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愿有一人可回首

第七章 中秋节快乐(中)

愿有一人可回首 兔子眼睛红红 3184 2019-09-18 00:32:53

  顾言一行人驾车回家,邢满满和后座和寿司玩,邢满满现在是越来越喜欢寿司了,把寿司的毛都快摸掉一半。

  到了顾言家小区楼下,邢满满又牵着寿司跳下车:“顾言,你们家在哪栋啊,感觉这片还不错的样子。”

  雅致气派的小区大门,郁郁葱葱的小区绿化,一条笔直的蓝花楹大道,树下是带着小蓬的椅子,时不时有一两个牵着宠物的老人走过。这边的住宅都是独栋别墅,用红砖砌成,入眼一片白橙色,更有石青色嵌入,别具一格。

  “这边环境幽静,我妈妈很喜欢。”

  “我也挺喜欢的。”邢满满顺口一说,但马上又意识不对,她为什么要喜欢啊!于是邢满满马上脑筋一转,欲盖弥彰:“你看这地砖,这材质,这纹理,多好看。再看这树,树皮饱含沧桑,枝繁叶茂。再来看看这栋楼……”

  一路上邢满满就叽叽喳喳个不停,顾言一直一脸老父亲笑看着她,时不时给她指个方向。

  走到顾言家门口,邢满满却迟疑了,那么久不见林阿姨,该说些什么好呢?该怎么打招呼呢?

  正想着,门开了,出来一人提着袋垃圾。看见门外的两人,也愣了一下。

  “妈?”邢满满眼睛瞪的老大,“你……你怎么……”

  “怎么?不认识亲妈了?”李俞芬瞪她一眼。

  “是满满到了吗?”里面传来林阿姨的声音,这么久了,还是很柔软很好听。

  “妈,你也来林阿姨家过中秋啊,那爸是不是也来了?你们俩居然先我一步,我先去跟林阿姨聊天啦~”邢满满对着李俞芬挤眉弄眼一番,便欢快地跑进屋:“林阿姨~中秋快乐!”

  “满满,中秋快乐。”林苹伸手拉住邢满满,满脸笑容:“让阿姨好好看看你……比以前更漂亮了。”

  “没有啦……”

  门外顾言上前问好:“阿姨好。”李俞芬丢了垃圾,转过身来也没理顾言。

  顾言似乎早就料到了,跟寿司对视一眼,进屋了。

  中午林苹和李俞芬做了一大桌子菜,几乎都是邢满满爱吃的,虽然邢满满也没几个不爱吃的菜,但是两方家长都是把邢满满当宝一样地照顾。

  “满满吃这个呀,你最爱吃的盐焗鸡翅。”林苹夹了一块鸡翅到邢满满碗里。

  “满满,尝尝这个腰花。”李俞芬也不甘示弱。

  “好,好。”邢满满还不知一场明争暗斗逐渐展开,来一个她吃一个还吃得挺欢。

  “满满还有这个。”

  “吃点这个吧,可好吃了。”

  “这个,这个……”

  不一会儿,邢满满碗里就堆成了小山,本来她的碗比所有人都要大一些,这下更是多得要溢出来了。

  顾言见状,把碗往她的碗旁边挪过去,邢满满边吃又边夹一些在顾言碗里。而两个妈妈见她碗里确实装不下就不再给她夹了,俩人又和和气气地唠起嗑来,像刚刚争斗的人不是她们一样。

  一顿饭就差点把邢满满撑死,不过不得不说:“林阿姨做饭真的是太好吃了,能天天吃就好了……”

  “老邢,过来洗碗。”李俞芬喊一声,邢爸爸就叫着顾父一起过来了。两个爸爸洗碗,两个妈妈就过来聊天,邢满满和顾言大眼瞪小眼,合着他们玩得挺好,被晾在一边的是他们?

  “满满,你要去我书房看看吗?”顾言突然说。

  “行吧。”邢满满本来在玩游戏,随口答应,顾言就拉着她的袖子带她上了二楼。邢满满一路上都没有看路,任顾言拉着。两个妈妈见状,兴趣盎然地跟了两步,看着两人上了楼,心里别提多高兴。

  二楼转角,走廊尽头是书房,尽头的墙壁上也做成书柜,摆放着好看精致的藏书和部分书信,中间开了一扇窗,可以看到窗外的翠绿的树枝。不得不说,邢满满被这别出心裁的设计惊艳到了,她迫不及待想看看书房里面。

  顾言打开书房,欧式风格复古又精致,中间是一张弧形实木书桌,有一面墙全是书,两边搭了楼梯,还可以爬上去坐在楼梯阶梯上看书。书墙对面一角是一个画架,周围摆着放置颜料的台子,一个画篓里面放着几卷卷起来的画,画架上那副,是有着邢满满影子的一个女孩,更稚嫩,更无忧无虑。

  实木桌上是一本翻开的书,和几封信。旁边是一张又大又软又有设计感的单人沙发

  邢满满觉得这简直就是她的梦中仙境,很早很早以前,她跟顾言说过,想要一个自己的书房,书房很大,要满墙都是书,还要有一个大沙发。她可以在这里看一整天的书,还可以写属于自己的文章。

  邢满满走到书墙前,发现显眼处都是她高中时比较喜欢的一类文学。到这种程度,邢满满还看不出来顾言的用心她就是傻子。但是又怎么样呢?她已经不是当初那个情窦初开的小女孩了,她虽然还是很容易感动,但也可以冷漠无情冷血不再冲动。

  “这本书你也有?”邢满满抽出一本很久的民间杂论。

  “无意间碰到的。”顾言轻描淡写地说。

  “我看一会儿。”

  “好。”邢满满坐在地上,顾言坐在一边的楼梯上,她看书,他看她。

  林慕余的花店里

  林慕余一直在等着秦洛洛,今天没开店,林慕余只是在店里喝酒。

  秦洛洛依然穿着洛可可式的欧式华服,配了一个繁复的装饰小包,在花店门口探头探脑的。林慕余透过破璃窗看她,哑然失笑,起身打开门,一把将她拉入怀里,带进店里,关店门,一气呵成。

  “慕,慕余哥哥?”秦洛洛被突如其来的拥抱吓一跳,脸也突然爆红,今天的慕余哥哥有点不一样。

  “洛洛,谢谢你。”林慕余在秦洛洛额头上轻轻一吻,“谢谢你来陪我。”

  “没关系啦,我待在家里也挺无聊的。”秦洛洛眨巴着大眼睛,看着他。

  “我说了,要带你去一个地方吧。”林慕余笑,“我们现在就去。”

  林慕余带秦洛洛到了A市的一片墓地,林慕余面前的墓碑上是一个温和的女子,眉眼和林慕余有几分相似。碑上面写着:“林慕余之母舒一晨之墓。”

  “这是……慕余哥哥的母亲?”

  “嗯。”林慕余揉揉她的头发,“以前都是满满陪我来祭奠了我妈然后去她们家过中秋。”

  秦洛洛一听到邢满满,脸色又不好看了,这个女人还真是阴魂不散!

  “妈,今年我把您的真儿媳妇带来啦!”林慕余把秦洛洛揽到怀里,“她叫秦洛洛,是不是很可爱?洛洛不仅可爱,而且善解人意,对我也很好,对满满也很好。今年满满跟她心上人回家过中秋了,我本来是一个人过,可是洛洛还是来陪我了,我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想带她来见见您。”

  “您以前就觉得满满咋咋呼呼的,洛洛就很温柔,最主要的是我跟满满只是朋友,洛洛才是我最爱的人。我在这里跟您发誓,我一定会好好对她,这辈子都只爱她,不离不弃。”说这些话的时候,林慕余一直看着秦洛洛。秦洛洛心情有些复杂,她很感动,但是也没想到林慕余会带她来墓地,原来慕余哥哥的妈妈已经……

  祭奠完林慕余的母亲,秦洛洛回去的路上有些沉默,林慕余不免担心,他也不知道他这么做对不对:“洛洛,你没事吧?”

  秦洛洛摇摇头,还是想说点什么来缓解气氛:“没事,慕余哥哥,你刚才说邢满满是跟她心上人回去了?邢满满不是很烦很讨厌那个人吗?”

  林慕余有点失望,秦洛洛看上去不对劲,但是也没有跟他说,只是提了邢满满来转移话题。

  “满满她一点也不讨厌顾言,”林慕余说,“她一直爱着他,并且等了他十二年,尽管在别人眼里顾言很不负责任,顾言不靠谱,她也容不得别人说他一句不好。他们之前的所有回忆都是她一人之力保存下来,日夜复习。”

  “满满她,是爱得太深了啊。”

  时间过得很快,书房的光线也渐渐暗下来,顾言看邢满满还对那些书恋恋不舍,便起身去开灯。

  开完灯,顾言索性就坐在邢满满对面,换了画架上的纸,开始画眼前的她。以前他都是凭着记忆画初高中的她,画了十多年。

  她好像是长得有一点不一样了,面容越发精致,也会打扮了,以前虽然也是长发,但是像个假小子一样,老是流里流气地走路,脑后的辫子也跟着甩来甩去的。嗯,他以前可喜欢看了。

  邢满满看了良久抬头,发现顾言在画她,顿时好奇心爆棚:“你在画我?我看看?”

  顾言玩心一起,整个人趴在画架上,懒懒地说:“不给。”

  本来邢满满离画架也近,顾言一趴上去,脸靠邢满满的脸咫尺距离,这突如其来的挑逗,让邢满满一时不知作何反应。

  “诶~~?”不知何时两位妈妈推开了书房门,看见两个小家伙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场面十分暧昧。顿时觉得自己来得不是时候,忙把门拉上,走掉了。

  “诶,喂?”邢满满知道自家亲妈又在脑补了,忙跟着追出去。

  顾言看着她慌张的背影,唇角逐渐勾起,把身子支起来,画纸上一个认真看书的女生精致而美好。

  把画架归位,顾言也下楼去了,从走廊尽头中间的窗户,可以看见墨蓝的夜空,和叶片上粼粼的月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