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愿有一人可回首

第五章 董城醉酒

愿有一人可回首 兔子眼睛红红 3222 2019-09-09 23:24:29

  看他这个样子,酒吧老板也很是头疼,这里欢声笑语,小董少爷却心情低落,待会儿他要是发起火来,得罪客人也不好,得罪小董少爷更是想都不敢想。

  老板想来想去,也只有邢满满能帮上忙了,于是赶紧到一旁去打电话了。

  邢满满正洗漱好,躺在床上研究着文件,时尚界果然不好混啊,她真的能在WAIT X站稳脚跟吗?她是不是有点太不自量力了,别人说她可以她就可以吗,脑门一热就入职了,今后可怎么办啊!

  手机铃声响起,邢满满闭着眼睛接起来:“喂……”

  “喂,是小邢吗?”

  “陈哥?什么事?”

  “额,现在还没休息吧?能麻烦你来店里一趟吗,急事……”

  邢满满套了件外套就出去了,九月的晚风开始冷凉,不经意就灌进邢满满的脖子。栗色的发丝被风吹乱,不施粉黛,反而让人移不开眼。

  邢满满离开不久,顾言就拿着一杯温牛奶敲邢满满的门,每次她都会很快开门,一口闷了,然后很快关门。这次一直没有动静,顾言猜想她是工作累了睡着了,也猜她出去了,但从阳台那边看,灯还亮着,想必是出去觅食了吧。

  骑着脚踏车,不一会儿就到了她之前工作的酒吧,一进门就看见各种玻璃器皿中趴着的董城。红的,蓝的,黄的灯光折射出不同角度,有些打在董城脸上,像是个身上光芒未散尽的遗落凡间的天使。

  “董城?一个人?喝这么多干嘛?”邢满满眉头一皱,上去拉他起来,可以感觉到他已经意识不清了,邢满满都有些拉不动。

  董城费力地睁了睁眼皮,眼前的人很模糊,但这个轮廓他也觉得很喜欢:“满满……?”

  “嗯,是我。你怎么了喝这么多?”邢满满看他还有意识,稍微松了口气,试着拉他起来,可董城不起来,反而开心地一笑,长臂一拉抱着邢满满的腰撒娇。

  “满满,我好开心哦,终于又看到你了,你为什么不去花店,也不来学校,甚至连工作都辞了,你是在躲我吗?”董城一边抱着,一边喃喃,邢满满并不是听得很清楚。

  “喂,董城,你先放开我,喂?”邢满满突然有点后悔过来了,但是他只是个十七岁的孩子,把他扔在这边也不好。邢满满啊邢满满,你什么时候能改掉这个圣母毛病!

  这时酒吧老板也过来了,邢满满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赶紧叫住他:“陈哥陈哥,这,这怎么办呀?要不你找个地方让他睡下?”

  “小邢,我们可不敢随便找个地方让小董少爷睡啊,而且他要找你,还是你带走吧?”老板虽然是商量的语气,但话里话外也是绝对不插这个手的意思了。

  “陈哥,你不是这么坑我的吧?”

  “我真的很抱歉,也是真的不能帮你,小邢,你,你看着办啊,看着办。”老板敷衍两句,就推脱着走了。邢满满站在原地有点怀疑人生,这,这叫什么事儿啊?

  还好明天休假,不然这么晚了,我非把你丢在这儿不可!邢满满看着腰间毛茸茸的脑袋,这样想着。不过想归想,还是得找个地方把他安置好才是啊。

  好不容易把董城拖出来,邢满满实在没力气了。想想谁能帮忙……对了,林慕余。邢满满掏出手机给林慕余打电话。

  这边林慕余家里

  秦洛洛穿着蕾丝的宫廷公主睡裙,海藻般的长卷发随意垂在脑后,坐在林慕余床头玩游戏,林慕余在浴室洗澡。

  手机振动,秦洛洛随手一接:“谁啊?”

  “你谁啊?”

  秦洛洛听着是个女声,还有点像邢满满那个坏女人,把手机拿下来又确认了一遍,语气瞬间就变了:“邢满满,你果然大晚上又跟我慕余哥哥打电话了,你过分,你真的最讨厌了!”

  吼完秦洛洛就挂了,邢满满看着被挂断的手机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果然,得罪谁也不要得罪这个小公主谁知道关键时候人家能起多大用呢?以后她邢满满一定吸取教训,当祖宗把这位小公主供起来。

  邢满满实在拖不动了,只好想法把董城弄醒。

  第一招,打脸,可是都快拍肿了也不见他醒。

  第二招,掀眼皮,弄得董城不舒服了,一挥手还把邢满满挥到地上去了。

  第三招,捏鼻子,跟第二招一样的下场。

  第四招,泼水,一瓶矿泉水把董城头发和脸还有领口都浸湿了,这模样看起来又禁欲又有点小可怜,邢满满心里顿时就升起一股罪恶感,要不,要不还是别折腾他了。

  找个地方让董城坐下,然后她在他旁边看附近哪里有旅馆,可是一路看下来,这些旅馆也太贵了吧,她可不想花这个钱,想来想去,还是只有带回家。

  终于折腾到家了,已经快十二点半了。邢满满掏出钥匙开门,很快,身后的门就开了,顾言走出来,手里拿着一杯温牛奶,走到她面前:“喝了。”

  这次邢满满喝得很慢,因为她之前太累了,没法一口闷,这次她就觉得这杯牛奶也太多了吧,喝都喝不完的样子。

  “又是他?”

  “嗯?”邢满满愣了一下才意识到顾言说的是董城,“哦!他喝醉了,然后老板说的是一直在叫我名字,就给我打电话了,你不知道,他真的重死了,看着没二两肉。”

  “为什么他叫你名字,你们很熟吗?”顾言接过邢满满喝完的杯子,看着她嘴巴上的白沫,想生气又生不起来,语气硬硬的。

  “干嘛跟你说?”邢满满翻了个白眼,就要进屋。

  “你想干嘛?不准带他进去!”顾言拉住董城的另一只手,一个不稳,董城就摔到地上,磕到了胳膊肘,迷迷糊糊中,脸都皱起来了。

  “你干嘛?!”邢满满心里顿时罪恶感爆棚,这样对一个昏迷的小孩子是不是太过分了。忙去拉董城起来,自己被顾言拉着手臂又被拎起来:“邢满满,不许拉他。”

  “顾言你凭什么命令我啊?我跟他不熟我跟你熟吗?”

  “你居然拿我跟他比?”顾言语气中充满不可置信,一副很受伤的表情:“把我给你喝的牛奶吐出来!”

  “???”邢满满瞪圆了眼,顾言也瞪着她,良久,邢满满吐出两个字:“幼稚!”

  “要收留他也不要把他放你家,放我这边吧。”顾言终于不再僵持,把董城接过去,可邢满满还是不太放心:“你不会……虐待他吧?”

  收到顾言警告眼神一枚后,邢满满满脸谄媚,溜进家门:“你处理,你处理。”

  半夜三点,邢满满被一阵冷意弄醒,没来由的,整个身体像落进冰窖一样,止不住地颤抖,全身又冷又没有力气。

  邢满满强撑着坐起来,看了一眼时间:“怎么会……这么冷……”一摸额头,却又滚烫,看来是重感冒了,邢满满想。她不怎么生病,但每次生病都特别严重,每次生病就像要死掉了一样。

  邢满满用被子裹着身子,起床煮了开水,又在衣柜里又抱出一床更厚的被子,整个人比粽子还粽子。

  “终于好点了……”邢满满摸了摸还是灼热的额头,但至少没抖得那么厉害了。

  裹在特别厚的被子里,邢满满惹极了也不敢松一点,困意袭来,她就沉沉地睡去。

  第二天早上,董城觉得脸上湿漉漉的,朦胧中睁眼看见一个长嘴,一个大粉舌头……

  “啊啊啊!”董城顿时清醒了,想往后退,但是发现退无可退。

  寿司好像知道自己吓到他了,特别开心,吐着舌头摇着尾巴朝顾言跑去,像邀功一样。

  董城摇摇剧痛的头看着眼前的人,努力回想昨晚上的事。好像见到满满了,脸有点疼,然后,好像手臂也疼。

  “满满的男朋友!”董城恍然大悟,指着顾言大叫。

  “暂时不是。”不过早晚都是,顾言自顾自地喝了口红茶:“醒了就快走吧,寿司,送客。”

  寿司一听到叫它,吐着舌头就围着董城转,虽然它萌萌的外表没有任何威胁力,但还是很尽职尽责的。

  “喂,你这人,我好歹也是满满的朋友,你就不能爱屋及乌,对她的朋友也好点吗?”

  “谁准你叫她满满了?谁说你是她朋友了?她昨天把你拖回来的时候说跟你不熟。”

  “我……我……虽然我们没说过几次话,但是……”

  “我不想听,你走吧。”

  董城见对方完全不待见自己的样子,也不想多待,“哼”了一声就开门走了。

  董城知道邢满满住这附近,索性没离开,可是今天周六,她也不会出门吧,算了,等等吧。

  顾言等董城走了许久,把早餐做好,就去敲邢满满的门。好久,邢满满才开门,她背着两床大被子,面色憔悴。

  顾言脸色一下就难看了,伸手护住她,把她扶了进去。

  坐在沙发上,邢满满被两床大被子裹着,顾言骨节分明带着玉一样的微凉的手附上她的额头,脸色更加难看。

  “你这是怎么弄的?”

  “每年入秋都会有一次的,没什么大不了的,睡两天就好了。”邢满满没力气去阻止顾言的肢体接触,反而贪恋那一丝凉意,往他手上蹭了蹭。

  顾言感受到她的示好,心里愉悦,语气也变得软软的:“再烧都烧糊涂了,穿衣服我带你去医院。”

  “我不想离开被子。”邢满满躲开他的手,赌气又像是撒娇:“你不要管我了,我自己会好的。去医院反而没有抗体,下次还得去,你想让我挣的钱全交了医药费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