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得待月如钩

第005章 徐大少还是徐大傻

得待月如钩 想吃烤鸭 1755 2019-07-15 17:05:05

  薛贵妃是个雷厉风行说到做到的主儿,没过几日泾州那些有适龄儿女的达官显贵勋爵人家都收到了她的礼帖,虽是个公子姑娘互为相看的好机会,不过人家贵妃娘娘也说了:孩子们吟诗玩乐,带些婢子小厮足矣。这话可不就是让当家主母们别去么?

  旁的也罢了,偏生这位贵妃的亲侄儿,徐国公家的嫡系独子徐子晏同来。这徐大少是何等风流人物?仗着父亲权势滔天不文不武,在外强抢民女,在内妾室通房无数,是个不折不扣的浪子,大抵是从未扯上人命案子,皇帝便也睁一只眼闭一闭眼。可哪户正经人家敢把闺女往这二世祖面前送?避他如蛇蝎都不为过,更别提嫁个门当户对的姑娘。

  但皇字当头,况且人贵妃的莞嘉公主也去,她们的姑娘哪儿能不去?每家都提心吊胆地跟自个儿闺女千叮咛万嘱咐要远离徐子晏,皇家的面子终是难驳,受邀之列的人也都到齐了。

  荣月如盘腿坐在御舫舱板上,端了盘葡萄一口一个吃的惬意,顺一耳朵听着来往闺秀议论的对象们她魂都笑要飞了。

  一个是靖王世子温扶归,她的变脸怪表哥。一个是西北王爷之子完颜小将军,切,就是个一板一眼无趣至极的男人。还有几个皇子她不认识,只有一个五皇子听安和念叨过。但是其中有一个最有趣儿的,徐大少徐子晏。

  父亲出门前跟自个儿说过,“阿武,若那徐家混蛋敢招你,咱家的鞭子只管往他脸上抽。别怕劳什子国公爷,父亲给你做主!”

  她不怕。这些官眷也不用怕,先不说徐子晏心里有人了,他要敢发疯欺负姑娘,就让国公爷来玄武池底领人吧。

  荣月如起身,端着那盘葡萄进舱找自个儿闺友安和郡主去了。

  “荣家母老虎进去了?”夹板间霎时钻出来两人,一位穿红衣束高半扎发,脸如桃杏,细细长长的丹凤眼向上微挑盈满笑意,又高又直的鼻子下薄唇微抿,是个富贵又薄情的长相。一位壮实憨厚,两条眼睛闻言乐得眯了条缝。

  生得似姑娘家般漂亮的那位是徐国公家的徐子晏,老实的则是打小在徐大少身边伺侯的一个小厮,另一个精明些的没跟着,被徐大少打发去运货了,俩人都徐子晏给取的名儿,一个叫金银,一个叫财宝。

  “是啊公子,好像安和郡主也在里头!”财宝从怀中掏出一把扇子,狗腿地给自家公子扇风。

  徐子晏乐呵道:“我马上进去,给那些姑娘备的礼都准备好了吧?”

  财宝点头如捣蒜,他悄声说:“金银问过咱们府里夫人们了,买的都是时下最时髦的款,公子放心。”

  “成。”

  安和郡主见来人居然是他,手帕子都要同手指甲搅一块儿去了。

  “安和你尝尝这葡萄,甜。”荣月如憋着笑,颤肩递了一颗葡萄送去安和嘴边。

  安和郡主白她一眼,接过反塞进荣月如嘴里,啐声道:“笑笑笑,阿武就晓得笑,这葡萄自己吃堵住嘴罢!”

  荣月如正乐得上头呢,转眼便见徐子晏一张春风得意大笑脸近在眼前,吓得嘴里葡萄差点吐他脸上。

  “徐子晏,你是不是没被打够?”徐子晏本来美滋滋的悄悄瞄着安和郡主,冷不丁被荣月如一通恐吓,也一激灵。

  他也很想同荣家母老虎斗一场,可一个大男人怎么能欺负女人?打不打得过另谈。

  既然不能欺负这与他家世旗鼓相当的小荣家,就只得哄着赔笑脸儿了。徐子晏讪笑道:“荣姑娘莫气,我是来道歉的!我让金银财宝这俩小子买了最好的胭脂口脂还有钗环,都是打江南进来的新货!趁着姨母的雅集,送给各位姑娘!”

  瞧瞧,一箱一箱抬,一匣一匣送,真是位财大气粗的主儿啊。看他满脸的喜庆,就差没在脸上写人傻钱多这四个字了。可哪家敢要?东西再好,冠了他徐子晏的名,竟没一个姑娘收。

  换了旁人或许都尴尬无颜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可徐大少面皮堪比城墙,无人收礼也不恼,使了个眼色给财宝。财宝会意,立刻从金银送来最大的那箱子里翻出一个极为精致的紫檀木盒。

  那紫檀木盒中竟装了一对金镶四龙戏珠镯。这对镯子据说是前朝皇后封后时所佩,此镯金质圆环形,用錾金,累丝,点翠等那些极繁琐的工艺打造而成。每环外錾龙双双缠绕,龙首相对,张口衔珍珠一颗,边沿錾联珠纹作装饰,寓意“双龙戏珠”。而此镯局部纹饰用蓝色点翠,内环满錾灵芝纹,做工讲究乃镯中精品。

  “难找了些,没多少钱。赠与你和郡主吧!希望你们情比金坚!”徐子晏嘿嘿地笑,从财宝手上接过匣子,放在荣月如面前的小几上。

  没多少钱?她虽不懂珠宝钗环,可那些官家小姐要吃人的眸子不止一星半点,安和掌心的手帕子也被捏的快散了形。还有从远处闻讯而来的莞嘉公主和完颜齐光,甚至外头舱板上的温扶归和三皇子也朝这处走来了。

  这是个烫手山芋啊。天爷呀,徐子晏究竟是徐大少还是徐大傻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