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愿有一人可回首

第八章 中秋节快乐(下)

愿有一人可回首 兔子眼睛红红 3009 2019-09-18 22:49:39

  顾言家是独栋小别墅,楼下自带一个花园。晚上的时候两家人在花园里支起了烧烤架,还有各种月饼,一仰头,不被高楼遮挡的天空一览无余,圆圆的月亮挂在天上。

  “虽说十五的月亮十六圆,但是中秋当天赏月才是美事啊。”顾爸爸边吃着他最喜欢的蛋黄月饼,边感慨。

  “更何况,我们两家人又聚在一起了,一个都没少和和美美的。”林苹借机说,不免撮合之意。李俞芬没说什么,邢爸爸倒是频频点头。

  邢满满看了顾言一眼,没有说话,拿了一个刚烤好不久的大闸蟹啃起来。顾言坐在邢满满旁边,把蟹肉都小心地刮到一个碗里,顾言先是递给了林苹,林苹忙示意他先给邢满满。

  邢满满手里拿着一个,嘴巴也不空,含含糊糊地说:“林阿姨你吃呀。”

  “我来给阿姨剥,满满你吃你的啊。”顾爸爸很有眼力见地拿了一个大闸蟹开始剥。邢爸爸也罕见的开始给满满妈妈剥大闸蟹,满满妈妈本来还有一点不好意思,但是在邢爸爸百般催促下还是张嘴吃了。

  邢满满被这种和谐的气氛搞得怪不好意思的,突然,一勺蟹肉就伸了过来。邢满满本来想自己拿着吃,但是发现自己手上满是油,便说:“你自己吃吧。”

  “嗯,你这样很多肉都浪费掉了,还是吃我弄好的吧。”顾言把她手里的螃蟹拿走,把小碗放在她面前,又取了两张纸简单给她擦了一下手。

  邢满满白了他一眼,敢情是心疼大闸蟹呢?

  不过邢满满看着眼前这么多蟹肉,还是有点疑惑,一只大闸蟹有这么多肉吗?

  吃了一会儿,邢满满偏头可怜巴巴地说:“我还是喜欢自己啃,这个还你。”

  邢满满又拿了一个大闸蟹自顾自地啃起来,顾言看着面前的小碗,有点哭笑不得。

  月饼也吃了,螃蟹也吃了,月也赏了。这大概是最完美的一个中秋吧。在北美完全没有中秋的气氛,只有林苹做的手工月饼有一丝节日气氛。回国了,有邢满满一家,有欢笑,有美食,这就是顾言想了十二年的中秋。

  顾言越发觉得回来这个决定真的是太正确了,有邢满满的地方总是让他觉得他不用逞强,不用完美,不用步步为营,只是个普通的少年就好了。

  “顾言,收凳子啊,愣着做什么?”邢满满见他愣着,出声提醒。

  顾言回过神,灿然一笑:“好。”

  邢满满不免腹辩,笑这么好看要勾引谁啊!

  今天邢满满一家在顾言家睡下,邢父邢母顾父顾母睡一楼,邢满满顾言睡二楼。

  欧式复古的房间构造,还有全新的丝质睡衣,林苹带邢满满过来的时候说特意为她准备的。知道早晚有一天,满满是要到她家来睡的。

  邢满满在浴室洗澡,顾言以为她在房间。开了门进去之后才听到水声。

  “哇,谁啊!”邢满满瞬间像被踩了尾巴的兔子。

  “满满你在里面?”顾言倒觉得没什么。

  “你,你先出去!”

  “你放心,这条帘子不透,我完全看不里面。”顾言不紧不慢地说,但没有一点要走的意思。

  “那你也先出去!”

  “我有话想跟你说,我这个时候出去了,怕是今天没有办法跟你说了。”顾言轻声说,像是说给她听,又像是自言自语。

  “那你说,说完快走!”邢满满裹着身子气急败坏,她怎么知道这帘子透不透,万一透呢,她现在一点安全感都没有。

  “之前你说一个月后给我半小时解释。”顾言说,“可以现在说吗?”

  “……反正什么时候说重要吗?”邢满满反而冷静下来,冷哼一声,语气也骤然降温。

  顾言听她这样说,心里一疼,还是不紧不慢地解释:“高中那次的离开,是突如其来的,我课上直接被叫走了……”

  时间切换到十二年前

  上课上的好好的,班主任突然来到班上,急急忙忙叫着顾言就走了,当时全班都很好奇。邢满满也好奇,但是没有很在意,谁知道这一不见就是十二年,邢满满好后悔,当初要是她跟上去了,会不会至少知道一些实情,不会完全什么都不知道,怪也没得怪,也不知道人家什么时候回来,就这样虚度了十二年光阴。

  “当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们家已经被搬空,大包小包被我妈妈带着,有一位自称我爸爸的朋友的人带我和妈妈上了飞机,我爸不知所踪,很久以后我才知道我爸被对手陷害,对方联合政府人员,让他陷入命案,所有证据都指向他。三年后调查清楚,我爸来北美找我们,但是国内还是被各种监视,我们无法回国,也无法联系国内。国内的联系人也会收到牵连,就这样一晃就过了十二年。”

  “那现在呢?又为什么回来?不怕了吗?”

  “现在我爸退休,也不足以造成威胁,更何况对方那人前段时间查出癌症晚期,也没有精力再管我们。”

  “额……”本来很感伤的一件事情,邢满满听到癌症晚期还是差点笑出声来。

  “我本以为,看见我回来,你会高兴多于埋怨。”顾言继续说。

  “我也没有埋怨……你……”邢满满急着说出口,又哑然失语。是啊,她一直就在怪他,想的就是不管什么原因,她一定不要原谅他。

  她自己到底怎么想的呢?邢满满心里两个小人疯狂打架。

  白小人说:“顾言已经很可怜了,他这么久也很难过啊。”

  黑小人说:“不管怎么样,他还是把我丢下了十多年。我凭什么这么轻易原谅他!”

  “可是,他这么多年也洁身自好,没有忘记我,我也不用太咄咄逼人吧。”

  “你是不是傻?十二年说翻篇就翻篇那也太便宜他了,说明原因就可以免罪吗?不管怎么样,还是不能随随便便原谅他,万一他以后知道我这么好忽悠,又来个十二年怎么办!”

  邢满满打定主意,对,绝对不这么轻易就妥协!

  “你说完了吗?”邢满满语气生硬,仿佛刚才他的陈述就是读了一篇课文:“说完了可以走了吧?我很冷诶。”

  “那我再去给你拿条毯子。”顾言知道她的脾气,也不恼,转身出去了。

  邢满满心里挺不是滋味的,是不是太伤人了?

  洗完了走出去,一个身影把她整个笼罩着,肩上被搭了一条薄毯。

  “刚出院,别又感冒了。”顾言说。

  “知道了……”邢满满揉揉鼻子,小声回答。

  邢满满不会拒绝顾言的好,这是他应该给的,给够了,邢满满就原谅他,跟他在一起,永远在一起。

  回到房间,邢满满撒欢一样扑到床上:“好软好舒服哦~”

  “你一直就爱睡软的,其实对颈椎不好。”

  “爱睡就爱睡,好不好另说。”邢满满回头怼他。

  “反正人生苦短,一身病痛也无所谓,遍体鳞伤也无所谓,化成泡影也无所谓,你爱了最重要是吗?Ariel?”顾言坐在她床边,笑着看她。

  “是啊,我就是这样的人,我的一生有没有功成名就都无所谓,赚多少钱也无所谓,有没有出息无所谓,只要有爱情就好了。”邢满满在床上滚了半圈,可以直接面向床幔顶部。

  “你还记得啊?”邢满满问。

  “当然记得,”顾言把玩她的发梢,因为头发比较长,所以邢满满都没有感觉到:“国外的十二年能干些什么呢?很多回忆没法忘记的就要一遍一遍地想啊,谁让在那边遇到的人一个都不喜欢。”

  “哦?北美那边都是超好看的外国妹吧,长得又好看,发育又好,有男人会不喜欢吗?”

  “是男人有了一个爱她入骨的人之后,再看其他女人都是索然无味。”

  “年纪轻轻就说什么爱她入骨。十几岁的孩子懂什么?”

  “小美人鱼十五岁就懂了。”

  “那也只是小美人鱼而已。”

  “那为什么王子不能懂呢?”

  “王子就是瞎,被别人骗一骗就跟着走了。”

  “那为什么小美人鱼愿意为王子变成泡沫呢?”

  “……”邢满满眼一闭,“小美人鱼也瞎。”

  “那他们俩还挺配的。”

  邢满满心里想,配什么配,都是傻瓜,不然能成悲剧吗?还不是因为爱了不该爱的人!

  “你不睡觉吗?”邢满满转移话题。

  “睡不着。”

  “你在这儿我也睡不着。”

  十分钟后,邢满满睡得死沉死沉的,一只脚还搭在顾言手臂上。

  顾言听她呼吸均匀,知道她睡着了,便小心地移开她的腿,温柔地将她身体摆正。邢满满感觉到有人动她,稍稍挣扎一番又不动了。顾言轻笑,看着邢满满可爱的睡颜,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指戳了戳她的脸。

  给她盖好被子,顾言轻轻摸了摸邢满满的头发,轻声说:“满满,中秋快乐。”

  睡梦中,邢满满绽出一个大大的笑,嘴巴吧唧吧唧动了几下,顾言,中秋快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