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浮云遮

破冰探亲

浮云遮 野矜 2154 2019-09-14 22:00:26

  不出几日,蜀地的信也送到了傅云锦的手上。

  看完了信,傅云锦急匆匆的往咏荷院去,原来外祖母放心不下,所以早就启程准备来京城一趟的,只是自己突然写信回去,舅舅才不得将实情告诉了她。

  本来老太太是不打算让她们知道的,出其不意才能看到最真实的,所以估摸着时间,她这两日也快入京了。

  周氏接过傅云锦手里的信,不可置信的望着她,“*锦儿,你是说你外祖母已经在路上了,她要来京城?”,一时间周氏脑袋有点发懵。

  傅云锦知道,母亲这是欢喜之故,她嫁来傅家十几载,终于盼到了娘家人探望,岂有不高兴的道理。

  “嗯,舅舅在信上是这么说的”,傅云锦回答道,其实周世和给了她两封信,一封是周氏现在手里的,另一封则是只有她可以看的,当然,这些她现在还不会告诉周氏。

  那封信上,舅舅给她说了柳时轻的事,他在收到傅云锦的信后,就立马起身去拜访他,并向他说了这件事,果然不出所料,他以年纪大了,不愿再东奔西走为由婉拒了他。

  不过,他倒答应了,说自己有个徒儿名叫邵天鹤的,将自己的本事学的也差不多了,正想着将他送出去历练历练,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让自己的徒儿来。

  周世和是什么人,听到他愿意将徒儿送到京城,就知道以后有什么事,他这个做师父的当然不会坐视不管,且他那位徒儿自己也见过,的确也很适合,所以他就替傅云锦应了下来。

  傅云锦非但不怪舅舅擅作主张,还很感谢他的当机立断,她与他想的都一样,只要徒弟在她这儿,就不信做师父的能置身事外。

  依舅舅所说,他专门去了南溪书院,虽说是舅舅与外甥的关系,可周世和与傅景城真的不熟,这算是两人第一次正式见面吧!

  因为周世和的阅历和见识,让她不得不相信他,早在回京城之前,她就拜托舅舅去看看哥哥。

  傅景城一人在蜀地求学,她只知道他每次回来,进步都不大,但他也不是愚笨之人,所以她很好奇他到底发生了什么。

  前世他们兄妹关系淡泊,所以只知道哥哥在读书一事上,虽刻苦但天资一般,竟还不如秦姨娘所出的傅景钰。

  这要是别人也就信了,可傅云锦说什么也是不信的,她与阿姐虽是女子,不至于要她们考取功名,但才学悟性也是不差的,怎的就哥哥不一样了呢?

  所以周世和专门去了南溪书院一趟,美其名曰探望外甥,其实是找出原因,导致他学业不成的原因。

  舅甥两专门挑了半天,那天刚好没课,周世和带着他去了自己常去的一处庄子,这里环境清幽,且有温泉水,对于消除疲劳有很好的作用。

  很快他们二人就亲近了不少,傅景城对着这个小舅舅话也多了起来,其实他自己也很苦闷,家里人都关心他的学业进步没有,从来都不问自己喜不喜欢,好像太傅的儿子就该才高八斗一样。

  用周世和的话来说,傅景城确实并不愚笨,只是他仿佛不爱此道,虽也尽力去做,但结果总是不尽人意。

  但当他说起自己在外的见闻和一些侠士将军的事迹时,他能明显感觉到这是傅景城感兴趣的,他好像知道了他为什么进步缓慢的原因了。

  作为太傅的儿子,不爱文章爱武斗,对他来说,真的是一件有压力的事情。

  看了舅舅的推测,傅云锦其实已经基本确定了,他们只有这一世,而她却有着两世的记忆,这对她来说,简直是太好确定了。

  前世傅景城到最后,也没有考取功名,而傅家也被攀上了囤兵叛乱的罪名,这样想来,傅景城确实不喜欢读书甚至那时他已经有所行动了,不然也不会空穴来风。

  但要说他囤兵叛乱,她绝对是不相信的,傅家家风严谨,哥哥虽没继续走科举之路,但让他叛乱这绝对是不可能的,这里面一定有鬼。

  至于这个鬼,她基本上也能确定了,原本没思绪,但一想到叛乱,安平王陈洛凡就映入她的脑海,这个人果然还是走上了这条不归路,而且还拖上了傅家。

  关于傅景城的事情她想的差不多了,这些都多亏舅舅,要不是他,她也差点就相信哥哥只是不适合读书罢了,根本不会与前世的家族覆灭联系到一起。

  既然该发生的已经发生了,那她能做的,就是尽量阻止哥哥与陈洛凡接触,让前世的悲剧不要再上演。

  傅云锦被周氏催促着回自己的院子,打扮的喜庆一些候着周老太太,傅云锦只得遵命前去。

  挑挑拣拣了一番,傅云锦只得在外头加了一件红斗篷,这是用上好的狐狸毛做的,露出来的毛雪白通亮,也就她得老太太赏了这么一件。

  不知道私下,傅云柔气成了什么样子,她可知道,别看傅云柔表面一副通情达理的样子,其实最是小气不过了,她嫉恨傅云锦,所以她拥有的一切东西,都成了她讨厌她的理由。

  傅云锦从镜子里看着正在忙碌的绥阮和芙蕖,心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其实自从上次那事出来后,她便让她俩跟着云心云水进屋伺候了,也给了她们一些事做。

  绥阮看得出很高兴,所以她便更加卖力的伺候着,反观芙蕖,好像淡定的多,她好像没什么事情一样。

  看着她俩忙里忙外的,傅云锦心想,其实若不是有这样的事发生,或许这么些人在梧桐院,一定很热闹吧!

  不过想归想,若让她被眼前的美好蒙蔽不问后路的话,她是决计不答应的,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至于谜底揭开,那只是一个时间问题,她相信时间不会太久了。

  比如,趁着周老太太来傅家,这就是一个好机会。

  那个时候,傅景城,邵天鹤以及周老太太都在场,最是适合不过了。

  并且,能够一箭多雕,她很乐意。

  那个时候,能一举揭开那些人伪善的面具最好,如果不能,那取得周老太太的同情和傅景城的清醒,甚至是检测邵天鹤的能力,只要能达到一个目的她都觉得值了。

  至于傅云柔,她如果能那么快就被扳倒,那就不是那个六亲不认的傅云柔了,前世她做了那么多事,没有一点能力,早就死翘翘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