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十六年的陪伴十六年的你

第二十四章回忆

十六年的陪伴十六年的你 三番木 3734 2019-08-06 09:11:52

  两年前。

  这天,徐枫和冷倾城正好练好走在回家的路上,突然,前面冲出来好几个人。

  ‘呦,这么点年纪就是黑带了。’走在最前面的人,邪笑着,虽然说的话好像是在表扬,但那语气一听就知道是在调侃。

  ‘你们是谁,拦住我们干什么。’

  徐枫看就这么点人,也不慌张,底气十足的问道。

  可最前面的那个人没有理会徐枫的问题,而是又自顾自的说了下去。

  ‘你是徐枫吧,我不想打错了人。’

  ‘是来打我,我最近…’

  听到那个人的话,徐枫知道原来是来报仇的,可最近他没怎么惹事啊!

  ‘徐枫,你最近是不是惹到谁了。‘

  冷倾城在一旁也听明白了,拉过徐枫小声的在他耳边问道。

  ‘没有啊!‘

  徐枫连忙摆手否认到。

  ‘那他们怎么知道你的名字的?‘

  ‘不对。‘徐枫突然好像想起了点什么。

  ‘你是黑豹的人?‘徐枫看着前面的人小声的问道。

  ‘还有点记性嘛,想起来了。‘那个人笑着看着徐枫,’还有我不是黑豹的人,我,就是黑豹。‘

  冷倾城刚一听到徐枫的话到时候,是想教训一下徐枫的,又惹事,但听到两个人的话后。

  ‘噗,你就是那个黑豹,就你这歪瓜裂枣的样子,还要追欢哥?天天给欢哥写情书,字还不一样,一看就知道是别人写的。‘

  听到冷倾城的话,黑豹的脸也有点红了,他那次看到欢哥长的很漂亮,就要去追,但文采也不好,字也不好看,就都叫小弟代写了,没想到,每天写的人还不一样。

  ‘好好好,别给我撤出去,‘黑豹红着脸打断了冷倾城的话,’我听说,你那天不仅撕了我的情书,还打了我小弟。‘

  ‘嗯,是啊。‘

  那天又来送情书,刚好徐枫也在,先前徐枫是不知道,在碰到后,欢哥讲清楚了事情,徐枫就直接抢了过来,在那个人面前直接给撕了。

  那个小弟以为有黑豹在背后,就特别叫嚣,徐枫一听,直接就上去把他给揍了一顿,后来确实安定了一段时间,没想到是在这里等着我啊。

  ‘好,既然你承认就好,‘黑豹一下也是懵了,别人在看到他们的时候都是连忙解释,都没有像他一样直接承认的,’今天,只要你给我们这里所有的人道声欠,说句辛苦了,还有帮我追付洁欢我就放过你们。‘

  ‘就你们几个,还放过我们,还不知道谁放过谁呢。‘徐枫还没说,冷倾城忍不住冲上前喊了起来。

  黑豹被一下冲出来的冷倾城吓了一跳,但他看了后面的小弟,硬气的挺胸冲着冷倾城喊道,‘我知道你们两个很厉害,但耐不住我们人多啊。‘

  黑豹说的时候还邪笑了一声。

  ‘你们这也叫人多。‘

  ‘一‘

  ‘二‘

  ‘三‘

  …

  ‘七‘

  冷倾城指着黑豹他们直接开始数了起来。

  ‘算上你才七个,我一个人都可以解决。’冷倾城冷笑着说道。

  看到这里,徐枫也是笑了起来。

  ‘你们不要得意,我刚刚只是给你们机会,可惜,你们没有把握住。’看着冷倾城和徐枫,黑豹一点害怕或者紧张的表情都没有,还看着后面的小弟一眼,一起大笑起来。

  ‘他们怎么啦。’冷倾城看着几人好像疯了一样,小声的在徐枫的耳边问道。

  徐枫耸耸肩,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可是,接下来,不用黑豹说,他们也知道了。

  在徐枫和冷倾城疑惑的眼神下,黑豹拍了拍手。

  ‘达拉,达拉。’

  这是…,脚步声?

  没一会,从他们的前后方突然挤进了一大堆人。

  徐枫和冷倾城看着这些人,面色一僵,眼眸凝了一下,单打单,或者单打好几个都没关系,可这有点过分啊。

  ‘知道害怕了吧。’看着两个人小心的看着这一大推人,黑豹真是出了口恶气啊,‘可惜啊,你们错过了唯一的机会。’

  ‘给我打!’

  ‘啊——,’

  所有人,在听到黑豹的话后,全都冲了上去,而他自己却往后退。

  不过,其中好笑的是,冷倾城和徐枫也大喊的往前冲。

  ‘我们冲干什么啊。’虽然冷倾城不知道为什么往前冲,但看徐枫往前跑了,也跟着跑。

  ‘这么多人怎么打,黑豹那边,有领头所以人肯定会多一些,相反的另一边就肯定少了啊,我们往这边跑,还能冲出去。’

  ‘哦。’

  说的好像是挺有道理的。

  这条小路也没多长,徐枫两人和大部队没一会就碰到了,也幸好是小路,不宽,开始打,也对不上几个人。

  ‘呀~。‘

  冷倾城一个过肩摔,摔一个还能带走几个。

  空手道相比跆拳道,在这种场合确实好用许多,但毕竟徐枫实力厉害点,也没落后多少。

  一个个人被徐枫和冷倾城撂倒,再加上前后走啊,踩什么的,好些,一下都爬不起来了。

  后面的人也赶了上来,但前面一下也打不穿,只能一人分一边打了。

  徐枫人高马大的,又厉害点,就让他打后面,好撑一下,而冷倾城摔一个人砸好一个,前面好打快一点。

  就这样,两个人打这么多人,居然还持恒了。

  黑豹在后面看着两个人,心里还真有点发毛,可能还真要被他们打出去。

  ‘诶,你过来,拿这个去。‘想着想着黑豹拉了前面一个人,给了他一根铁棒,让他去前面敲闷棍。

  在前面打的徐枫两人完全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了,还在那里努力着。

  没一会,冷倾城已经可以看到人的尽头了,扔完一个人后,开心转过头要和徐枫讲这件事。

  ‘小心。‘

  她一转过来,就看到那个那铁棍的人,已经走到了很前面,铁棍都已经慢慢的举起来了。

  听到冷倾城喊叫,徐枫这才发现那个人,可来不及躲了。

  ‘呀~。‘

  听着那声喊叫,徐枫已经闭上了眼,就等着铁棍砸下来了。

  梆的一声。

  徐枫听到了铁棍砸到人的声音,但为什么我不感觉痛啊。

  突然他想到了一件事,猛的睁开了眼睛。

  那一瞬间,就好像时间停止了一样,所有的动作都慢了下来,徐枫眼睛里瞬间盛满了眼泪,过头了,开始像小溪一样的从面颊往下流。

  他想的没错,不是没有砸下来,也不是砸歪了,而是冷倾城替他挡了这一棍。

  看着冷倾城对他笑的脸,徐枫抢挤出一丝笑意,回了回去,但下一秒,冷倾城的额头处流下了一条些,弯弯曲曲的流过了冷倾城的整张脸,就好像是刀从脸上划过一样。

  冷倾城闭上了眼睛倒在徐枫的怀里,在晕过去的时候,冷倾城还喃喃的对徐枫说道。

  ‘快跑。‘

  ‘把我背上。‘

  ‘我给你挡后面。‘

  ‘好。‘

  徐枫温柔的说了最后一个字,然后,背起冷倾城就往前冲。

  刚刚前面几个因为看到冷倾城流血了,所以一下呆住了,等想起来的时候,徐枫背起冷倾城就往前面冲了过去。

  徐枫的眼睛已经发红了,冷冷的盯着前面看去,原本挡他前面的人,都不自觉往后退了一步,刚好给徐枫让开了一小条道来。

  ‘快追呀。‘黑豹在后面看着,就这么放走了,今天叫了这么多人,居然都留不下他们。

  ‘老大,要不算了吧,我们也追不上他们了。‘旁边一个小弟,看着两人的背影越来越远,小心翼翼的对着黑豹劝道。

  ‘嗯~。‘听到一边的声音,黑豹转过头,一巴掌拍在那个小弟的后脑勺上,气急败坏的骂道,’算了,算了,你们这么多人都拦不下他们两个人的吗?‘

  黑豹生气的骂着底下的人。

  另一边,徐枫红着眼睛,背着冷倾城一刻不停的往医院跑去。

  ‘倾城,你千万不要有事啊。‘

  徐枫哭丧着声音,嘴里一直不停的喃喃道。

  可背上冷倾城一直没有回应,有的,只有不断从她头上滴到他衣服上的血。

  ‘医生,快,救命。‘

  徐枫跑到医院门口,就开始不断地大喊。医生和护士听到后,连忙拿着担架跑出来,接过冷倾城。

  看着冷倾城被医生给接走了,徐枫松了一口气,然后转身打电话给她的爸妈,让他们来医院,就说冷倾城出事了,其他什么都没说,就挂了。

  他没有转身走回医院,而是往外走去,全身弥漫着寒气,原本拥挤的医院门口,突然间变得空旷起来,或者说是,就徐枫在的那个地方变得空旷而已。

  一走出医院,徐枫就看到欢哥骑着自行车在马路上。

  欢哥也看到了徐枫,但他明显感觉到有点不对劲,看她得眼神有点冷,也没有像之前一样远远的就叫她。

  她慢慢的骑近了,她发现徐枫的衣服上都是血,连忙下车走向徐枫,连车倒了都不顾。

  ‘你怎么了,怎么衣服上都是血。‘欢哥焦急的问道,眼睛里已经都是水汽了。

  ‘我没事,不过倾城有点麻烦,你去医院里等她吧,车借我用用。‘

  徐枫的内心现在充满了怒气,所以就算是对欢哥说话,语气也是冰冷的。

  没等欢哥问清楚问题,徐枫骑上自行车就走了。

  欢哥担忧的看着徐枫,想问问看他要去干嘛,但看那样,付洁欢也知道现在的他是不会说的。

  最后到底发生了什么谁也不知道,徐枫也不肯和大家说。

  但其实大家都能够猜出一些。

  因为从这天以后,有许多以前经常能看到的小混混,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没看到过了,也有许多在那天徐枫二人被拦得地方周围的人说,那天后来,有一个满脸是血的少年,穿着跆拳道服,衣服上也是血,一下午骑着自行车到处骑来骑去的,也不知道干什么,反正很恐怖。

  所有人都猜,徐枫是为了去给冷倾城报仇。

  慢慢的,那些小混混都回来了,但每次一看到徐枫就躲的远远的,但黑豹还有那个敲棍的人再也没有出现过。

  那天快到吃晚饭的时间的时候,冷倾城已经从手术室抬出来了,人没事,就是有点脑震荡,而徐枫也来到了,满身都是血,眼睛还是红红的,原本冷倾城的爸妈还想追问徐枫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在看到徐枫的样子的时候,全都震惊了。

  欢哥和冷倾城的妈妈都已经捂着嘴巴转过头不敢看徐枫,眼泪慢慢的流了下来,冷倾城的爸爸在看到徐枫的时候,眼中也弥漫着水汽,但是他是男人,不能轻易流泪。

  徐枫踉踉跄跄的走到了几人的面前,说的第一句话是,‘倾城怎么样了?‘

  这一刻,就算是是个男人,也再也忍不住了,只能抬起头,让眼泪含在眼睛里,不掉下来。

  ‘你们说话啊!’

  徐枫用尽了他最后的力气喊了出来,然后就倒了下去。

  冷倾城的爸爸连忙去扶,后面两个女的也冲了上来。

  徐枫的眼睛还是没有闭上,红红眼睛直直的的看盯着冷倾城的爸爸。

  ‘没事,没事,倾城没事。’

  听到自己最想要听到的答案,徐枫这才安心的闭上的眼睛。

  从这一天以后,徐枫再也没有穿过那一身满身是血的道服,也没有洗。

  直到今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