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浮云遮

真相大白

浮云遮 野矜 2155 2019-09-19 22:51:54

  她就这样静静的站着,仿佛以她为中心的范围都被冰冻了,没有人敢靠近她。

  不知道过了多久,傅云锦才感觉到有人在扯自己的衣袖,她抬眸一看,只见傅云婉在一脸担忧的看着自己。

  果然,血缘亲情这种东西,在关键的时刻,最能检验人心。

  原来在夏蝉被带上来之时,傅云锦婉就已经悄悄的靠近傅云锦,傅斯延和周氏他们的身份,不容许他们在当时的情况下顾及到她,除了父母,他们也有自己的责任。

  但傅云婉不一样,她不是小孩子了,同样她也没有成亲,所以她很清楚自己该干什么,当时的环境,已经不容许她做多余的思考。

  夏蝉能对伺候了这么多年的主子做出这样的事,可见她也不是个好的,谁知道她会不会做出更令人瞠目结舌的事情来,所以她下意识的就想要保护傅云锦。

  虽然这只是一个小小的动作,但多年后她才知道,那个小小的保护,曾温暖了傅云锦很多年,且让她们姐妹的关系愈加好。

  其实,傅云锦对傅云婉的感情很复杂,前世因为阿姐嫁给了陈洛白,后来傅家弄的个家破人亡,这一次能重新回来,她除了弥补和阻止悲剧的发生,还有些逃避。

  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所以她在尽可能的弥补阿姐的同时,不与她过多的接触,因为了解越多,内心的愧疚也就越深。

  傅云锦反手握住阿姐的手,用目光一一安慰着关心自己的人,随后努力的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对着舒婆婆招了招手。

  舒婆婆以前在宫里呆过,所以对这些下毒下药的把戏最清楚不过了,只见她抖了抖自己的手帕,然后轻轻的沾了沾夏蝉嘴角的血,然后用银针验了验。

  众人只见银针迅速发黑,便清楚夏蝉这是给自己下了死手,料想她在听到传唤时,便已经做好了各种准备,甚至不惜自杀。

  舒婆婆对着傅云锦稍一点头,然后见傅云锦没有阻止,便拿起东西走向了傅斯延的方向。

  在场的人多半已经被吓住了,看舒婆婆拿着银针走向自己,秦姨娘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几步,在接触到傅斯延的眼神后,又只得走了回来。

  舒婆婆给傅斯延看了发黑的银针,然后低声与他说话,旁人听不到他们说话的内容,可旁边的秦姨娘可是听得明明白白。

  不过,她倒是希望自己没有在场,或者是耳朵压根不好使,可是她还是听了个明明白白,当然,这里头不排除舒婆婆故意的成分。

  只见舒婆婆收好银针之后,对傅斯延说道,“老爷,夏蝉已经死了”。

  她的语气之平静,仿佛嘴里说出来的不是人命一样,可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让秦姨娘听得是心惊胆战。

  话说,夏蝉再是一个多么狠毒的人,她最终都以死告终了,可舒婆婆不一样,她扮演的角色太重要了,更关键的是,她肯定不与秦姨娘是一个战线的。

  这让秦姨娘,又惊又怕,若自己还想继续争斗,那舒婆婆就成了一个不可小看但我人物,甚至她身后的傅云锦……。

  秦姨娘看了眼呆立着的傅云锦,不过很快她就打消了这个念头,这个小丫头是傅家的心肝宝贝儿不说,看她吓的那个样子,也不像是个人物。

  她想着,如果在场的是傅云柔,那她一定能喜怒不形于色,最起码不会在人前如此失态。

  想起傅云柔,秦氏心里也是有气的,这段时间,那丫头是越发难看透了,可见功力上涨了不少,另一面她又想着,如果她是自己的孩子,那该有多好。

  不过她也很快就否定了自己,她现在辛辛苦苦所争取的一切,都是为了儿子傅景钰,所幸儿子也成器,起码在读书一事上是有前途的,所以她也就更有动力去争。

  看着秦姨娘脸上变换的颜色,傅云锦知道,自己这是骗过去了。

  然后舒婆婆开始揭穿夏蝉的阴谋,虽然她已经自杀了,但物证都在,所以这个官司还不算完。

  原来药方药材都是没有问题的,不管是请谁过来看,这些都是一般常见的治疗失眠多梦的方子,至于为什么一直没有效果,这谁也说不清楚。

  但问题就出在梅花坞,不然老太太的病也不会不见起色。

  梅花坞本就靠近花园,且人年纪大了就喜欢一些花儿草儿的,所以夏蝉特意在温室里养殖了一些夜来香和郁金香,这些本来就有让人失眠产生幻觉的功效。

  同时,因着夏蝉是能接触到老太太的膳食的,平日里由着老太太的性子来不说,她也在里头花了不少心思。

  比如,老太太的餐桌上几乎顿顿不离羊肉和鸭子,虽然这些有温补的作用,但长久以此,难免会出现问题。

  她还煞费苦心的给老太太弄人参枸杞等药材,明着是对老太太的身体好,但其实这是将她的病推向更高的山峰。

  一说到这些,梅花坞里的春花她们,甚至是傅老太太自己都有印象,确实平日里的膳食好像有点太补了。

  这就是夏蝉的高明之处,让所有的人都以为她是好心,然后明目张胆的害人,达到自己的目的。

  众人终于彻底明白了,但同时她们心里也松了一口气,像这样狠毒的一个人,幸亏是死了,不然以后可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更有一些原本就与夏蝉有过节的,心里忍不住拍手叫好,但又觉得这样死了真的是便宜她了,秦姨娘就是一个。

  眼看着真相大白了,傅斯延命人将夏蝉抬了下午,人既然已经死了,那就留她最后一丝体面吧。

  然后傅斯延看了几眼梅花坞的丫鬟,吓得几人立马跪在地上,头抬都不敢抬,老太太受了这么多这么,她们都未能察觉,那这就是她们的失职。

  为了以儆效尤,傅斯延命人将梅花坞里的丫鬟婆子以及剩下的三个大丫鬟春花,秋月,冬雪通通拉下去挨板子,并罚了她们三个月的月银。

  她们感激的扣头谢恩,傅斯延没有将她们赶出府去或者直接乱棍打死,已经是格外仁慈了,她们也不敢祈求别的了。

  毕竟在这个时代,主人有生杀予夺的权利,她们今日就是被活活打死,也不会有人敢质问,说白了,主子对你好,你得感恩,主子对你不好,那你也只能忍着。

  一日为奴,那就一日由不得自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