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愿有一人可回首

第十七章 顾邢关系突飞猛进

愿有一人可回首 兔子眼睛红红 2033 2019-10-07 18:00:00

  第三天特助带大家玩漂流,吃烧烤,还找到一处滑草的地方。

  大家感受着山坡上呼呼的风,整个人都清爽了起来。

  “哇,特助你也太棒了吧,这什么风水宝地啊!”Tina张开双臂,感觉下一秒就要起飞。

  “Tina,你的心思已经司马昭之心了哦。”冷玉书戳了一下她的腰,打趣道。

  “没有没有,我完全是由衷地赞美,我们特助真的是好男人嘛。”

  “特助,你怎么看啊?”周围的人起哄道。

  “滑草工具准备好了。”特助脸一红,十分生硬地转移话题,惹得大家又是一阵笑。

  邢满满和纪小枝也凑了上去,取用了一套工具。

  “来,小枝,你坐前面。”邢满满拉着她。

  “谢谢。”纪小枝朝邢满满甜甜一笑。

  邢满满和纪小枝都没怎么滑过草,觉得十分新奇,来来去去滑了十几遍。

  冷玉书双手环胸在一旁看着,对Tina说:“滑草有这么好玩吗?你看她们俩开心那样,两个土包子。”

  “哎呀,懒得跟她们一般见识啦,我们去吃点点心。”Tina心里面没多想,就是觉得团建而已,人家爱怎么玩怎么玩,就把冷玉书拉走了。

  冷玉书见她这么不配合,也不想理她,不着痕迹地抽回手:“你去吃吧,我有点累了,回去休息了。”

  “没事吧?是不是风吹的?那你赶紧回去吧。”Tina关心了几句,也没多说。

  晚餐时间,邢满满收到顾言的短信。

  “满满,过来吃晚餐吗?”

  邢满满刚准备拒绝,第二条短信又来了。

  “有盐焗鸡翅哦。”

  邢满满眼睛一亮,坐不住了。

  跟主编说了一声,邢满满就出去了。冷玉书这次倒是注意到了,昨天晚上她说追小动物去了,她就觉得有些奇怪,今天又单独出去,到底在搞什么花样。

  冷玉书也跟出去,但是有点晚了,邢满满已经跑得不见踪影。

  顾言住处

  “盐焗鸡翅盐焗鸡翅~~”邢满满一路小跑到小洋楼,再跑到饭桌。

  不见盐焗鸡翅,只见顾言托着腮等她。

  邢满满也不催,就乖乖地坐在一边,有所暗示地看着顾言。

  顾言也慵懒地看着她,等到感觉邢满满要沉不住气了,才让董妍把鸡翅端出来。

  “只有一盘盐焗鸡翅吗。”邢满满抱着盐焗鸡翅,一脸不高兴的样子。

  “你还想吃什么?”顾言还是撑着腮帮子看她。

  “我要吃蛋挞,要吃香锅,要吃大闸蟹……”邢满满知道没这些,但还是乱报。

  一边啃着鸡翅,一边找寿司,把骨头丢给它。

  “蛋挞没有,香锅没有,大闸蟹没有,准备了这个,看你喜不喜欢?”顾言招呼了一声董妍,董妍便把火锅安置上。

  红油伴着热气在铜锅里翻滚着,锅里八角花椒都散发着诱人的香气。一盘盘肉片和蔬菜端上来,邢满满眼睛都瞪大了,没想到在这荒郊野岭的,自己还能吃上火锅呢。

  邢满满正要动,顾言拉住她:“等等,你想一身火锅味回去吗?待会儿你有八张嘴也解释不清楚。”

  邢满满又蔫了,准备了不给她吃,顾言一定是故意的。

  “给你准备了衣服,去换吧。”顾言拉着她,一路到了卧室。

  “谁的衣服?”邢满满问。

  “我的。”

  “为什么不给董秘书的?”

  “她的太正式了,你穿着不舒服。”

  邢满满觉得好像也是,每次董妍都是一身正装出现的,很有精神,很精致。

  邢满满换好顾言给她准备的一身运动装,忙跑下楼吃火锅了。寿司也跟着她跑前跑后的,可欢快了。

  那边热火朝天和和气气的气氛,跟这边边冷玉书形成鲜明对比。

  冷玉书对邢满满感到好奇,丰盛的晚宴也索然无味,一盘牛排一直在盘子里戳了又戳,本来精致的摆盘已经乱糟糟的了。

  特助注意到她的状态,看见被她戳的乱七八糟的牛排,心中有些不快,作为一个主厨,做出来的佳肴被这么糟蹋,心里面是不会高兴的。

  纪小枝知道邢满满又去那个小房子了,所以还是挺轻松的,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吃了好些东西,还例外喝了一点红酒。

  寿司在一旁的毯子上趴着,一脸满足,邢满满吃完最后一块香菇,还有点没吃饱的感觉,但身体告诉她她其实已经饱了:“嗝——”

  “饱了吗?”顾言笑问。

  “七七八八吧,”邢满满说,“我回去了……”

  “好,路上小心。”顾言起身,“衣服在房间里。”

  邢满满独自上楼,在顾言房里换衣服的时候,忍不住打量了一下。简约的灰黑色系,干净整洁的衣柜,里面的衣服都被熨得平整。整个房间空旷静谧,虽然是酒店式房间,但也是度假的总统套房,邢满满四处走走看看,看到床头,床头有书,有台灯,还有……

  “这是高中……”邢满满拿起来,发现这是以前买雪糕的时候拍的那张。

  邢满满突然羞愧感爆棚,她的早就不知道扔到哪里去了!原来他还一直留着,邢满满心里又给顾言加了十分。

  再看到旁边的床,邢满满鬼使神差地躺了上去,哇,好舒服。

  “满满,满满?”顾言在外面叫她。

  可邢满满沉浸在舒服里,完全没听见。

  顾言开门进来,就看见床上凸起一团,邢满满还满床滚。顾言走过去,邢满满被吓了一跳:“你你你你你你干嘛?!”

  “怎么不敲门啊你?”

  “我敲过了,满满。”

  “哦哦,没听见,不好意思啊。”邢满满打算起身要走。可是顾言不想让。

  顾言半跪在床上,把邢满满圈在里面,本来清澈好听的嗓音有点沙哑:“满满,我不想让你走了。”

  邢满满听到这句话瞬间脸红的像个猴屁股,他他他他他他想干嘛?

  “你脸红更可爱了,怎么办,我舍不得。”

  “顾言……”邢满满咽了一口口水,声音都是颤抖的,软绵绵地拒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