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汐俯天下之越仰星辰

汐俯天下之越仰星辰

郡城勿染

  • 短篇

    类型
  • 2019-07-29上架
  • 8394

    不限(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等一故人心

汐俯天下之越仰星辰 郡城勿染 2629 2019-07-17 21:22:14

  桃花依旧满怀殇,轻草漫语落枝头。

  “吾自是年少,韶华倾负。终是谁使弦断,花落肩头,恍惚迷离。”

  一位女子手持一束桃花,隐隐花虚间翩翩起舞,一束白衣在风中飘荡,长发如瀑般倾下,在冷风中微微飘浮。

  “公主,越将军今日班师回朝,携众位大臣在承乾殿外等候。”

  梦辰汐美眸顾盼间尽是风情,回眸一笑,似过世间一切绚烂之物。

  “快,为本君梳妆更衣。”梦辰汐似是不知所措,嘴角的笑容宛若月牙,为整片星河增加了几分璀璨。

  “好。”宥卉扶过梦辰汐的手臂,随之一笑。二人便消失在这桃花廊间。

  不久,梦辰汐站在承乾殿前一一眼便认出了她这三年来心心念念的人。他还是那般冷酷,从始至终他从未抬眸看过她。

  黎昌越,字棠越。是晋朝的皇太子,也是唯一一位皇子!

  晋皇是一个痴情人,一身生只娶了晋皇后关遥芬一人。晋皇对她极为宠爱,知道她喜爱自由,在黎昌越十岁时,并派人护送晋皇后和黎昌越到达汐朝做客,说是做客,其实是游玩,一呆就是三年!黎昌越与梦辰汐也因此相识。

  “臣等拜见汐公主!”众臣俯首跪地。唯有棠越的膝盖没有弯曲。众人对这似乎早已习以为常,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因为众人皆知,棠越和汐公主是自幼相识,这偌大的汐皇宫里人人都对梦辰汐俯首贴耳,甚至是天下人。唯独这棠越是“罪人”,可偏偏他背后的人是汐公主!众人便不敢多语。

  “平身。”梦辰汐的目光从未在棠越身上离开,随之便向殿下走去,宥卉刚要去扶梦辰汐,梦辰汐便提手示意:不要过去。

  汐朝建国三十余载,梦辰汐却已掌管十年。但谁也不知她的苦衷,只能迎着强光继续前行。

  她现在每下一级阶梯,都犹如双脚踩在火钉上般刺骨铭心。但她还是从容不迫,一步一步向棠越走去,直到到达他面前时,他的头也从末抬起过。

  “越将军,辛苦了!”梦辰汐脸上的笑容早已不见。清秀的脸庞上既多情又无奈。她的声音似珮环碰撞在一起的声音,清脆又虚缈。

  “这是臣的责任!”少年垂着头,黑色官袍衬着他一张白净清秀的脸,芝兰玉树。

  “你就这么恨本君,连看一眼本君都不愿!”梦辰汐微微皱眉,星河般璀璨的双眸微微泛红。

  “臣不敢。”

  “是你不敢还是不愿!”

  听到这话后棠越慢慢的抬起头,挺直了身子,梦辰汐比他低了大半个头,微微垂着眼帘与她对视。

  突如其来的对视让二人心中一滞,棠越的心却在这一刻疼的苦涩,

  心中不禁默念道:梦辰汐,为什么每一次我想好好的恨你,却都在你这双眼下变得脆弱不堪!

  棠越似是勾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骨掌分明的双手紧紧攥在一起,牵动了肩膀上的伤口,鲜血便顺着手臂流了下来。

  “你受伤了!”梦辰汐看到顺着棠越手臂流下的鲜血,几乎没有犹豫,一只手便伸向他受伤的手臂,可还没等碰到,棠越便向后退了一步,拉开了两人的距离。

  “多谢公主念怀,这只是小伤,回到府中包扎一下即可。臣等先行告退。”他的声音冷冽,犹如千年寒冰。

  梦辰汐的手就一直悬在空中,微风拂来,吹过她的眉角,染上了几番红晕。梦辰汐望着棠越远去的背影,心中似万只野兽撕咬着她的心。她也恨啊……

  众人看到这番场景不禁一阵唏嘘,连忙俯身道:“臣等告退。”

  过后,偌大的承乾殿就剩下梦辰汐和宥卉二人。

  “公主,奴扶您回去吧。”

  “宥卉,你让本君一人静一静吧!”梦辰汐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宁静的眺望着远方。

  “是,奴告退。”

  秋水天长,残阳似血。

  既不回头,何必不忘。既然无缘,何须誓言。黎昌越,今曰种种,似水无痕,明日何夕,吾与君怕是早已形同陌路。

  夜幕降临……

  梦辰汐坐在霓霞官殿内西首的一张梳妆台胖前。眼若星辰,眉如柳叶。一席蓝色的纱衣,简单又不失大雅。

  “公主,皇后娘娘来了!”宥卉小心翼翼的在梦辰汐的耳旁说道。

  梦辰汐脸上片刻之间闪过一丝慌张,不过即刻烟消云散。

  宥卉扶着梦辰汐向宫殿门口走去。

  汐皇后一拢紫衣,玄绞云袖,她经直走向内殿的卧椅前,路过梦辰汋身边连一个眼神也没给。席地而坐,修长而优美的手指若行云流水般地舞弄着茶杯。脸上没有一丝岁月留下的痕迹,全身的皮肤光滑如丝,看上去只有二十余几。

  “呯!”的一声。茶杯被汐皇各撇在地上,顿时碎成好几瓣。吓的奴婢们一愣,继而畏畏缩缩的退在一旁。

  “怎么没有人给本宫倒茶,你们这帮奴婢平日里都被你们主子惯坏了,连规矩都忘了!”汐皇后拍桌大喊。

  “是……是,奴这就去。”奴婢们吓得连头都不敢抬。一人收拾被打碎的茶杯,另一个人连忙退出殿外,怡巧碰见了刚刚到达内殿的梦辰汐。

  梦辰汐看见她慌慌张张的样子,再加上刚刚杯子捽碎的声音,便懂了大半。

  “你且先下去吧!”梦辰汐原本对待下人就很温和,佑大的汐皇宮只有汐皇后和汐公主两个掌管,但人人都知道汐皇后喜怒无常,阴睛不定,最后结合成四个字:不得民心。但又因为她是汐公主的养母,人人对她敬重而避之。

  “是,奴告退。”

  “宥卉,去给母后沏茶。”

  “是。”宥卉转身与那位宮女一同出了内殿。

  梦辰汐走向汐皇后,娴静似娇花照水,行动似柳若扶风。

  汐皇后最受不了梦辰汐这个样子,便直接起身转了过去,背对着梦辰汐。

  “母后!”梦辰汐见她背对着自己,脸上也没有兴起半点波澜。

  汐皇后也没有回应她。

  两人就这么僵持着,过后,汐皇后说道:“你就没有什么要说的!”

  梦辰汐嘴角微微上扬,道:“今日可是发生了什么大事,竟让母后如此大怒。”

  汐皇后闻言,起的直接转过了身子,怒喊道:“大事!在你眼里什么是大事?”

  梦辰汐见此时殿内无人,便回到道:“母后既然已经知道了,有何必再问。”

  “梦辰汐,他究竟有什么好,他如此奚落你,你竟还对他死心塌地!”

  “他待我与常人不同。”

  “那也是当年!”汐皇后猛一挥袖,打翻了桌子上的茶壶,也是这砰的一声,打破了两人难得的沉静。

  “”你怎敢再提当年!”在一刹那间梦辰汐竖起了全身的刺,双手紧紧握在一起,那双眸中再也不是星辰大海,而是如同烈焰般的怒火,向来温润如玉的她,就在这一刻变得强硬起来。

  “当年,我也有人爱,也有人呵护,可就在那一顺间我失去了所有,没关系!我可以挽回,但是我做不到!我从不求一切可以回到从前,也不愿一切可以从前开始。只求他能够看我一眼,却已是奢望!

  我又是为什么要当汐公主!我又是为什么要亲手杀死他!是!我现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坐拥天下!可我得到了什么!”

  梦辰汐眼中尽是无奈与不甘。猩红的眼眶在黑夜下显的格外狰狞。

  汐皇后也着实吓了一跳,半天没有缓过来。随即说道:“与你而言,生命不过弹指一瞬,现在说这些又有何用?”汐皇后眉语间的厉色顿时消散了几分。

  宥卉刚要进内殿,就听到汐皇后说这句话,便停住了脚,放下茶杯,躲到了屏风后。

  梦辰汐冷笑:“这都拜谁所赐?”两行泪水悄然而落。

  “够了!”一提到那个负心汉,汐皇后就再次向梦辰汐投去犀利的眼神。

  “你不要忘了你现在的身份,如此大呼小叫,不觉得有失颜面吗?”

  梦辰汐也是意识到了自己的言行举止有失颜面,便没再说话。

  “终有一天你会后悔你现在的所作所为,你好自为之吧!”说完便拂袖离开。

  就在这一刻梦辰汐卸下了所有的防备,到在了地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