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得待月如钩

第006章 荷花真好看

得待月如钩 想吃烤鸭 1524 2019-07-18 21:09:17

  “表哥阔绰惯了不知人言可畏,镯子贵重,爱说闲话的怕是要多你和荣家姐姐的嘴。”莞嘉公主与这完颜齐光被母妃安排在一处本就恼火,又气不过徐子晏胳膊肘往外拐,有好东西不送给她同母妃反巴巴递进荣月如的口袋。

  完颜齐光挑眉轻咳出声,心下也了然。中原人看重名节,早听徐国公家大少爷花心贪玩,和这厮沾上关系的姑娘传出去岂不没人敢要?他本以为莞嘉公主只年幼无知且被贵妃娇养着有些无礼,不成想竟是个品行出问题的。荣月如虽武艺不精有些蠢笨,但瞧着善良质朴,比这公主好上百倍。

  他想出声替她抱不平,谁知始作俑者一扬扇子高声道:“不不不莞嘉表妹谈钱可就俗了!千金难买美人一笑,若是送了对镯子便换得荣家姑娘同安和郡主一笑,那就是每天买上七八对也值啊。”

  “我不要这镯子。”荣月如打了个哈欠,拿起盒子丢给财宝。财宝腆着脸接过来,公子都不敢得罪的人物,他就更不敢了。

  “阿武妹妹的意思便是我的意思,多谢徐公子好意。”火都燎自个儿身上来了,安和郡主哪儿能继续装没事人?她起身朝徐子晏福了福身,柔柔笑道。

  徐子晏愣在原处,笑意僵在脸上。

  奶奶个腿的,她朝我笑了?这小妮子一笑,他束起的头发连尖儿都要竖起来,整个身体飘着般轻快,什么都不知道了,什么都不想顾了,只想摇着尾巴给她最好的,她值得一切。

  众人只认为天之骄子被拂了面子正怒着不发话,都想看笑话。蓦然那红衣男儿不管不顾就地坐下捂着脸乐呵,自是疑问丛生。

  温扶归知道来龙去脉,摇摇头只叹了口气。一边的三皇子倒饶有兴趣莫名道:“安和郡主温和有礼,极具大家风范呐。”

  打他妹妹的算盘珠子?温扶归斜这三皇子一眼,心下颇怒脸色却波澜不惊,他恭顺道:“我母亲拿我妹妹当家主母的模样养,就是想搓磨她的性子,望她嫁个好人家平安度过此生。”

  说了这番话,想必三皇子能明白。他已有皇子妃,不该再动歪心思。

  三皇子不语,打量起温扶归,倏尔又轻笑道:“理应如此。”

  “扶归哥哥!”莞嘉公主被徐子晏一通话堵得哑口无言正是怒火上头,幸而有些趋炎附势的姑娘们众星拱月般捧着安慰才不至于再生是非,可见到自个心尖上的男儿却忍不住红了张小脸人羞羞怯怯开口。

  温扶归闻言作揖:“公主万安。”

  莞嘉公主忙拈发娇声道:“咱们本是亲信,扶归哥哥这见外了啊。”

  她正经的三皇兄在边儿站着,莞嘉公主却眼睛长天上似的瞧不见,满眼都是扶归哥哥。三皇子也见怪不怪,薛贵妃一对儿女被她惯了一身毛病连皇后嫡出都不放在眼里,更何况他呢?

  那头荣月如藏在小几下的手赶紧扯了扯安和郡主的大袖,示意她瞧热闹。安和郡主早就尽收眼底,只笑笑呷了口茶。

  祖父当年是逆贼堆子里杀出血路救驾先皇才破例被封靖王,虽说当年荣光无限可如今皇帝有意打压家族,就连科举入仕的父亲都被莫名寻了个由头赋闲在家,徒有靖王虚名罢了,她们家同皇家的亲可拐着十八个弯。

  “扶归大兄弟,同孩子说些什么!姨母搞这个雅集就是要我们吟诗作乐!快快,知道你才华横,咱们作诗?”徐子晏略带嫌弃地瞄了一眼莞嘉公主,又冲上去搂着温扶归乐呵,差点没把人家带倒。

  这个莞嘉老喜欢粘着他大舅子,其实若是她年纪大些兴许也能成,偏生她只是个没及笄尴尬年龄的小女孩,便显得不伦不类。

  “瞧你这模样是像有了主意?”温扶归整了整衣衫,含笑道。

  徐子晏听不出来好赖话只抿着嘴笑,听温扶归此话登时亮了双眼。他一股脑爬上舱内最高的桌子,把旁人吓了一跳,却也都围着他瞧。

  徐子晏心里挺美滋滋,他活这么大被自己那些狐朋狗友围团起哄的经历不少,却还没被这么多有头有脸人家的姑娘公子们围过,他清了清嗓子龇牙道:“我叫徐子晏,爱上一个人!温暖阳光照,荷花真好看!”

   原本喧闹的船舱居然瞬间安静下来,徐子晏感觉掉根针都能听见。咋滴?他写太好了?嘻嘻也不枉费他同金银财宝花了一个半时辰思索写这荷花到底是用漂亮还是美丽还是好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