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浮云遮

才女对决

浮云遮 野矜 2372 2019-09-27 21:54:39

  姑娘之间的友谊,往往是从一些隐私和秘密开始的。

  傅云锦看着这些高门贵女们躲在一处窃窃私语,她无限感慨,这些鲜艳如花儿的女孩子们,拥有充沛的活力以及源源不断的话题,以供彼此知晓。

  或许是察觉到了她们姐妹几人的不自在,李嫣然主动来到她们这里,耐着性子与她们说着话,这让众人心里都好了一些。

  而傅云锦心里想的是,李嫣然不愧是能做皇后的人,不仅有家世撑着,她做事也是十分的滴水不漏,这让她无形中又收获了不少的善意,也显得她十分的识大体。

  见众人都谈的差不多了,只见一个穿着鹅黄色衣衫的圆脸女子开口了,傅云锦认识她,她就是裴家的大姑娘,因着李家与裴家的关系,所以平日里都是以李嫣然马首是瞻的。

  傅云锦对她是不屑的,明明自己的出身也不差,也生生把自己活成一个贴身丫鬟一样,跟在李嫣然的屁股后头,殊不知人家压根都是把她当枪使呢。

  李嫣然别的什么不说,但她的的确确是一个标准的大家闺秀,李家在她的身上,也投入了不少的成本,所以她在自己的学识才华还是很有自信的。

  虽然李嫣然做太子妃的事,基本是已经不会有变化了,但能将自己的名气传扬出去,那无论是对她,对李家,还是对太子一党好处都是大大的。

  以往每次聚会,到最后也都成为了李嫣然一个人的表演会,她诗书,棋画,音律都很擅长,当然,大大咧咧的羽衣公主也没有二话。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傅云锦想,这次应该和以往一样,她会大展身手,然后传遍京城,可是,这只是她的想法,今年加入了傅家三姐妹不说,傅云柔在这方面也是不遑多让的。

  傅云锦之所以这么想,是因为傅云柔从进宫前到现在,已经受了不少气了,以对她的了解,傅云柔是不会手下留情的,并且,她还有京城第一才女的名头在。

  京城第一才女遇到西岳第一才女,相信很多人都和傅云锦一样,迫不及待的想知道,她们两个人到底是谁会更胜一筹?

  虽然傅云柔没有李嫣然身世这么好,但她的父亲可是傅斯延啊,是当朝的太子太傅不说,傅家一直都是以书香传世的啊。

  活动还没开始,众人心里都已经开始衡量了,虽然也不算是比赛,但因为她们两个在,所以多了一丝不明的意味。

  李嫣然是听过傅云柔的,毕竟她四岁能背书,六岁就能作诗的实力,不是谁都可以拥有的。

  当然,傅云柔能取得这样的成就,也不全是天赋使然,她从来不相信什么云淡风轻,那些别人看不到的地方,她也曾拼命的背诵学习,只有这样,她才能在人前作出一副轻轻松松的样子。

  但李嫣然不一样,她的才华一半是她自己的真才实干,另一半则是众人的捧光,她是高高在上的贵女,所以她并不懂人心的复杂与世事的变化。

  活动照例还是由羽衣公主主持,虽然只是一个游戏,但公主的参与,还是让众人卯足了劲儿。

  毕竟,能进到公主圈子的,都不是什么草包,她们虽不至于个个是才女,但在整个京城,都属于金字塔上面的人。

  陈羽衣简单的说了几句话,嘱咐各人好好表现,不要伤及感情,最后她也拿出了彩头,既然这么多人参与,那就一定有最好的,这也是为了鼓励她们。

  宫女在公主说完后,双手捧着鎏金盒子走向众人,红布上躺着的,是一支通体碧绿的玉簪,簪尾的部分是被雕琢成的莲花,本来成色这么好的玉已经价值不菲了,它精巧的工艺更是让它更加的珍贵。

  公主赐的东西也不会是一般的物品不说,更何况这支玉簪的价值众人都看得到,这些个京城贵女啊,她们在珠宝首饰方面,堪称专业。

  陈羽衣微微一笑下了台,随后趁着众人都在讨论的时候,她直直的冲着一人独坐的傅云锦走去,傅云柔早就被傅云瑶拉着去看玉簪了,她一人也因为担心阿姐所以就没有随她们去。

  与阿姐年岁相仿的李嫣然都出来了,且她还是皇后的亲侄女,但阿姐独独被留了下了,所以她不得不为阿姐担心。

  阿姐与李家大公子的事,虽然知道的事知道的人不多,可你不能阻止消息长了腿,所以这件事在京城基本也不是秘密了。

  如果,皇后仅仅是为了替李家大公子打抱不平,那倒还好,反正傅云婉是怎么样也不会想要嫁给他的,但如果她不是为了出气,而是刁难或者继续说服,那阿姐究竟该怎么办?

  以傅云婉的性格,她不相信会跟皇后对着来,但如果皇后一直不依不饶呢?她不知道周氏能帮多少忙,虽然她是一个好母亲,但她一直不与人争辩,万一皇后给个阿姐不尊不敬的罪名,那她就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她正在思虑,却不知公主何时已经来到了她的身边,她拦住了准备行礼的傅云锦,转而与她坐在了一起。

  “你是在担心你阿姐吗?”,公主对着傅云锦,并不打算放过她的所有情绪。

  傅云锦目光与她直视,并不露出怯意,“对,我在想我的阿姐”,傅云锦也并不扯谎,对着陈羽衣苦笑了一下。

  也许是没想到,傅云锦会这么坦率,陈羽衣微微愣了一下,她也回了一个笑,“你和你阿姐感情真好”。

  这虽然只是一个感慨,但傅云锦却知道这其实也是陈羽衣的心里话,她是有一个胞兄,但他们感情其实很一般,甚至她在很小的时候,就来到了尚熙宫,自己的母妃和皇兄与自己也并不是太亲密。

  两人只说了短短几句话就被那边的活动吸引了,只见场上只剩下了李嫣然和傅云柔两个人,本来六个人同时进行,但到后来都被她们两个人所吸引了。

  只见两人是不亦乐乎,李嫣然弹奏梅花三弄,指法流畅,动作行云流水,仿佛将众人带入了另一个世界,而这盛开的梅花和飞扬的雪花,全部沦为了她的陪衬。

  与李嫣然不同,傅云柔则是跳了一段舞,虽说舞蹈说不上惊艳,但她盈盈一握的腰肢,和随风飘扬的衣角,足以让人倾倒。

  更绝的是,不知什么时候她手里摘了一支梅花,仿佛花香已经随着她的舞动,慢慢的飘到了众人的鼻尖,感受到了生命的萌动。

  两人的表演皆是精彩绝伦,甚至没有人再用比赛来衡量了,这已经是一场关于冬梅的宴会了,人都成了它的配角。

  原本几人围绕当下自由发挥,可是以李傅二人最为出彩,所以毫无疑问,她们都是对今日最好的阐释。

  最终,她们二人谁都没有得到那支簪子,而是公主重新给了她们一人一条猫眼石项链,单从价值来说它不低于簪子,但簪长子因为只有一个而不同些。

  两人道了谢,就收下了东西,在各自的座位上坐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