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愿有一人可回首

第十五章 招猫逗狗是最好的青春

愿有一人可回首 兔子眼睛红红 2023 2019-10-05 18:39:49

  “喂,你这什么情况啊?”

  “嗯,我最近在练长跑,需要一点外界刺激,让我的潜力激发出来。”顾言一本正经地说。

  “那,那你继续,我不陪你玩了。”邢满满喘着粗气,打算挣脱顾言的手。

  可顾言不放,还迈着大长腿继续跑,可怜的邢满满被拉着直踉跄,好几次都差点直接被拖着走,每次这种时候顾言就减个速让她能跟上,以至于邢满满体力不支还跟着他跑了十几条街。

  “那可不行,那些人已经认识你了,我要是不带着你,你肯定麻烦大了。”

  “我,我可以跟他们解释,我跟你没关系。”

  “可是他们不会听得的,反正你现在已经跟我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了。”

  “你才是蚂蚱呢!”

  “哈哈,小蚂蚱,还是快点跑吧,他们又追上来了。”

  邢满满回头,那群小混混你扶着我,我搀着你,站都站不稳了,还不忘对他们放狠话:“你,你们……站住……”

  “你们……别追了……”邢满满回头劝他们。

  “不,不行,我们中学霸主……就是……不能……”

  “我真的跑不动了……”邢满满不管了,往顾言脚上一坐,被顾言拖着。

  顾言也只好停下,蹲着看她:“你不跑了?”

  “不跑了不跑了……”邢满满摆摆手,她觉得她嗓子都冒烟了。

  “那我先走了?”

  “那不行!”邢满满抱住顾言的腿,死活不放手。

  “被追上怎么办?”

  “我不管,都怪你,没事惹什么黑社会,我不管我不管,我要是被打死了你也别想跑!”邢满满觉得自己真的好蠢啊,想想就委屈,声音都带着哭腔。

  不一会儿那群小混混就围了上来,凶神恶煞。

  “跑?往哪儿跑?”

  “奶奶的,终于逮着你们了!”

  “累死老子了。”

  “让你知道我们中学霸主不是吃白饭的!”

  “臭小子,臭丫头,害老子腿都软了。”

  邢满满欲哭无泪,大哥,我腿也软了啊。

  “别跟他们废话,上!”一个马甲仔手一扬,其他的小混混就准备把包围中心的俩人揍一顿。

  “啊!啊!啊———”邢满满当即闭上眼大叫。

  过了好一会儿,预想的拳头没有落到绳身上,邢满满偷偷睁开一个眼缝。看见顾言在给他们发钱,那群小混混拿到钱就相互搀扶着走了。

  邢满满眼睛瞪老大,坐在地上不知所措。

  突然,一张十块钱递到她的面前,顾言蹲在她面前,笑得人畜无害。

  “喏,拿着买根雪糕吧。”

  邢满满居然还鬼使神差地拿了。

  顾言走了以后,旁边有个阿姨见邢满满坐在地上,手里还拿着十块钱,觉得她可怜,上去问她:“小妹妹,你家人呢?要送你去派出所吗?”

  邢满满这才回过神来,从地上爬起来跑掉了。

  “这孩子……”阿姨看着她一瘸一拐的背影,还挺惋惜。

  后来不知道第几个周的时候,邢满满上体育课,看到了顾言在国旗队练习升旗。她这才知道他们一个学校的,再后来,顾言就跟她做了邻居,邢满满当时就觉得自己受了十块钱的屈辱。

  对于顾言的后来的示好能怼回去就怼回去,日子一长邢满满怼人的功力飞涨,性子也越发的不好接近。

  正想着,邢满满突然看到一抹白色从草丛里窜动。不一会儿,寿司就露出了它的毛茸茸的脑袋,吐着舌头,飞奔到她怀里。

  “寿司?你在这里?”邢满满抱着它,有些惊喜:“你怎么来的?顾言也在?”

  “汪!”寿司朝她一叫,转身跑掉了,邢满满跟上去,想知道它要带她去哪里。

  寿司带她穿过一片森林,到达一座精致简雅的小洋楼前,小洋楼灯火通明,寿司从大门钻进去,边跑边叫:“汪!汪汪!”

  “寿司?”

  邢满满跟着它上了二楼,打开靠楼梯的一扇门,看见寿司在顾言怀里蹭,仿佛在求表扬。

  “满满,”顾言起身走到她面前,“在这里玩得怎么样?”

  “我们是团建,不是玩。再说了,你觉得你跟过来,我会感动吗?”邢满满虽然心里挺开心的,但是嘴上还是不想让顾言开心。

  “不敢。”顾言笑。

  “你怎么在这里,你没有自己的事情吗?而且这里租几天不便宜吧,我可不想欠你人情。”

  顾言只是笑着看她,他该不该告诉她这些钱对他来说只是九牛一毛呢?还是别说了吧,十多年前十块钱让她一直耿耿于怀,他可不敢再在她面前表现得自己不差钱。

  “为了你,倾家荡产也可以。”

  “我认为不然吧,你跟Eric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所以这些钱你也应该不看在眼里吧?”

  顾言面色有些尴尬,邢满满这是误会什么了?

  “今天Eric在打水仗的时候跑出来,”邢满满绕着顾言走,边走边分析:“我觉得他一定是想看看你顾言喜欢的女人是怎么样的,女人的自觉是很准的,对于他的敌意我也很敏感。”

  “满满,你想多了……”

  “我还没说完呢,我一早就在想为什么你一没身份二没钱,为什么Eric愿意为了你让我进WAIT X……”

  “而且你们在北美那么开放的地方生活了那么久……”

  “顾言,你说实话,你这次回来,到底是报复我,还是……报复我?”

  “我跟薛……Eric,没关系,我说过了,我回来,就是为了你,你不信吗?”顾言有些紧张,她这么胡思乱想会出事情的。

  “我当然不信了。”邢满满朝他翻了一个白眼,她觉得看他紧张还挺好玩的。

  “这么多年,你什么心情,我就什么心情,你没有对别人动过心,我亦没有对别人动过心。”

  “谁说我没有对别人动过心?我……我……”邢满满想胡乱绉一个名字,可是发现自己起名无能。

  顾言看她结巴,也顿时心情愉悦,伸手拉着她的手腕,让她坐在主位。顾言手臂撑在桌上,把邢满满牢牢地圈在里面。

  “你干什么……”邢满满被他看的不自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