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浮云遮

这是甜的

浮云遮 野矜 2231 2019-09-21 19:36:29

  后来发生的事,谁也没有想到,星尘姑娘熬过了最艰难的那段时间,却在生活有了起色后会选择自尽。

  她是服毒自尽的,当夏蝉他们赶到时,人已经奄奄一息了,只不过还是没有将她救回来。

  直到她死后,傅斯延才见了她最后一面,她是以姨娘的身份下葬的,这也算是给了她体面。

  她就像一缕清风一样,在傅家生活了一年多,随后又悄无声息的离开,于天地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只留下了一个孩子在世间。

  没有人知道她到底经历了什么,会让她舍得放下刚出生的孩子,依然选择赴死。

  再她死后,曾贴身侍候她的婆子被送到了京郊的庄子上,其美名曰她身体抱恙,该好好休养一番,但大家都心知肚明,就是怕她再爆出什么内幕来。

  有些人死了就死了,再因为她掀起风浪就不应该了。

  后来傅云柔被记在了周氏的名下,等到傅云锦出生后,才送到梅花坞里养着,十几年来,她对傅老太太也有了几分真心。

  所以等第二日傅云锦从丫鬟的嘴里听说后,一时间没站住跌落在地上,香汀连忙将人打发了下去,生怕她在这些人前失态。

  虽然都是她们院子里的,但谁都知道,这院子里的人来的五花八门,有老太太指派的,也有周氏和秦氏安排的,明面上是为了照顾她,可到底怎么样只有她们自己知道。

  香汀将门关好,然后来到了床前,对着还在微微发愣的傅云柔小声道,“奴婢知道姑娘心里不痛快,可您也要以大局为重啊”,她试图开解开解傅云柔。

  傅云柔的眼睛转了几转,然后眼泪不可控制的落了下来,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止都止不住。

  香汀见劝不住,只好默默的不说话了只拿着手帕给她轻轻的擦拭着眼泪,让她自己慢慢的消化这些。

  确实,这个消息对她来说,确实一时间难以接受,夏蝉于她而言,无异于母亲的存在,她不记得自己的母亲是什么样子的,夏蝉事无巨细的照料她,对她而言,母亲也不过如此了吧!

  后来她慢慢的长大,很多关于母亲的事,还是夏蝉告诉她的,也是从那时候起,她开始憎恨傅家的人,若不是她们,自己的母亲根本就不会死。

  尽管难过,但她已经习惯了伪装,极其善于管理自己的情绪,她在脸上轻轻的敷了一点粉,将泪痕遮了个干净,然后起身往梅花坞走去,好像什么搜没有发生一样。

  这边的祖孙俩正在用早饭,而傅云柔的出现,顿时让老太太垮下了脸,只见她面色一沉,“你昨日也太没分寸了,竟醉酒醉了那么久”。

  不说还好,傅云柔心里也有些好奇了,昨日自己确实比平时多喝了一些,但她清楚自己的酒量,且那是果子酒,根本没那么容易醉,可自己确实是醉的不省人事。

  更何况,她觉得老太太说得也没错,昨日有外人在,且发生了那么大的事,自己的一点错被放大也是无可厚非的。

  看着傅云柔低着头不说话,傅老太太也心软了,毕竟养在自己这里十几年,且她看起来也是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这让她觉得自己是不是话说的重了。

  老太太放软了语气,让她也入了坐,祖孙三难得的一起吃了顿早餐。

  不管面上是怎样的,其实三个人都不是很有心思,昨日发生了那样的事,谁也无法向表面一样的平静。

  吃完饭之后,她们陪着老太太说了会儿话,然后傅云锦起身告辞了,因为周老太太目前还在咏荷院里住着,所以她也得过去瞧一瞧。

  出了梅花坞的院子,傅云锦收起了脸上的笑,紧绷着脸往回走,其实她并没打算去看周老太太,而是想回自己的梧桐院。

  看周老太太有的是时间,但她此时根本无心这些。

  一回梧桐院,傅云锦就将人都赶了出去,只余下了云心和云水,其他人生怕惹得主子生气,所以都躲得远远的。

  其实绥阮也有预感,她觉得姑娘可能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对自己了,但又想着自己做错了事,被主子厌弃也是该的。

  那日,她听云心说了夏蝉的下场,内心惊恐极了,像夏蝉那样谋划多年的人都栽了,更别说自己了,况且自己与傅家无冤无仇。

  其实傅云锦也不知道怎么了,就是总感觉心里堵着一口气,出不来咽不下,尤其是看到夏蝉就这么死了,她这种感觉更甚。

  她将舒婆婆的话细细想了一边,虽然很清楚,但她总觉得有那里不一样,但一时也想不出。

  思索了好久,还是没有头绪的时候,傅云锦决定出去走一走,这样说不定,有助于她开阔思路呢!

  昨日发生了那样的事,所以邵天鹤暂时就住了在了府上,不过也就这一夜,今日他就要启程去庄子上了,听说这也是他自己请求的。

  原本傅斯延打算就让他住在府里的,但后来,也出于府上女眷众多且他也尚未婚配,所以就答应了他的请求,为他择了一处庄子让他去住。

  傅云锦去的时候,正好他们也收拾好了东西,听说傅云锦也想要跟着去,傅景城忙忙摆手,虽然这是他的亲妹妹,但还是不想让她跟着自己。

  此行是傅景城跟着邵天鹤的,庄子上清净,傅斯延也有意让傅景城跟着去学学。

  傅云锦也不好不全了哥哥的面子,表示他们先去收拾,过几天她就去庄子上看他,话都这样说了,傅景城也只好先应下来。

  看着装好的马车,傅云锦不禁扶额,这是学习去了还是郊游去呀,人邵天鹤就带着自己来时拿的包袱,其他的东西都是傅景城的,竟足足拉了三马车。

  邵天鹤对着站立一旁的傅云锦,稍稍的一弯腰,然后笑了笑,就上了马车,傅云锦同样也回礼于他,直到车里驶出傅府。

  傅云锦跟傅斯延打了个招呼,随后便去了咏荷院,既然她去不了庄子,那陪陪外祖母也是好的。

  毕竟这么久不来往,周氏母女相处的甚是和谐,老太太坐在太师椅上喝着茶,看着周氏和傅云婉在下面忙活,心里甚是得意。

  傅云锦一进屋子,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屋子,众人刚看到她就被制止了,她蹑手蹑脚的走近老太太,正想要吓唬吓唬她,却没想到被突然转身的老太太下了一跳。

  周氏无奈的看着这一老一小两个活宝,又看看端庄得体的大女儿,与自己最亲近的几个人都笑着,她想,她嫁当初非要给傅斯延也不全是错吧!

  尽管她很苦过,但此刻是甜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