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浮云遮

相见甚欢

浮云遮 野矜 2095 2019-09-16 20:27:26

  众人在咏荷院里稍稍待了一会儿,便起身准备去梅花坞,毕竟傅老太太是傅家的长辈,理应如此。

  傅云锦怕外祖母不知道情况,所以特意越过众人,亲昵的挽着周老太太的胳膊,小声的与她说着话。

  她讲老太太的身体及她的平时对她们母亲的照顾都与周老太太说了,希望通过这些,能让周老太太不要再挑祖母的刺。

  当年,傅家和周家,虽然相距较远,但因为两家的儿女亲事都心里有气,虽不至于你死我活,但也是形同陌路的。

  这不仅是周老太太第一次踏进傅家,还是她们之间第一次见面,傅云锦深知她们的脾气,所以她提前来周老太太这做做功课。

  好在周老太太对她的意图心知肚明,也就微笑着听了。

  其实这世上哪有什么无缘无故的恨,只不过是爱屋及乌罢了。

  如今周氏母女已然和好,虽然她们之间也曾横亘着这么多年的冷漠,但若将过错全归结到傅家,她们谁都做不到。

  一行人刚走进梅花坞,就看到傅老太太就已经在门口等着了,虽然她因为身体的缘故没有亲自去接,但她此番举动,给了周家极大的面子,周老太太心里也高兴。

  老姐妹两携手进了屋子,待丫鬟奉上茶后,傅云锦才默默的退到了后头,看着她们相谈甚欢,她向舒婆婆点了点头。

  虽然舒婆婆大多在外,但总归是傅云锦的人,所以在傅家,她也是以傅云锦的嬷嬷身份行走于各院。

  舒婆婆看到了傅云锦的暗示,她趁着众人不注意的时候,也偷偷的溜了出去。

  她们两人一前一后的不见了,别人看到也不会想太多,殊不知,她们二人就在梅花坞附近,正酝酿着一件大事。

  傅老太太的梅花坞,出于傅家的最深处,出了梅花坞,向左拐去,经过一片竹林穿过月亮门,就是傅家的厨房了。

  只见她们两人来到竹林旁,然后一转身就不见了,两人皆隐于假山里头,外面看不出任何破绽。

  “舒婆婆,你可都查清楚了”,傅云锦压低声音问向舒婆婆。

  舒婆婆站立在进口,一边观察着外头的动静,一面向傅云锦汇报情况。

  “这几天我一直都跟着夏蝉,发现她经常与一个男子单独见面,后来我查了一下,发现那个男子正是前院的小厮冬至”,后头的话,她不必再说,相信傅云锦心里已经有数了。

  夏蝉今年已经二十多岁了,若说她现在找到了人私定众生,听着也觉得荒唐,若是真的,她大可不必偷偷摸摸,这样做反而引人生疑。

  而冬至他只是前院的一个小厮,偶尔替主子们出去跑跑腿,今年也是有了十八,家中尚未娶妻生子。

  所以综合下来,若说他们相互看对眼,任谁都不会相信的。

  但听过的鬼多了,难保不会碰见。

  傅云锦敢确定,他们二人绝不是这种关系,里面一定还有别的联系,只是这确定是什么,她还不能确定,唯一能确定的是,老太太的病就是夏蝉搞得鬼。

  “好了,看来这些都属于意外之喜,你把东西那些都准备好没有”,傅云锦决定先从当下入手。

  “嗯,我专门去了一趟,那掌柜的乖乖的给了我”,舒婆婆不愧是从宫里出来的人,这件事被她轻描淡写的带过了。

  明明是她找到夏蝉买药材的铺子,那千金坊的掌柜以保护隐私为名拒不透露,后来她找了几个病重的人往那门口一放,掌柜的是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这样折腾过了三天,那千金坊的掌柜的就受不了了,再这样下去,他的名字铺子很快就要完蛋了,所以他主动来找舒婆婆。

  舒婆婆轻轻巧巧的就得到了她要的东西,只是那掌柜的,不知道背后跳着脚骂了几天。

  傅云锦看舒婆婆一脸成竹在胸的样子,便就将心放在了心里,两人又一前一后离开了。

  整个过程大概只用了一盏茶的时间,这对于心思都放在周老太太的众人老说,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傅云锦刚一落坐,就见周氏和傅云婉向她投来关切的眼神,她收敛心神,对着她们回了一个安心的笑容,她们二人才放下心来。

  刚开始她还怕两位老太太水火不容,却没想到,这两人竟看起来一副相见恨晚的样子,虽然刚开始有几分试探和做戏,但半天下来聊出了几分感情。

  直到傅斯延来梅花坞,两人才不得不停了下来。

  其实自在府门口与周老太太见过面之后,他还没有专门给老太太请安,毕竟自己当年将周家的掌上明珠带回了傅家,然后使她们结了仇,一直不相往来。

  所以他此番前来一是为了给众人引见,二来则是请安。

  傅斯延带着傅景城跪下,给老太太请完安后,看周老太太看自己并无太多的怨恨,就放心了不少。

  对一个人的感情,无论是喜欢还是怨恨,都会随着时间而发生变化的。

  而跟在他们身后的邵天鹤,在悄悄的环视了一周后,他就已经找到了那个少女,师父让她前来协助的少女。

  少女虽年纪不大,但静静的坐在那儿,就已经是一副画了,虽然她尽可能的想让自己不显眼,但她的存在,足以让其他人黯然失色。

  傅云锦也感应到了他的目光,两人目光在空中接触了一下,有探究,有疑惑,终了,两人又各自收回自己的目光。

  其实,看到他与傅景城一同前来,她就已经猜到了,这就是舅舅给自己请的助手,虽然年龄在二十岁上下,但他的气场却格外的强。

  屋子突然多出来几个人,众人当然都感觉到了,在接收到老太太询问的目光后,傅斯延站了出来。

  只见他站了起来,向两位老太太行了个礼,然后朗声道,“邵先生虽年纪不大,但学问才华着实厉害,所以我想让他暂时先在府里授课”,当然,如果不是邵天鹤要求,他是希望他能一直留在傅家的。

  听完傅斯延的话,邵天鹤站在了他的身后半步的地方,向众人行了一个恭恭敬敬的拱手礼,得了赏赐之后,就落了坐。

  当然,愉悦的谈话还在继续,谁也不知道将会发生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