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愿有一人可回首

第四章 小美人鱼的故事

愿有一人可回首 兔子眼睛红红 3013 2019-09-07 22:31:09

  接下来的一个周除了工作以外,顾言就借着照顾她的由头在邢满满身边转个不停,虽然在他不在的十二个年头里她每天都在想,想他的温度,想他故作嫌弃的表情,想他手把手教她数学题的样子,想他为她打架的场景,想他,想他……总是想他。

  但是为什么这次回来,变得异常粘人,甚至轻佻、直接,落差太大,原谅她想当个乌龟先缩一阵子。

  去WAIT X报到的时候,邢满满拿到一个盒子,里面是相关的文件和以往的杂志,她要负责最近的一个探讨科技和护肤技术的结合发展板块,是一个专业性较强的内容,但是时间充裕,相对冷门。邢满满看到这个内容还挺高兴的,因为她就是需要时间调整,以前懒懒散散的就算了,这次可是个千载,不,万载难逢的机会呀。

  盒子里还有一些日常用具,便利贴,签字笔什么的,还有一个精致的亚克力工牌,邢满满从来没有过自己的工牌,小心翼翼地拿出来,内心狂喜但也没有表现的太夸张:“好好看啊……”

  “咦?Ariel?”邢满满看到工牌上的英文名,WAIT X是外企,所以每一个人都应该有英文名没错,但是为什么……

  十三年前

  上课铃响,这是高一的第一节英语课,新来的英语老师特别漂亮,声音也很甜,她跟大家打完招呼以后,第一件事就是问大家有没有英文名。

  “没~有~”当时班上大部分人都不把这件事放心上,心不在焉的回答没有,只有很小一部分人说有,但因为是很小一部分,所以直接被淹没了。

  英语老师也不生气,只是甜甜的说:“以后上课我们大家都要用英语进行一些对话练习,所以今天给大家布置一个任务好不好?”

  “好~”

  “很好,那么下一节课的时候我希望大家都要有自己的英文名哦,要是没有的话,老师可要给你们硬安一个啦,OK,class beginning.”

  放学之后,邢满满全然把这事忘了,要跟习珍跑去玩游戏,习珍是邢满满高中认识的第一个好朋友,人家倒是安安分分的,初中都不会晚回家的那种,现在完全就被邢满满带着跑了。

  “邢满满,带上我啊~”那时候林慕余跟邢满满关系一般,但是由于游戏的关系,还是能玩到一起,林慕余再拉上顾言,四个人朝游戏厅去了。

  把零花钱花光之后,邢满满才心满意足地要回家,这个时候天都黑了,习珍早就走了,林慕余还在最后一场恶战,杀得难解难分。顾言很难得地坐在旁边看的起劲。

  邢满满看他这个样子,内心狂笑,戳了顾言一下,问:“怎么?你想玩吗?”

  “我没有。”

  “想就想吧,还藏着掖着。”邢满满翻了一个白眼,溜达到旁边去了,顾言看着她流里流气的背影,脸有点泛红。

  邢满满溜达了一圈,看到店里新来的娃娃机,整个人都要跳起来了:“林慕余林慕余快过来,快快快快快……”

  “你想干嘛?”人是过来了,但是顾言。

  “你有钱吗?”邢满满倒不管是谁,一个“八齿笑”就露出来了,眼睛还不断挣扎示意,手上蠢蠢欲动。

  “这种娃娃机很坑的,我劝你还是不要抓了。”顾言一本正经地说。

  “顾言,我是找你借钱,只是借钱本身这个事,懂吗?你管我用来干什么,又不是不还你,况且……”邢满满嘴一撇,声音低下来:“我不是想玩娃娃机,我只是看到了特别想抓的娃娃。”

  因为这句话,顾言花了一个月的零用钱,给邢满满抓了一个小美人鱼。回去的路上,顾言问她,为什么这么喜欢小美人鱼,邢满满说:“因为她很勇敢,很执着,为了爱情,变成泡沫也在所不惜,我也是这样的。而一个人只有心中有爱了,她什么时候都是强大的,都是发着光的,哪怕最后遍体鳞伤,甚至化为虚无,又有什么关系呢?人只是活着才没有意思呢!”

  顾言当时并没有多认同邢满满的观点,他只知道,她说那些话的时候也闪着光。

  “迪士尼动画里小美人鱼叫Ariel,你英文名不如就叫Ariel吧。”顾言提议。

  “你怎么下课了还想着任务呀,顾言,你真的是个木头桩子。”

  “我好心提醒你有这个任务诶。”

  “知道啦,谢谢你,拜拜~”邢满满超级敷衍的说出这三句话,跑回家了,顾言又露出一脸嫌弃的表情,早知道不多管闲事了。

  回忆完毕,邢满满呼出一口气,假装不在意:“说不定只是巧合吧,难道人事是个迪士尼迷?”

  可是怎么顾言一回来,这个工作就找上门来,而且这个名字安的也太准了吧。冥冥之中,邢满满觉得这之间有这不可忽视的关系,可是再去想又越想越合理。被自己说服之后,邢满满就开始工作起来。

  因为顾言的威胁,林慕余也当什么事也没发生,也不再准备邢满满的一日三餐。最开心的还是秦洛洛了,连着一周到店里,都只能看到帅气的男朋友坐在各种花束中间,穿着围裙,修剪着花枝,像画里走出来的人儿一般,果然……果然!没有碍眼的邢满满真的是太好了!

  秦洛洛自顾自地冒着粉色泡泡,好一会儿,才整理整理裙摆,优雅地走进去:“慕……”

  “林!慕!余!”下一秒邢满满就从秦洛洛背后冲出来,“你还是不是我兄弟,你是想让我被那家伙缠死吗?”

  “邢!满!满!”秦洛洛,完美的笑容再也不能保持了,两步冲上前去拉着邢满满的衣袖就喊:“我慕余哥哥才是要被你缠死了!既然你有了新欢,你就不要总是来找慕余哥哥了,我真的真的警告你,你这样跟绿茶没什么区别。”

  秦洛洛骂了两句反而消气了,粉嫩的手指头点着脸颊,绽出一个可爱狡黠的笑:“不,还是有点区别的,有的绿茶是新鲜的,有的已经是陈年老茶了。”

  林慕余放下剪刀,揉了揉眉头,把秦洛洛拉到身后,温柔地嘱咐了一句:“洛洛,可爱的女孩子不许这么说话。”

  秦洛洛知道林慕余没有怪她,得意的吐吐舌头不说话了,开始把玩起林慕余的头发和围裙带子。

  邢满满早已司空见惯了,但是她真的想不通,林慕余知道他们之前的事,也知道顾言回来了,居然一点也不帮着她,至少,至少也该去跟顾言谈谈。

  或者,打他一顿!

  林慕余要是知道邢满满有这个想法,估计也很无奈了,毕竟他跟顾言已经喝过酒了,女孩子的友谊是拉拉手上厕所,男孩子不过也是喝喝酒唠唠嗑。

  不过暂时还是别让邢满满知道吧……

  “我的大小姐啊,这顾言这么大个人我总不能把他绑起来,或者天天堵着门不让他出来吧?”林慕余拉着邢满满坐下,好声好气地招呼着:“而且,你不是这么多年都在等他吗?他回来了,你怎么还不想见他了?”

  “呵,谁等他了?我只是要一个解释,我只是想看看他到底有什么原因能让他……”

  “抛妻弃子。”秦洛洛冷不丁在后面接一句。

  “秦洛洛,你想干嘛呀?”邢满满气不过,这小丫头怎么净给人添堵呢!

  “我想你不要缠着我家慕余哥哥。”秦洛洛边把玩围裙带子,边噘这着个小嘴,嘟嘟囔囔地说。

  “行,我等你不在的时候,夜深人静的时候再来找你慕余哥哥诉、衷、肠~”

  “邢满满,你,你,你不知羞!你……”秦洛洛气的直跺脚,但没受过什么委屈的她一时也不知道如何回嘴,更何况林慕余还在身边。

  邢满满一边做鬼脸一边跑掉了,还别说,秦洛洛还真挺好玩的,看到她气鼓鼓的样子,心情都好多了。也罢,不就是个高中同学吗?有什么搞不定的。

  又是一周周五,董城像往常一样早早等在酒吧,不一样的是他周围不再围着那么多人,他就趴在吧台上,好看的眼睛左转右转,好像在找什么。

  等他喝了一杯又一杯昂贵的酒之后,酒吧老板终于迎了上去:“小董少爷,今天心情不好?看您喝的,小店一周营业额都够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怕小爷不给钱吗?”董城偏过头,凶巴巴地朝他低吼,但醉醺醺的他一点威胁性都没有,反而奶凶奶凶的。

  “没有没有,哪敢啊,小董少爷来我们这儿是我们的荣幸……”

  “少特么废话,满满呢?”

  “小董少爷是说哪个满满?是上周?”老板点到为止,被董城眼神横了一下就心中明了:“满满啊,辞职了。”

  “辞职了?我就说她也不去花店了,总该出现在这里吧,居然辞职了,为什么?难道我以后再也看不见她了吗?呜呜呜呜……”董城一个小孩子,真的是喝醉了,自说自话之后竟嘤嘤呜呜地抽抽了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