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愿有一人可回首

第二十一章 秦洛洛的生日会(中)

愿有一人可回首 兔子眼睛红红 2190 2019-10-11 14:01:00

  邢满满正大快朵颐,突然有人从后面拍了她一下。

  邢满满回头,董城穿着一声花哨西装,头发打理得规矩,笑容满面地看着她,暖暖地叫出声:“满满,你也在呀~”

  邢满满有些惊讶,但很快又反应过来,董城家是A市首富,他家派个小的来也是很正常的,毕竟是他们年轻人的聚会。

  “你脸色不太好。”董城浓眉一皱,伸手覆上她的额头。

  “你们都看出来了,有这么明显吗?”邢满满叹气,看来她昨晚哭得太凶了,没有想到第二天的后果。

  “你啊,今天真的是太丑了!”董城又叹气又摇头的,邢满满一听气不打一处来,他会不会说话?正要作势打他,又被他一把揽到怀里,脖颈卡在他臂弯,董城大笑:“可是我还是喜欢。”

  “谁要你喜欢?放开我,很糗。”邢满满一个劲挣扎,但是才挣不脱这个一米八的大小伙子呢。

  “城儿,别欺负人。”一个帅气的大叔走过来,穿着素色西装马甲,有一根表链露出来在马甲上划出好看的弧度。大叔慈眉善目,一看就是好人,慈祥中又透出坚毅,想来年轻的时候在商场也是叱咤风云的人物。

  一位夫人挽着他的手臂,从头到脚都透露出不凡的气质。董妍跟在夫人身边,对邢满满眨了眨眼睛。

  “快放开这位小姐。”大叔看向邢满满,眼神里带着一丝歉意。

  董城赶紧放开邢满满,但又殷勤地拉着她向大叔介绍:“爸,她是我朋友,叫邢满满,姐也认识的。”

  原来这就是鼎鼎大名的A市首富,董振南。

  “董叔叔好,夫人好。”邢满满礼貌地颔首。

  “你好,原来你就是满满,经常听城儿提起你。”董振南笑道。

  “满满我们去玩吧,让他们大人寒暄。”董妍看出邢满满状态不佳,把她拉走了。

  “董老兄~”

  人未到,声先至,胖胖大叔秦从楼梯上快步下来,爽朗的笑声经久不息。

  “董老兄,有失远迎有失远迎,你看你来这么早,太给面子了。”秦赶忙跟董振华握手。

  “诶,我可是看在我洛侄女的面子上。”董振南打趣道。

  “振南叔叔~”秦洛洛像只花蝴蝶一样奔过来,准确无误地抱住了董振南的手臂。

  “让叔叔看看,我们洛洛真的是越长越漂亮了。”董振南打量了秦洛洛一番,不吝夸奖,秦洛洛也在他面前转了个圈。

  二楼贵宾室

  顾言靠在一张真皮沙发上,闭着眼休息。今天董妍没有跟着,听说是要跟父亲一起来。

  刚刚在楼下看见满满,她好像不怎么好,等宴会结束带她早点回家。

  宴会开始,全场灯光闪耀,交响乐团将气氛烘托得正正好。秦洛洛在大家的注视下款款上台,台下的名流们都在优雅地鼓掌。

  秦叔原简单说了几句场面话,又由主持人带着大家切蛋糕,祝福秦洛洛青春美好永远快乐。

  切完蛋糕之后又是舞会,交响乐团一首曲子将宴会气氛推向高潮。

  台下各种名流高层推杯换盏,都是生意场上的交道。秦洛洛早就习惯了,拉着林慕余到后花园玩去了。

  顾言礼貌地跟几个大人物打过招呼之后,就满场找邢满满,看见她在餐桌旁兴趣盎然地研究那些各种各样的鸡尾酒。

  邢满满就坐在一边喝饮料,有钱人家的饮料就是不一样,由顶级调酒师调制出来,低度甜酒,很对她的胃口。

  “满满,可以请你跳一支舞吗?”董城有模有样地弯下腰,伸手邀请她,十分绅士的样子。

  邢满满笑了,摆摆手:“不行的,我不会。”

  “没事,我教你。”董城拉着她,就晃进人群。邢满满本来喝了点酒,突然被拉起来,她有些重心不稳。

  但董城把她接得稳稳的,邢满满退开半步,发丝有些凌乱地铺在背上。

  顾言看到这,眉头一皱,就要过去。可是面前都是摇曳的跳舞的人,顾言冷着一张脸,目光一直跟着她。

  她随着音乐舞动,他的目光也随着她的身影转动,不知不觉,顾言朝她靠近。

  邢满满笨拙地跟着董城的脚步,完全在注意脚下,上身就由董城带着在走。

  突然,邢满满撞到一个人身上,邢满满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来人拉过去,扯得她差点一个筋斗。

  在周围都是摇曳的人群中,在浪漫的歌声里,他们三个好似静止一般,顾言高傲地看着董城,邢满满迷茫地看着顾言,董城也惊讶地看着顾言。

  “她用不着你来教。”顾言把邢满满另一只手也抓过来,把她护在怀里,不再给董城多余的眼神,就离开。

  “顾大哥,你别这么凶嘛~”董城也不生气,只是追上去。

  邢满满被顾言拉着到了后花园,被冷风一吹倒是清醒了。

  “顾言?”

  “嗯。”

  “我不想理你,你让我回家吧。”邢满满很平静。

  “为什么?”

  “你觉得我还有跟你说话的必要吗?我觉得好像是连资格也没有。”

  “满满,你对我有偏见。”顾言始终还是说出了这句话,他皱眉,他觉得邢满满对他不公平。

  “对,我就是对你有偏见,怎么样?”邢满满还嫌不够,倔强地扬起下巴,说着违心之言。

  “为什么……”顾言拉着她的手开始松懈,“我到底是哪里还让你觉得不好?”

  邢满满心里一动,可还是语气硬硬地说:“我也想知道,你为什么有人了还要招惹我,还要一副非我不可的样子,而且还要伤害林子,你又到底是为什么?!”

  “我从来只有你。”

  “不对不对,你明明……”邢满满仿佛很难接受,也不想说出口,但是她还是深吸一口气,眼泪夺眶而出。

  “你跟秦洛洛不是在一起了吗?你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偏偏是秦洛洛?呜呜呜呜……”

  邢满满哭的时候总是像小孩子一样嘴巴瘪着,眼泪鼻涕一起流,哭到大喘气。

  顾言看得好笑又心疼,把她拉到怀里,一个劲地摸头抚背。

  “别哭了别哭了,你哪来的消息啊?谁胡说的?别哭了……”

  “明明……你,你那天就说你也有秦家的请柬,呜呜呜……秦洛洛跟林子的状态又不对,你还说你骗了我,我就想,你肯定是跟秦家有什么关系了,想来,想来想去,也就只有成秦家的上门女婿了……你还车接车送,秦洛洛她爸还出来接你,哇——”邢满满脸埋在顾言怀里,边哭边说,说到委屈处又没忍住大哭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