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浮云遮

皇后娘娘

浮云遮 野矜 2241 2019-09-25 20:36:00

  刚一进门,她们就被高位上的人吸引了,只见她正气定神闲的喝着茶,长长的指套看的人触目惊心。

  虽然并不是谁都可以戴的,指套也是身份的象征,而皇后的地位,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天下女子之典范,一国之主母。

  听到她们进来了,她才抬起了自己的眼皮,然后在宫女的搀扶下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面带微笑的注视着她们。

  当然这对她们来说是恩典,贵为皇后,她起了身并微笑的看着她们,足以看出皇帝对傅家的倚重,以及傅家在京城的地位。

  她们跟在周氏的身后,向皇后娘娘行礼问安,待她们还没过下去,就被皇后命人扶了起来,并给众人赐了座位,让人给她们上了茶。

  周氏坐在了皇后娘娘的下首,几个姑娘依着坐在了下边,傅云锦挨着傅云婉坐了,而傅云柔和傅云瑶坐在了她们的对面。

  傅云锦喝着特意给她们上的蜜茶,心思却越来越远,不愧是皇后娘娘,所以给她们上的是甜甜的茶,但傅云锦却想的是,在甜的茶,本质还是茶,就像皇后一样,不管披多少面具,她都不会改变自己蛇蝎的本质。

  她一直都记得,前世她嫁给了陈洛白,所以连带着她都不被皇后所喜欢,甚至她是个极其喜欢权势的人,她的儿子,也就是现在的太子,宠爱哪一个女人都由她操控着。

  傅云婉入宫几年一直都没有子嗣,这也是她背后搞的鬼,原本打算将阿姐许配给自己的侄儿,结果最后成了自己儿子的妾室,她能喜欢的起来才怪。

  这只是傅云锦不喜欢她的一个理由,更多的是她觉得,前世傅家的覆灭不知道她参与了多少?还是说,这完全是她的一个局?

  因为以太子平庸的资质,他不可能设计的那么精妙,且他对阿姐也没有到那种恨之入骨的地步,让他去害傅家,她首先就觉得陈洛言是被排除了的。

  这不是一个单纯的局,这里面一环扣着一环,是计中计,不是扳倒了声名在外的傅家,同时还给了永宁王陈洛白一重击,不得不说,是个好计谋。

  很快话题就转到了几个姑娘的身上,傅云锦很明显能感觉到皇后对她的殷切,这就怪了,阿姐以前进宫的机会不少,且她的容貌性子在京城都是数一数二的,没道理晾着阿姐而来和自己搭话。

  不过,她很快就明白了,看来,和前世一样,现在皇后娘娘心里以是厌了阿姐,原本她规划的东西,一下子就被阿姐给打破了。

  如果傅云婉嫁给李家大公子的话,那等太子妃的位子她就给李家姑娘,傅家与李家相当,也算不上高嫁,可就是这样,就能让太子一党一下子将太傅拉了过来。

  但在最开始她故意放出风头试探的时候,没想到才过了两天,太傅就专门去找了皇上,说自家女儿性子执拗,恐配不上李家公子这样的话,连性子不好这样的话都说了,所以给他们赐婚的事也就不了了之。

  这事对两个当事人的影响不大,李家大公子怕傅家嫡女真是个犟的,而自己又戒不了莺莺燕燕,到时候闹出一些事,两家面上都无光。

  而傅云婉的想法也很明确,她要嫁,就要嫁给自己看上的人,别人说的都不算,显然寻花问柳的李大公子,不是她的意中人。

  但这件事的影响也不小,毕竟有不少人等着看两家结果,然后再决定到底站在那一边,这场婚事,已经不仅仅是两家的联姻这么简单了。

  一面小心谨慎的应着皇后的话,傅云锦一面偷偷的观察着她,只见皇后穿着凤袍,脸上妆容精致,给人一种上位者特有的凌厉感和压迫感,不过,现在的她看起来很年轻,最起码与记忆里相比,她是年轻的。

  傅云锦记得,前世自己最后一次见皇后的时候,也是那年过年的时候,他们都进了宫,当时已经尊为黄太后的李氏,苍老臃肿,明明不大的年纪却给人一种人之将死的感觉。

  那时候,她也尽量的不让她注意到自己,所以两人也没有过多的接触,只依稀记得,她仿佛与皇后,也就是她的之女李嫣然关系不大好。

  皇后看着傅云锦明显走了神,也没有开口责怪她,而是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更加的和善耐心。

  眼前的女子,正是人生中最美的年纪,很多事情都明白了,但又还没经历过成年人的不容易,懵懵懂懂,最是诱人。

  “云锦,在本宫这里,你可是觉得无聊?”,皇后轻声但我开口,瞬间打乱了傅云锦的思绪。

  周氏和傅云婉心里都吓了一跳,皇后说这样的话,明显是看出了傅云锦的心不在焉,如果皇后高兴还好,不高兴的话,傅云锦就算是冲撞了皇后娘娘,这罪名,可就太大了。

  不过,很快就证明她们想多了,傅云锦还没开口呢,皇后又缓缓的对身后的宫女道,“快去看看公主来了没有,好让她们两个有个伴”。

  看着宫女领命下去了,傅云锦的心也才放到肚子里,皇后这个人,阴晴不定,她其实心里也觉得后怕。

  傅云柔和傅云瑶全程充当小透明,傅云瑶还好,她本就不太在意这些,现在宫里这么多新奇的糕点一下子就吸引了她的注意。

  而一旁的傅云柔,可以说是冷眼旁观了一切,但却都是与她本人无关的事情,她不禁想,如果是自己,恐怕皇后娘娘早就命人招呼了,可对傅云锦时,她又是那么的和善温柔,让她觉得好生羡慕啊。

  同样是傅家的姑娘,偏偏傅云锦的马车能走在自己前头,落坐时也比自己离皇后娘娘更近,她已经尽可能弱化自己庶出的身份,可这些都清清楚楚的告诉自己,有些鸿沟,注定是跨越不过的。

  傅云锦重新打起了精神,低头向皇后认错,“臣女有罪,请皇后娘娘责罚”,然后就保持着行礼的姿势一动不动。

  皇后无奈的叹了口气,又笑着同周氏说道,“云锦这丫头,倒是颇得本宫欢心,日后可让她多多进宫,你可不许拘着不放”,说着还嗔怪的瞪了周氏一眼。

  周氏忙道不敢,然后就心里思量了起来,她本来就无意让女儿与皇宫扯上关系的,但皇后娘娘都这样说了,除了接受,她别无他法。

  众人又坐了一会儿,只听得外头有人在说话,而皇后也露出了和煦的笑容,“让大家见笑了,羽衣这丫头,就是咋咋呼呼的性子”!

  话虽是这样说,皇帝皇后对羽衣公主的宠爱可是有目共睹的,她们也就没有附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