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温柔的龙王大人

第二十章 矛盾的三人

温柔的龙王大人 凌小虾 1419 2019-09-21 20:07:00

  平泽被千云公主骂得哑口无言,他只能沉默着,接受这一切。

  见平泽不吱声,千云公主更是上火,正准备继续破口大骂,身边的苗羽羽却轻轻地拍了拍她的手臂:“姐姐,让我来和他说。”

  千云公主想说什么,看了看苗羽羽并无悲喜的脸,还是顺从地闭嘴了。

  “那我们来到云南,遇上姐姐,与这件事也有关系吗?”

  平泽似乎很意外苗羽羽将话题转换得那么突兀,过了几秒才回答道:“并无关系,只是临行前天帝陛下听说我此行要前往西南,私下关照我帮他寻寻他在外流浪多年的女儿。”

  千云公主也没料到在这时苗羽羽还会想到她的事,也顾不上别的,呆呆地愣住了。

  苗羽羽听了平泽的话,,若有所悟地点点头:“那便好。”

  “姐姐,”苗羽羽又问千云公主,“看来你父王对你一直很挂念,平泽说的对,你不该妄自菲薄,你愿意放下心中的仇恨,回去天族与你父母团聚吗?”

  千云公主望着苗羽羽,不知道该说什么。

  “对不起。”

  就在这时,一直被动地回答问题的平泽突然主动向苗羽羽道歉。

  “对不起,苗羽羽。”

  平泽还想解释什么,苗羽羽立刻打断了他:“你别说话。”

  周围又陷入了沉寂,三个人各怀心事,这一夜,竟无一人能眠。

  苗羽羽侧着身背对着千云公主,但她知道千云公主一直注视着自己。

  可她没法回头去回应她,因为她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一路走开她并没有因为遇上这么离奇的事而惊恐,也没有因为千云公主的杀意胆怯,可如今,她却为了平泽的算计深深地难过。

  苗羽羽不是一个傻白甜,她知道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并不会像想象的那么简单,甚至在平泽对她讲述了整件事之后,她能从逻辑上去理解他。

  可是她还是很难过,不知缘由。

  和千云公主想的不一样,苗羽羽并没有责怪平泽利用她,也不是说真的畏死,其实她骨子里有些英雄的梦想,不切实际的幻想。

  如今平泽出现,以及这些天来经历的一切,给别人可能会吓破胆或者排斥的东西,在她看来都是可以让她热血沸腾的。

  还有自己身上的血统,自己的能力,如果可以做点大事,何乐不为?再说了,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她还年轻,不舍生忘死怎么对得起这个肆意恣肆的年纪?

  千云公主如果知道苗羽羽完全没有去困扰她所预判的那些事,一定会惊掉大牙。

  不过这就是人龙混血的风骨吧。或者只是他们故事里那样的两人的精神被传承了。

  苗羽羽觉得自己从内而外充满了力量,即使这不过是她的臆想。

  我会去努力一战。

  苗羽羽默默下定决心。

  至于平泽,她暂时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

  骂他恨他,她觉得没必要;原谅他,她想着也觉得别扭。

  就随它去吧。

  苗羽羽这样辗转反侧着,但一颗为苍生为万物的心却渐渐坚定。

  被苗羽羽的反应弄得一愣一愣,千云公主心里乱七八糟。

  她原以为平泽此行是因为自己在人间作恶,特地来劝说自己,甚至怀疑平泽说的关于父王母后的话。

  可如今看来,她想的真的太简单了。

  不过也是,堂堂龙族之长,怎么可能随随便便为了自己的这点破事千里迢迢赶来?

  想到这,她自嘲的情绪一闪而过。

  可想起自己的父王母后,她的心又软了。

  原来是父王母后拖平泽来寻自己劝自己回去的,原来他们早已经不怪她做出这样大逆不道的事情了,原来她一直错了。

  千云公主又想到苗羽羽,她知道平泽利用她之后悲伤的脸,却又没有一句重话,千云公主有些被她的胸怀打动,想到自己,有些羞愧。

  这些年守着孤寂和仇恨,时不时在洱海边狩猎那些居心叵测的人,千云公主并不快乐,甚至也不痛快,她累了,她努力回忆自己来人间之初,她要的到底是什么。

  最初她是同情,而后是享受了助人为乐的成就感和满足感,最后视人命如草芥时,她已经完全失去了初心。

  苗羽羽问她想不想回去,她动心了。

  她想要假装忘记一切,回去过去的简单纯净,但这不可能,没有人可以回到过去,她知道自己如果想彻底走出阴影,就得找到自己真正的价值和意义。

  千云公主默默下了决心。

  一个人守在外面的平泽内心深处其实反而获得了平静。

  他其实并没有刻意隐瞒过什么,包括想要苗羽羽加入自己的心思,之前他让苗羽羽为他安排在人间的事宜,也丝毫没有逼迫的行为,他原本是不需要有什么心虚的。

  事实上他最初也是抱着开放的乐观的心态去面对前路的未知以及与苗羽羽的合作。

  可随着与苗羽羽的一点点深入相处,他觉得自己的心态变了,从一开始的坦荡荡变得杞人忧天,变得患得患失,甚至开始需要把一件件事捋一捋来确定自己没有欺骗苗羽羽来获得内心的平静。

  他知道苗羽羽不怕法术,这点上毫无疑问甚至他可以利用这一点保护他们两人,可还有太多人用的是硬邦邦的武器,直愣愣的拳脚,在千云公主差点伤了苗羽羽之时,他才能真正去面对这一点。

  虽然苗羽羽看起来并不是特别恐惧,也没有责怪自己的意思,但他没来由就心虚得不行。

  接踵而来的是恐惧,对苗羽羽可能会因为自己而死的恐惧。

  这种恐惧甚至比他看到整个西南笼罩着怨气聚集而成的屏障时更甚更锥心刺骨,让他觉得根本没法去面对。

  平泽默默决定了,将千云公主送回天族之后,他便让苗羽羽回上海,自己一人继续去寻找傅寒山,无论如何不能再让苗羽羽涉嫌了。

  就这样,这一夜,三人怀着各自的心思迟迟不肯入睡,以至于第二天六目相对的时候,彼此眼中的其余人简直就像老了好几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