里最高贵的许丞相府收养。丞相夫人是一位极其心善的妇人,去寺庙里上香的途中遇见了衣衫褴褛、瘦骨嶙峋,正在被小混混欺负的他。许夫人一下就心疼起这个可怜的孩子,又苦于自己身体不好,无法再生育,将他带回府里,好生照料,当做自己的亲儿子一样对待。只是他的姐姐,许相府里的千金大小姐许梵净性子高傲凶狠,一直对这个收养来的野孩子看不顺眼,总是偷偷地欺负他,使些小性子。但他却不敢吭声,只能默默的忍受,将痛苦嚼碎了往肚子里咽。许丞相对于这个新来的孩子也不甚喜欢,但是因为自家夫人的坚持,便将它留了下来,对于许梵净偷偷欺负他的行为,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后来,许傲天终于到了弱冠之年,他再也忍受不了这个地方了,只想去外边闯荡出自己的一番天地。正巧遇到官府征兵,一想到能逃离这个地方,不用再忍受姐姐的虐待,他便没有多想就跑去报名参军了。

  许傲天在军队里履立战功、节节高升,这是谁也没有想到的,连他自己也从未想象。他小时候就干农活,身体素质极其硬朗;又失去了双亲,没有什么可顾虑的,只为自己而活。一打仗便第一个往前冲。

  后来,他便成为了东乾国大将军,威名赫赫、无人可及。

  当年,他还是一个小小的龙镶将军时,某一次,许傲天又立战功,上朝领赏,并晋升军衔。

  那时,恰好文渊阁大学士温长靖也在场,一眼就相中他为东床快婿,请求皇帝将其长女温雪赐婚于他。温长靖既掌控着文渊阁,又曾是皇帝的太傅,他的请求皇帝怎会不答应?于是两人一拍即合(擅作主张),当场赐婚。

  许傲天不愿意娶一个素未谋面的女子为妻,但又无法违抗圣旨,只能咬牙接受。他不明白,那时的他,只是无名小卒,为何能够娶上那么高贵的女子?

  温长靖亲自解答了他的疑惑:“龙镶将军,你不必妄自菲薄。温雪是老夫的爱女,我自然要为他择良婿。你如今官职虽然不高,但潜力非凡,未来定能居显赫之位。老夫只希望你能敬爱我家女儿,与她携手到老,这样我这个做爹的就放心了!”

  许傲天感激于温学士不以高位轻视他人,又感动于他作为父亲的爱,于是他许诺:一定会好好对待他的女儿。

  五月初,婚宴举行。十里红妆,骏马开道;炮锣宣天,满城红绸,好不热闹!身着喜服、骑骏马的许傲天率着浩浩荡荡的迎新队伍迎接新娘子。

  新娘身穿五色锦盘金彩绣绫裙,裙上用金丝线绣成攒枝千叶海棠和栖枝黄莺,又点缀上百颗粉珍珠,华贵无比。许傲天小心翼翼地搀着新娘下轿,然后将她打横抱起,赢得众人的欢呼与尖叫声。

  完成一系列仪式后,新娘回了婚房,静静等候。而许傲天,忙着接待满座宾客,不停地敬酒,喝得醉醺醺的,走路都在晃荡。

  夕阳已颓,夜色渐深,众宾散去,满园重归寂静。许傲天有仆人搀着,晃悠悠地走向新房。不久后,他轻轻的挑开新娘的盖头,想一睹芳貌。

  盖头落下,只见一女子樱桃小嘴、远黛红颊;眼睛明亮有神,暗送秋波。她面色潮红,害羞地低下头,轻轻地唤了一声;“夫君……”

  只是这一声低唤、这一眼芳华,便直击心脏,让他深深地沉溺于她,无法自拔。

  他心中暗自许诺:从今以后,他许傲天要护她、爱她一生。

咖啡多糖

该番讲述了许大将军的风云前半生。我会不定期的给书中的各个重要人物写番外,还望大家多多支持,来些推荐、月票啥的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