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那个定格在十七岁的女孩

第三章 疤痕

那个定格在十七岁的女孩 道山九尾猪 3343 2019-07-19 00:15:50

  1

  运动会举行两天,所以第二天早上,分校的大巴车如期而至。

  “我有东西给你,来一趟昨天的楼梯。”

  “我今天可能不行,今天我有比赛项目。”

  “嗯,那好吧。”

  “是什么重要的东西吗?”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很害怕,如果他看了那些,我们还能做朋友吗?他会不会因此厌恶我?甚至我们的关系会不会更奇怪更僵?

  “也没什么,不是很重要,如果不能给你我留着也挺好。”

  我从来没有像此时此刻那么嫌弃我自己。明明下定决心却还是临阵脱逃。也许面对你的时候,我只配做一个丢盔卸甲的逃兵。

  一个人坐在楼梯上,我不知道我的背影是不是显得孤单,我只知道,遥望着其他人的热闹对我来说,就是最好的热闹。不必强迫自己微笑,也能分享其中的喧嚣。

  反复摩擦着手里的信封,仔细的看着纸张的纹路。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自己打开了信封。

  里面是按时间顺序整理的我从两年前开始陆续写的明信片。

  “你是年少的欢喜。”

  “你一定有让人快乐的超能力吧,不然为什么我看见你就会忍不住笑呢?”

  ……

  每段感情都是从美好开始的,我的也是,只是可惜,没法以同样的美好收场。

  “为什么你就是看不到我呢?明明我一直站在你旁边啊。”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看错了,好像前几天的小学妹又来找他了。”

  “是她吗?你喜欢的人。”

  ……

  看这些明信片的时候,我甚至感觉不到这是自己的故事,感觉很陌生,就像是在看一场电影,散场之后人走茶凉的光景。

  这大概意味着,我的初恋结束了,无端开始,又草草收场。

  这些明信片,大概就是这段暗恋带给我的伤痕吧。不,说是伤痕还不够准确。这些更像是疤痕。伤口也许会有愈合的一天,也许会消失,但伤疤不会。它不会再疼了,但是会一直一直留在那里。

  青春最迷人的就在这里,它会给你烙下一生难舍的疤痕。只有失去青春的人才会歌颂青春的美好易逝,正值青春的人都在拼命挣扎,只觉得痛苦难熬。

  感情是有保质期的,过了最佳期限之后就开始慢慢变质,就像我对易凡。

  我开始好奇,有什么是不会过期的?

  “咔擦”

  快门的声音打破了我的心绪。我抬头看到不远处站着一个举着相机的男生。我确信我不认识他。

  “小姐姐你好好看啊。”那个男生一边看着照片,头都不抬一下地说,“抱歉没忍住,没有打扰到你吧。”

  说来也奇怪,我并没有被冒犯的羞恼和被扰的生气。甚至有点好奇那张照片什么样子。

  “没关系。你怎么会在这里啊,摄影社不是应该在拍比赛吗?”我看到他挂着志愿者胸牌,推测他是运动会的学生摄影师之一。

  “我是社长,忙了好久终于偷着来休息一下。”他很自然的在我旁边一米远的地方坐下,不会太近,又保持着不远的距离。“你呢,你为什么在这里?”

  “我?”我心里一时想不起怎么措辞,又不想让这个对话进一步展开。“无可奉告。”

  “啊,这么冷漠。”他有点蔫,但是马上又精神起来,“我还没说我叫什么呢,我叫余夏。”

  “嗯你好。”

  他没有接话,在等我继续说下去。

  我不是不喜欢社交,也不是故意扫他的兴,但是我现在实在打不起精神聊天。

  “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你不应该也自我介绍一下吗?”他顿了半天也没有等到我的下一句话,忍不住问了出来。

  “我叫顾遥。”

  “顾遥?感觉这个名字有点熟悉啊,我是不是在哪见过。”他想了一会,拿出手机开始找起来。

  “啊,我在新生群里扩列扩到过你!”

  扩列——一种无聊的人发明出来的快速交友方式,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联系人要加那么多的陌生人。对于这种行为我没什么好感,但也不会拒绝,只是一般没有什么交集。

  但其实余夏这个名字,我从刚才听到就有印象。这个名字真的很特别,余夏,有一种莫名悲伤的诗意。但是跟他本人不怎么相符,有一种说不出的违和。

  但是他这样一提,我倒是想起来了,也顿时来了兴致。

  “我好像有印象,你发的照片一般都很好看。”

  “嘿嘿,”他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我比较喜欢摄影嘛,就多花了点心思。诶,今天的照片我晚上调完色发给你吧,真的很好看。”

  “好啊,谢谢你。”注意力被转移了之后,确实没了刚才的伤感。

  “诶,”他似乎还想说什么,但是手机的提示音响了。“不好意思啊,我们社团的人在叫我回去了。这会男子800m比赛马上开始了,去看看吗?”

  “好啊。”我笑着站起来说,“走吧。”

  2

  阳光下迎风奔跑的少年,带起了一阵阵欢呼,每个人都沉浸在这样的画面里。

  我微眯着眼睛看着那个熟悉的身影,只一眼我就知道是易凡。

  也许就是这样阳光正好的气氛,恍惚让人心动,空气里弥散着年轻的荷尔蒙。

  看着他冲过终点线的样子,他被周围的同学簇拥着欢呼的样子,他摇头说自己不累的样子……他每次都这样,这样的情景,我从小看到大,这是第一次没有我。

  易凡像是在人群找人,我知道他在找我,没有什么原因,他只是出于习惯。

  我叹了口气,终究还是落到你手里,算了,这是最后一次。

  我转身去体育馆旁边的饮料机买水。

  回来的时候确认他的位置,他还在终点线旁边不远,围着他的人差不多散了,剩他一个在原地发呆。

  我的靠近似乎没有被他发现,直到我把水递到他面前晃了晃,他才像是突然醒过来那样,眼睛里恢复了光亮。

  “给。”

  “谢谢。”他接过水,拧开瓶盖抬头喝水的时候,我突然注意到他的喉结已经很明显了,我们真的长大了。

  他喝完没有说话拉起我的手就把我拽着往人少的地方走。

  “你干嘛?”

  “昨天的事情,对不起,我向你道歉。”

  “你昨天不是道过歉了吗,干嘛要再说一遍。”

  “因为你还没有原谅我。”他认真的看着我说,“从小到大,每次我一服软你就会原谅我,但是昨天你后来不理我了。”

  “我接受你的道歉,但我不会原谅你。”

  “啊?这是什么意思”不知道是有心还是无意,他在这种时候展现出了他的“直男”情商。

  “意思就是,这事暂时过去了,但咱俩没完!”我恶狠狠地说。

  “诶你这人真过分,还记仇。”他总是一笑我就不自觉跟着笑。“今天跑完在终点线没看到你还真不习惯。”

  “嗯,我在边上看着也不习惯。”我的心中不可抑制地泛起了伤感。

  “幸好你来了。”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易凡的笑里,透漏着一种我很熟悉的影子。那是我面对他的时候的笑容里,常出现的掠影。

  “但是下次我可能就来不了了。”

  他露出一种被抛弃的表情:“顾遥不要我了。”

  “滚滚滚,别恶心。”

  “啊~顾遥不要我了。”

  “嘿你还来劲了是吧。”我笑着的时候眼角好像瞥见了余夏,可是当我再去看的时候人群中已经没有了他的身影。他是志愿者本来就要在操场到处跑,我没怎么在意。

  “你在看什么呢?”易凡抬手在我眼前晃了晃。我突然注意到,他比我高好多。

  “没什么,一个朋友。”

  “你今天本来要给我什么,现在给我吧。”

  “现在不想给你了。”

  “啊,你这人怎么这样。”

  我看着他撒娇,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温柔,但是跟之前看着他的感觉又不太一样。

  “易凡,4*100检阅了,你赶紧准备好。”他的同学来叫他了。

  “好!”他转身朝着朋友喊完,又转过来跟我吐槽“早知道这两个项目是连着比的我就不报了,累死我了。中间就休息半个小时。”

  “你赶紧去吧,你同学还等着呢。”

  “嗯好,那我去了啊。水你帮我拿一下。”他说着把水塞给我,一下就跑走了。

  我突然在想,如果我和他上的是同一所高中,我就这样陪着他也挺好。可惜人生没有如果。发生了这么多事情,我也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样面对他了。

  看着手里被他喝了一半的水,感觉我似乎也像这瓶水一样,被他带走了点什么。

  3

  “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呢。”

  盯着手机上停留在输入框里的字,最终还是删掉了。我烦躁地把手机扔到床上,把脸埋进枕头里。

  这个时候,手机的提示音突然响了。

  是易凡!我一下子弹坐起来,抓过手机,却没有看到想要的消息。是余夏把照片发给我了。我一下子竟然忘了易凡是特别关心,他的提示音不是这样的。

  图片里的女孩一个人坐在台阶上翻着手里的信封,阳光透过古树的叶子在楼梯和女孩的身上撒上一地的碎金。女孩的脸被披散的短发模糊了,但仍隐约可见其精巧的五官。

  那样静谧美好的画面让人屏住呼吸,生怕打扰了女孩自己的世界。

  这,居然是我?

  我一时居然有点感动,在追寻着易凡的日子里,一路走来,我都活在他的影子里,直到今天才仔细看着自己。

  “喜欢吗?”余夏又发了一条消息过来。

  “喜欢,真的很好看,谢谢你。”我不知道该怎么表达他才能感觉到我真的很喜欢这张照片。

  “没事,我也是随手拍的。不跟你聊啦,我还要把今天运动会的照片处理一下。”

  “嗯好,你忙。”

  我又盯着照片发了会呆,把它设置成了壁纸。嗯,我绝对不是因为自恋。

  “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呢”在我准备睡觉的时候,却收到了易凡的消息。

  “不知道啊,得很久以后了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