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愿有一人可回首

第三章 邢满满被赏识

愿有一人可回首 兔子眼睛红红 3448 2019-09-01 00:31:04

  回到家,邢满满简单洗漱了一下,就打开电脑,看到WAIT X人事部给她发的一封邮件。

  邢满满当时就愣住了,这个杂志品牌她听说过,在欧洲和北美一带占据了56%的市场,但是在国内还没怎么开发,之前看新闻说的是不会在国内发展,怎么突然来了国内还居然要请她?!

  天知道现在邢满满真的过得很不怎么样,这封邮件带来的幸福感无异于一个快要饿死的人被天上掉的馅儿饼砸了脑袋。又及时,又晕乎乎的。

  本来喜怒不形于色的邢满满此时高兴惨了,抱着平板在床上滚来滚去,欢呼声都可以传到对面。

  顾言在这边的阳台刚好可以看到那边阳台,听着邢满满的笑声,他好看的唇角浅浅地勾起。顾言的嘴唇和董城的嘴唇不一样,董城的是有点肉肉的,殷红的,顾言的则是薄薄的,淡粉色。

  几分钟后,顾言给秘书打了一个电话,交代了一些关于邢满满的事情。

  虽然被好工作找上门,但是邢满满还是没有冒冒失失地把现在的工作辞了。这天是周五,白天没事,按照跟秘书约定的时间约在了一个环境不错的咖啡厅。

  邢满满虽然这些年混得不好,但是还是找到机会见过很多世面,所以跟秘书的交谈中,谈吐不凡,大方优雅,通身的气质让一个国外大公司的总裁秘书都侧目。

  “邢小姐,您看一下合同,要是没什么问题就签字吧。”董秘书脸上一直挂着淡淡的笑,态度恰到好处,让人如沐春风。邢满满暗暗赞叹,不愧是多年商场上混迹下来的人,看得出来这个秘书在跟其他公司谈合作的时候也是游刃有余。

  “董秘书,在签合同之前,我想问一下贵公司为何找上了我?”邢满满看了合同,没看出什么奇怪的地方,但她心里总觉得冥冥中好像有人在操作。虽然她知道她不该问的,但是毕竟是自己要为之付出劳动的工作,没了也就没了,她真的不是挺在意的。

  董秘书眼里闪过一丝奇异的色彩,然后莞尔一笑,细细解释了一番。总裁果然没说错,这邢小姐看似随意,实则步步为营,心思细腻,还好她早有准备。

  邢满满终于放下疑虑,转念一想也是,这么大个公司何必来坑她这样的小市民呢,大笔一挥签下名字,就跟董秘书握手言别了。

  回家路上,邢满满买了个不大也不小足够三个人吃的蛋糕,一路雀跃地跑到慕余花,脸上的笑意藏都藏不住。

  “林慕余,我有工作了!”

  “又是什么工作啊?饭店打杂?收发快递?还是扫大街?”林慕余都习惯了,邢满满什么时候会好好找次工作?

  “nonono,太小看你邢姐了啊,WAIT X听过吧?”

  “当然听过了,欧美最大的一家时尚杂志,旗下已经有很多子公司都是很出色的公司,许多品牌都为能上他们家杂志为荣。”说话的是从门外走进来的秦洛洛,只见她今天一身深色小洋裙,挎着一个装不了多少东西但是夸张有复杂花纹的包包,活脱脱像一个英国皇室小公主。

  “洛洛你来啦,满满姐给你买了蛋糕呢,来来,过来吃。”林慕余看到秦洛洛就笑得见牙不见眼,秦洛洛也对着邢满满哼了一声走过去。

  “原来WAIT X这么厉害啊……”邢满满看着秦洛洛傲娇的包子脸,“那看来我找了个不错的差事嘛~”

  “什么?!你……”秦洛洛一口蛋糕还没吃下去,一双漂亮的眼睛死死瞪着她,像是听到一个惊天噩耗。

  “嗯嗯,我现在是去WAIT X当清洁工了。”邢满满觉得她只有这样说秦洛洛才接受得了,果然当她这么说的时候,秦洛洛立马又恢复了小公主的姿态:“我就说嘛,你这么个土包子还谈时尚呢~”

  “嗯~是是是,咱们秦洛洛小公主才是走在时尚前沿的女性,就是国际时尚的风向标~”邢满满一边轻车熟路地夸她,一边无奈地对林慕余笑着,林慕余也一脸宠溺地看着他的小女友。

  秦洛洛看上去只有十二岁,但实际上她已经23了,让邢满满不得不感叹家世好的女孩子就是从小就开始保养啊,衰老极度缓慢。其实邢满满不知道的是,她在董城眼里其实也就二十岁。

  邢满满欢欣鼓舞,顾言这边也在行动了,顾言严谨地分析了邢满满的写作风格和擅长方面给她安排的最适合的工作。在工作方面,他暂时不担心了,但是……

  顾言拿起床头的相框,两个稚气的脸庞分别跟顾言和邢满满有六分相似,女孩手里拿着一根雪糕粗鲁地往男生嘴里塞,脸上是明晃晃的大笑。

  看着相片,顾言眼中倒是多了几分温情,思绪也飘回了十三年前……

  十三年前,S市第五实验高中

  “叮咚叮咚——”上课铃声一响,本来还在打闹欢笑的学生们都忙不迭地坐回座位。

  顾言看看旁边空空的位置,无奈地叹了口气。听到一声细微的声响,顾言转头,就看见邢满满在后门口跟他打眼色。

  “上课!”老师喊。

  顾言是班长,由他喊起立,等邢满满做好准备,比了一个OK的姿势之后,他才慢吞吞地喊:“起立。”

  趁着同学们都站起来,邢满满就浑水摸鱼从后门摸进来,站在顾言旁边,一边对他笑,一边喊:“老——师——好——”

  下课了,邢满满终于从天昏地暗的睡眠中醒来,擦了擦嘴边的口水,就着那只手在顾言肩上拍了拍:“好样的,谢了啊,放学我请你吃雪糕。”

  顾言看着那只带着口水的手,眉头皱得跟蚯蚓似的,好听的声音低喊:“脏死了!”

  “你说什么?你敢说我脏?”

  “说的就是你。”

  “你——”邢满满本来一脸怒容,但是想到顾言本来就这臭脾气也就算了,展颜一笑:“算了,看在你早上帮我的份儿上,不跟你计较,但是雪糕也没有了啊~”

  邢满满边提高嗓门边观察顾言的脸色,结果他一点反应都没有,这个闷葫芦!没劲!

  很快,一天的课程就结束了,下午是邢满满做值日。虽然邢满满在其他事情上喜欢偷工减料,但是值日还是做得很认真的。最后终于打扫完了,邢满满拎着一个大垃圾桶去倒,刚走出门口,就有一只如白玉一般的手扶着那只脏兮兮的垃圾桶。

  邢满满一抬头就看见顾言那张淡漠的脸,有些惊讶:“你还没走?”

  “雪糕。”顾言惜字如金地提醒,拎着垃圾桶往垃圾库走去。

  “我不是说没有了嘛~”

  “我不管,”顾言把垃圾倒了,转过身来定定看着邢满满:“不买也得买。”

  邢满满:“……”

  本来邢满满就想随便给他买一个,但顾言非得拉着她穿过五条街,走过三个十字路口才终于找到一家店。邢满满累得直喘气,往旁边的小板凳上一坐,她觉得顾言简直是脑子有病,走那么远就为买个雪糕!

  邢满满付了钱,顾言拿着两个雪糕就拉着邢满满走到店门前,原来这三天买雪糕可以免费拍照,今天是最后一天了。

  邢满满看着顾言一本正经地拿好雪糕站在镜头前,端正地跟拍证件照似的。心里冷哼一声,在快门按下的那一秒操起手里的雪糕就往顾言嘴巴里塞……

  顾言葱白如玉的指尖抚摸着女孩的脸,脸上满是幸福的笑意。

  正在家里大扫除呢,突然听到叩叩叩的敲门声,邢满满放下手中的活,去开门:“来了——”

  打开门,邢满满就看到那个身材修长,面容精致的男人站在门口,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她横看竖看上看下看左看右看都看不顺眼的家伙——顾言。

  “你还是不看猫眼就开门,这个习惯很不好。”

  “要你管!这学校附近的治安好得很!”

  邢满满白了他一眼就要关门,顾言没动倒是寿司从门缝中钻了进来,抱着邢满满大腿就开始蹭。

  “喂,别乱抱,你主人在那儿!”邢满满手一松,顾言就自顾自地进来了,悠闲地打量着这间屋子。

  “喂,你快弄开它,喂你踩脏我刚拖的地了!”

  “谁让你进来了?你出不出去?”

  “顾言!”邢满满忍无可忍,吼出了那个她几乎十二年来没有好好说过的名字。

  顾言转过身,就那样看着她,深深地看着她。

  “在。”

  顾言看着她小兽一般的防备,心里一疼,但面上还是浅浅的笑着。

  “这些年过得怎么样?”

  邢满满看着他云淡风轻的脸,顿时气乐了,他居然问她过得怎么样?他居然有脸?他……看来他倒是过得不错!

  “当然是非常好啦,五点的清晨我见过,零点的地摊我摆过,公共厕所我扫过,八中的酒吧我比老板还熟。”

  “满满,你总是喜欢走最难的路。”顾言张了张嘴巴,还是苦笑着委婉地说她不上进,不好好用自己的优势生活。

  “不知道你说的哪个,我干的事是个人就能干,我,就是谁都可以放在脚下踩的破烂。”邢满满看着顾言的脸,言辞犀利地自损着,她成功地看到顾言的笑容消失,眼神闪着危险的光。

  顾言还是穿着那天一样的休闲轻松的服装,整个人看着弱不禁风,但猛地抓住邢满满的手,却让她疼得倒抽气。

  “顾言你放手,你干什么嘶——疼,真的疼呜哈呜嘶——放开我——”邢满满整个人都痛到变形,她突然觉得,顾言一定经历了一些很黑暗的事情,不然不可能变成这样,尤其是……不可能这么对她。

  “邢满满,”顾言放开她,把她刚刚被他抓至青紫的手抱在怀里,薄唇轻启:“我唯一的不允许,就是你这么说自己。”

  邢满满听到他这么说,反而也笑了,任他抱着那只手臂:“干嘛弄得这么感伤,我就是不想活得太光鲜,太精致了,那些都对我没有意义。”你早就带走了我所有努力的理由。

  “对不起,弄疼你了,我会负责你接下来的生活起居。”顾言冷不丁来这么一句,抬头对着邢满满礼貌地笑,旁边寿司也吐着舌头露出一个超级可爱的笑。邢满满脊背一寒,脸上的表情都不能管理了,她觉得生活从此可能就不安宁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