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浮云遮

陪她长大

浮云遮 野矜 2335 2019-09-20 21:02:28

  夏蝉的事就这么过去了,受罚的受罚,挨打的挨打,傅家的日子也终于回到了正轨。

  不过虽然表面上风平浪静,实则暗波汹涌。

  夏蝉虽然已经死了,但与她私下来往密切的人却还没死,尤其是前院里那个叫冬至的小厮,他依旧有条不紊的干着活。

  其实当时杨桃提到了夏蝉与冬至,但当看到唯唯若若的冬至被带上来后,心里一下有了计较,像夏蝉这样有心计,有能力的女子,决计是不会看上他的。

  确实根据杨桃所言,当时是夏蝉胁迫冬至,不许他外出声张的,他在这件事中,何尝又不是一个受害者呢?

  一个唐唐七尺男儿,被一个弱女子所控制,本就是一件极不光彩的事儿了,更有不怕事大的人,说夏蝉已经丧心病狂了,难保她会对冬至做出什么样的事情。

  虽然这些只是他们的猜测,但流言传的久了,也好像就成了真的。

  其实,傅云锦私下也去见过冬至,他果然如第一次见他时一样,瘦小,胆怯,慌张,但他笃定的是,自己没有帮夏蝉做那些坏事。

  原来,夏蝉也没有坏的那么极致,她从小就是孤儿,从来到傅府之后她也曾真心的想要好好的侍奉主子。

  但奈何天不遂人愿,她一个无父无母无关系的女子,在那群丫鬟中总是显得那么突兀,虽然每天干的事一样的活,甚至她做的更多,还被她们集体奚落讽刺她想往上爬。

  她想,人想着往上爬应该是没错的啊,但在她们的眼里,这个乡巴佬简直是在痴人说梦,她们不容许她越过她们去,所以她在最初的那几年受尽了委屈。

  后来她遇见了同为奴婢的星尘,她是别人送给傅斯延的奴婢,所以他就带她回了傅府,虽然她和她们一样都是奴婢,但她清楚,自己得时刻准备好做傅斯延的女人,做礼物就要做的称职不是。

  所以两个在傅家没有任何根基的两人抱团取暖,虽然日子过得很苦,但两人挤在一起的小床和分着吃的剩饭都让她们觉得满足。

  后来她们的日子好了一些,就将和她们经历相似的冬至像自己的孩子一样照顾,虽然他们年龄相差不大。

  冬至也是傅斯延一次外出时救回来的,那时候他因为一个馒头,被一群乞丐打的半死,但他始终保护着自己怀里的妹妹,任凭他们的拳脚招呼在自己的身上。

  这一幕恰巧被路过的傅斯延看到,所以他决定出手相助,但在混乱中,最终只救下了奄奄一息的冬至,然后他就被带回了傅家,以下人的身份一直至今。

  她们也曾帮他找过他的妹妹,只不过当时孩子太小,根本就找不到,虽然嘴上说着不找了,但她们知道,其实冬至心里是不相信妹妹已经死了的,他不会放弃寻找她的。

  后来,她们的苦日子终于熬到了头,星尘被醉酒的傅斯延占为己有了,虽然早已有心理准备,但那时的她,痛苦,屈辱充斥着她。

  虽然她也仰慕他的风采,但以这种方式拥有他,她不甘也不愿。

  一般这种事,受到伤害的都是女孩子,但她没想到的是,明明大家都知道自己存在的意义,但事情真的发生了,所有人又转过头骂自己下贱不要脸。

  那一天对于星尘而言,简直有一年那么-长,终于等到傅斯延醒过来了,可他第一句话就是质问自己为什么在这里,可这里明明是自己的房间啊!

  就这样,星尘趁着主子醉酒,爬上了主子的床的流言开始在傅家的每一个角落被小声议论着,原本以为等着自己的是自尽,但没想到她却等来了一碗避子汤。

  汤是傅老太太亲自命人送来的,来的人正是她的二等丫鬟夏蝉,她颤颤巍巍的端着药碗,劝她喝了药。

  可越是这样,她就越是挣扎,凭什么?凭什么男人可以穿起衣服就走人,可要她来受这个屈辱?搞得好像是他被玷污了一样,可明明拖着疲惫的身子被逼着喝药的人是她啊!

  就在她就要心灰意冷的时候,她看到了夏蝉给自己使的眼色,虽然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但她还是相信了她。

  她乖乖的喝了药,然后看着那些人一个个走出了自己的屋子,她扑倒在了床上,将头塞到被子里,放声大哭了起来。

  直到过了三天时间,傅斯延都没有来她的屋子里,更没有使唤人前来看看自己,仿佛根本就没有自己这个人一样,她像一条狗一样瘫在床上,茶饭不思。

  这三天的时间,傅家没有人来看过自己,甚至是质问自己都没有,傅老太太,傅斯延,周氏根本就没有提起过自己,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

  终于在第三天的晚上,她等来了夏蝉,昔日共患难的姐妹在袖子里给给她揣了两个馒头,两人苦命的女孩子抱在了一起。

  也是从那个时候起,夏蝉才真正意识到了权利的重要性,如果自己没有成为二等丫头,那在那个雨夜,她的好姐妹,甚至她自己,早就无声无息的死去了。

  星尘的事,情理之中,意料之外,傅斯延与周氏成亲三年了,虽然已经生下了一对龙凤胎,但他房里一直没有添人,所以星尘迟早是要走这条路的,就算不是她,也会是别人。

  所以为了估计傅斯延和周氏,所以老太太决定先让她喝着药,至于孩子的事情,等过段时间,再慢慢来。

  恰好老太太命她去办,所以夏蝉擅自将药换成了别的,虽然不指望星尘这一次就能怀孕,但如果真的怀孕的话,她的处境会好很多。

  果然不出两月,星尘就被爆出已经怀有两个身孕,仔细一算时间,应该就是那晚留下来的,因为之后傅斯延就再也没有来过。

  终于,府里给她分了两个小丫鬟侍候,屋子的环境也好了很多,星尘也静了下来,肚子里怀着的,是这个世界上与自己最亲密的人,所以她很开心。

  她开始对一切都满意起来,当然她原本也不是一个挑剔的人,只是有一个,那就是下人们见了她都称呼自己为星尘姑娘,这让她很尴尬。

  但好在周氏也是个宽和的人,在傅斯延赔礼认错和用行动道歉后,她也就不计较这件事儿了,所以,星尘的整个孕期都过得不错

  即使傅斯延从来没看过孩子一回,她还是很认真的对着肚子说话,给他说说他的父亲,说说傅家的事。

  后来,她终于要生产了,他陪着心爱的妻子来到了她的院子,不过她也很满足了,最起码自己的孩子一出生,就能看到他的父亲和嫡母,以后应当也不会太艰难。

  虽然生下来的是个姑娘,她知道跟大家想的不一样,但她自己觉得很满足,姑娘好,她能平安长大,如果是个公子,那他前路艰险。

  看着孩子熟睡的脸,她觉得,就算日子再苦,她也有决心陪她长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