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愿有一人可回首

第二章 董城小恶霸

愿有一人可回首 兔子眼睛红红 3002 2019-08-15 15:59:11

  又见到顾言这个晚上,邢满满做了一个梦,梦里她还是十五岁,那个大她一岁的男孩对她处处呵护,事事留心。在那个最美好的年纪,她觉得自己何其幸运,这个优秀的男生眼里心里都只有她,但是,突然,男孩不见了,她怎么也找不到他……

  邢满满从梦中惊醒,发现枕巾已经被泪水浸湿了,邢满满揉揉发涨的脑袋,拿过闹钟一看,3:40

  顾言,不管你回来有什么目的,我的生命里,已经没有你了

  邢满满每个周三到周五都会去酒吧打工,周一周二则是去书店兼职,周末在家写点文章。偶尔,邢满满还是会想起当年自己年少轻狂的梦想,但是,他走了,也带走了她的梦。

  董城是S市第五实验高中的出了名的人物,这个人留了两级,带着一帮手下什么都干,家里有钱,所以从来除了吃喝玩乐没别的事做。

  “威士忌,”董城轻车熟路趴在吧台上,“喝什么随便点,记我账上。”

  “谢城哥!”

  “城哥威武!”跟着董城的一群人争先恐后地吆喝,仿佛吆喝地越起劲越能让董城注意。

  董城喝着酒,痞里痞气地东张西望。不巧还真让他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林慕余的花店开在第五实验高中大门不远处,董城经常看见一个女生往那里跑,每次吃了早餐就走,偶尔两人的打闹斗嘴让董城一度怀疑两人是男女朋友。

  “嘿!”董城用力挥了挥手臂,朝邢满满打了个招呼,见她不理,董城干脆走上前去。

  “你在这里打工?”董城把邢满满圈在臂弯里,有些暧昧地凑上前,引得那一桌的人看好戏般地吹口哨。

  邢满满这才正视他,很英气的五官,眼睛是性感的单眼皮,鼻子很挺,嘴唇是潋滟的红色,此时唇角正坏坏地勾起。头发挑染成棕色,刘海往后梳着,是标准的桀骜不羁的发型。

  邢满满认得他,因为他故事很多。邢满满眼眸一动,捏捏他快要戳到她脸的鼻子:“小孩子不要喝酒。”

  “我不是小孩儿了,我十七岁了。”董城见她理他,心里高兴地快飞起来了,可面上不显,亦步亦趋地跟着她:“我都可以开车载你去玩。”

  “我不喜欢出去。”

  “在家玩也行,反正我也发育得不错了……”董城跟着邢满满,一边出言不逊地逗她。邢满满一皱眉,转身就给了董城一脚。狠狠地一脚,没有留情。

  在场人都愣了,董城的手下更是要冲上来地:“臭婆娘你干嘛!”

  “活的不耐烦了敢打我们城哥!”

  “打坏了卖了你都赔不起!”

  一群人手忙脚乱地冲上去扶董城,董城是被邢满满一脚踢了没站稳,又撞到一旁的桌子角上,顿时龇牙咧嘴,很严重的样子。

  “你再没个正经我就不只是踹你一脚了。”邢满满没好气地看着坐在地上的董城,董城眼里闪过一丝狠厉,继而又不服气地偏头,推开来扶他的人,大骂:“滚!都给我滚!”

  邢满满觉得自己可能要被举报了,可是到最后,只是下班的时候经理跟她说了几句,不要冲动,忍着点,再怎么样不能动手诸如此类的话就没下文了。

  邢满满收拾好下班,看见董城倚在机车上,在路口等着。邢满满撇了他一眼,没什么表情,转身去拿自己的自行车了。一扶着自行车,邢满满就觉得不对劲,蹲下来一看才发现有人把她轮胎戳爆了。

  邢满满当场就一个白眼,把车推到董城面前,没好气地问:“是不是你干的?”

  “什么?”董城看了轮胎一眼,一脸迷茫地看着她。邢满满冷笑一声,准备好好跟他谈谈。

  一辆车从外面拐进来,停在小小的巷子里,打了一下双闪。

  邢满满和董城都转过去看着。顾言从车上下来,走向邢满满:“满满,我来接你了。”

  邢满满还没说话,董城先嚷起来了:“你叫满满啊?”

  “男朋友挺帅的嘛,还有点小钱……”

  “怪不得那么有脾气,不过我也不是没挖过墙角……”

  “对了,这个是你男朋友,那花店那个是谁?”

  董城就在那里罗里吧嗦地一直叨叨叨,邢满满瞪顾言好一会儿之后,翻身上了董城的车:“开车!”

  “呃……”董城一时没反应过来,但很快就发动车子,又是一脸桀骜不羁的笑容:“帅哥不好意思啦,我们先走一步。”

  董城说着要走,但顾言一直把手放在车灯上,人也挡在机车前,顾言的眼睛从始至终就只在邢满满一个人身上。

  “邢满满。”顾言只一声,就让邢满满快要缴械投降,她突然想到很久以前,她每次做坏事都会被顾言抓个正着,那个时候,顾言就会像个大人一样,严肃地叫一声她的名字,邢满满。

  邢满满抓着董城的衣服的手一紧,也不认输地喊:“开车!”

  董城也有点为难,他从小到大架打过不少,但是故意开车撞人就有点……

  “顾言,我给你时间,但不是现在。现在,放手。”邢满满好看的眼睛里有一些残忍,像看一个素不相识的人一样看着他。

  顾言依然带着浅浅的笑,像是什么计谋得了逞,不紧不慢地说:“什么时候?给多少时间?”

  邢满满被他噎了一下,脸涨得通红,半天之后随便想了一个回答:“一个月后,十分钟!”

  “不够。”

  “你别得寸进尺啊!”

  “不够!”

  “半小时!半小时行了吧?!”邢满满气急,在他面前她总是很快妥协。但是这般活力,她好像已经很久没有了……

  顾言满意地退开了,一个月,可以,半小时,OK。

  董城见状心里闷闷的,明明她很讨厌他,但是这种他无法插足的感觉是怎么回事?感觉这两人之前很多故事,自己,只是邢满满逃避现实的工具吧。

  不过伤感只是短暂的,董城本来就是个开朗的小太阳。很快又扬着灿烂的大笑:“帅哥,你还需要努力哟。”

  董城发动车子消失在夜色中,顾言一开始的自信和姿态一下子熄火,在这无边的喧嚣热闹中,他显得更加寂寞。

  董城载着邢满满,在有些冷的夜风中疾驰。

  “满满!你家在哪里?”董城对着空气大喊,显然心情很好。

  “我姓邢,邢满满。”邢满满看着那个帅气的后脑勺,不由得出言提醒。邢满满看得出,这个比她小8岁的少年,虽然嘴巴上没个正经,但是人不坏。

  “我就叫满满,满满你家在哪儿啊?”董城脸上一直是灿烂的笑容,邢满满看不见。

  “送到学校门口就行了。”

  “哦对哦,你住在学校外面,真是近啊。”董城刚刚走了一个反方向,现在要调转回去,因为是晚上,街上车辆已经很少了,董城直接就原地打转,看似惊险实则稳稳地转了个弯。

  “哇——”邢满满一个没留意,被狠狠甩一下,一个重心不稳手臂牢牢地捞着董城的腰,常年打架和锻炼让董城的身上很有肌肉,这样富有男性特征的身材让邢满满脸一红,慌忙收手。

  不得不说董城车技很好,这样的小转弯完全没难度,还顺带着调戏了一下比他大的女人。因为顾言的原因,邢满满一直没有男朋友,除了林慕余也没有跟其他男生走这么近过。所以就算是小这么多的男生都可以在这方面完胜她。

  黑亮的摩托车终于停在第五实验高中外那个小区楼下。邢满满下车,淡淡说了一句谢谢便走。

  “满满!我是二年级的董城,找我玩哦!”董城对着那个曼妙的背影大喊,明知道邢满满看不到还是挥动双臂,笑容正如他的年纪,正如早晨的太阳,灿烂美好。

  邢满满无语地想,这孩子恋姐癖么?

  邢满满走进有点暗的楼道,发现这里还有其他人的气息,似乎是才离开不久。这样的情景让她又不由自主想到高中那几年,每次疯玩晚回家,都牵着顾言衣角,在楼道入口商量好对策。或者是她被罚晚回去,顾言会在这个地方等她,懒散又宠溺地敲一下她的脑门。

  邢满满苦笑一下,眼泪不知不觉布满脸颊,她好久没有这么,想哭了,甚至并不想去纠结顾言曾经给她多少伤害,她只想回到当初的样子,没有人想一直沉浸在痛苦里,以前的藏在心里的甜是唯一让她在这种生活中的解药,就像酒心巧克力一样,总有一口甜酒,让她觉得幸福。

  顾言在上面一层的楼梯上,听着邢满满的哭声,反而觉得很开心,想哭就哭想笑就笑的邢满满才是他认识那个邢满满啊,再次重逢的感觉真是太好了啊,满满,你也是我心中不灭的光啊,在国外再黑暗的日子,只要想到你,都是充满希望的。所以我真的做不到离开你,或许说这种话很自私,但还好这些年你还是孤身一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