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浮云遮

有人告密

浮云遮 野矜 2144 2019-09-10 22:03:16

  傅云柔和傅云瑶在梧桐院里呆了一下午,直到到了该用晚饭了,她们才起身告了辞。

  她们前脚刚走,禀退了众人,云心云水就跪下请罪,“姑娘,是奴婢没有拦住她”。

  傅云锦看着跪在地上的两个人,微微笑了一笑,亲自扶了她们起身,“你们就别说这些了,今日的事不怪你们”。

  在这些方面,她从来不是一个苛刻的人,不过这并不代表着自己可以养着叛徒。

  傅云锦生平最讨厌的人,就是那种两面三刀,面上与你交好,却在背后捅刀子的人。

  虽然早有打算,但今日发生的事,还是让傅云锦觉得,自己身边还得有个会武功的人,不然几个弱女子遇到事情,就算脑袋转得再快,还是成为别人的鱼肉。

  自从那次在客栈出了事后,虽然旁人不知,但她心里很清楚,所以她再三考虑,将云水送去学一些拳脚,好用来防身。

  自己身边信任的人,云心性子弱一些,也不喜欢打打杀杀的,而云水则大大咧咧,力气也比旁的人大一些,让她去最适合不过了。

  只是这个事情,还没有真正的提上日程,她也没有仔细问过云水的想法。

  思索再三,她还是决定修书一封,让蜀地的小舅舅周世和替她出不出主意,呆在周家的那段日子,让她与小舅舅关系已经非常好了。

  虽然最开始她是有目的的接近,但后来才明白,原来世上真的有那种淡泊名利的人存在,她的小舅舅周世和就是一个。

  周家什么都不缺,所以他的生活也比寻常人轻松的多,读书只是一种是消遣,并没指望通过它功成名就。

  正是因为他的豁达和四处游山玩水,所以他所结实的人都不是太普通的人,就像不老翁,也是他的好友之一。

  傅云锦也曾向他请教过,有没有结交一个精通医术与武功的人,而他也向她推荐了一位。

  他说的人叫柳时轻,虽然已经隐世很久了,江湖上的柳叶飞也已经淡出了人们的视线,但知道他还活在世上的几个人中,周世和是其中一个。

  他们的相识也是纯属偶然,那时他正在峨眉山游览,遇到他就两人相见恨晚,虽然年龄差了很多,但还是结为了忘年。

  他也是之后才知道,他原来是早就在江湖上绝迹的柳叶飞柳时轻,本来也没存在什么龌龊心思,所以就算知道了他的真实身份,两个依旧交好。

  柳时轻是一位四十多岁的剑客,曾经因为嫉恶如仇而扬名,他手里的剑叫做天筹,传说他善用剑,且轻功极好,所以江湖人称柳叶飞。

  虽然傅云锦后来也查了关于柳时轻的事情,但都不是太完备,再说就算她托舅舅请人家过来,那也不见得人家会同意。

  信上傅云锦将自己的现状大概的交代了一下,也托付小舅舅替她走一趟,至于柳时轻到底愿不愿意过来,其实她没抱多大希望。

  一个侠肝义胆的江湖义士,让他整日与小姑娘为伍,相比起来,做的都是一些小事情,或许在他眼里这些根本不值一提。

  她写完信,让云水贴身放好拿去云想衣,这是她一贯的做法,虽然现在母亲与外祖家通信都是通过驿站,一来一去也不过五六日,往来也很便利。

  但她还是谨慎为上,毕竟这是自己的私事,且等不了那么久,所以她让云水将信带到云想衣,再让叶大哥派人连夜送出去,两三日信也就落到舅舅的手里了。

  云水已经和云想衣里的人很熟悉了,而叶大哥也就是上次护送她们回京城的那批人,之后他们就一直保护傅云锦,并听从她的调遣。

  傅云锦将安排在了云想衣,一来是他们进出傅府不方便,二来是将他们放在那里,他们可以承担运输的任务,相互往来也很便利,所以他们就留在了云想衣。

  屋子里只剩下了她和云心,见状云心从她的被褥下头拿出了藏着的样稿,每次如果临时有事的话,傅云锦一般都是直接将东西藏在那里。

  原以为她会继续画稿子,却没想到,傅云锦一直听着稿子发呆,桌子上摆的是她这几天画的图样,还有她没有画完的,只见她眼神空洞的盯着稿纸,右手不自觉的摩挲着手腕上的镯子。

  今日,傅云锦穿的是一套素白的常服,手腕上的镯子则是晶莹剔透的绿色,里面的小红鱼栩栩如生,仿佛就要穿透玉石游了出来。

  看着傅云锦呆着不说话,云心便默默的把东西收拾好,然后退到后面,一言不发。

  过了许久,傅云锦才涩着嗓子问道,“你觉得云水这个人怎么样?”,如果不是屋子里只有她们两个人,云心都不敢相信傅云锦在问自己。

  虽然她与云水都是姑娘的贴身丫鬟,有的地方难免会相互比较,这是不可避免的,但如果说云水不好,她第一个是不同意的,但这是姑娘问的,她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看云心一脸纠结苦恼的样子,傅云锦示意她坐了下来,“我不是说云水做了什么不好的事,而是问关于她的”,这一说,云心更是听得云里雾里的。

  “姑娘,您要问的是云水家里?”,云心试探的问傅云锦,在终于得到傅云锦的肯定后,她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云水家里有四口人,除了爹娘还有妹妹绥阮,虽然她爹性子软弱,她娘强悍是出了名的,但总归来说,她们一家人在月儿胡同安安分分,也算是好的”,云心将她知道的告诉了傅云锦。

  听了这些,傅云锦终于知道,云水风风火火的性子是随了谁了,但这样说来,绥阮竟与家里人都不像,这还有些奇怪了。

  “好了,你这几天私下查一查绥阮,一定要小心一些,不要让别人发现了,不切也不能告诉云水”,傅云锦向云心交代道。

  虽然她不能确定问题出在绥阮身上,但目前也只有她嫌疑最大,不让云水知道,是怕她多想,毕竟如果绥阮真的有问题,那她这个做姐姐的处境也有些尴尬。

  云心也是个聪明人,一来二去就明白了傅云锦的意图,便站起身遵命。

  如果不是绥阮那还好办,不管是谁这次都不会讨得好,但如果真的是绥阮,那只能说她选错了地方,在梧桐院里当差,靠的可从来不是那些小心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