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浮云遮

示弱

浮云遮 野矜 2147 2019-09-09 22:49:24

  傅云柔看着她们主仆两没有丝毫停下来的意思,所以抬起手轻轻的牵着傅云瑶的手,向着傅云锦走来。

  和煦的阳光,给了冬日难得的温暖,衣着淡蓝和粉红色衣裙的二人款款而来,端的是一个稳重矜持。

  如果不是在上一世吃了那么大的亏,那她一定觉得这个姐姐简直就是天使,温柔善良还腹有诗书,简直让人移不开眼。

  傅云锦在心里冷笑一声,随即脸上也摆出灿烂的笑容,亲亲热热的上前揽着她们的胳膊,仿佛刚才对着丫鬟横眉冷对的不是她一样。

  “二姐,你怎么想到来我这院子里了呢?”,傅云锦嘟嘟嘴,状若无辜对傅云柔说话。

  这下彻底的打消了傅云柔的顾虑,原本她就觉得,这大半年来,傅云锦显得格外的不对劲,不仅不与自己亲近了不说,说话也感觉机灵了不少,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轻易就能哄骗的小丫头了。

  这让傅云柔也意外不已,毕竟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可真的就打乱了自己的计划,原本想通过傅云锦之手做的事,看来也增加了不少难度。

  所以,她一直在想办法试探傅云锦,看她是不是真的就突然聪明了,不过依她的观察,傅云锦仍然是一枚好用的棋子。

  这大半年时间,她潜心研究医术,试图彻底根除祖母的病,从而让整个傅家对她刮目相看。

  而傅云锦也是经常不着边,两人遇不到不说,就算是见到了,每次都被她软绵绵的刺回去,这让傅云柔觉得如鲠在喉。

  现在她终于腾出一点点时间了,就可以用来专心对付傅云锦了。

  原本以为她比以前聪明了,不过如今看来是自己太杞人忧天了。

  如果自己是傅云锦,那她一定会装乖卖萌,好好讨得祖母和父亲的欢心,以此来保证自己在傅家的地位和待遇。

  可傅云锦好像根本看不明白,祖母病后虽然去探望,但也不见得有多勤,更别说父亲了,如果不是有事,那她基本都不会主动去找父亲的。

  看来,她还是看不清楚,谁才是傅家的大腿啊!

  傅斯延讲孝顺,所以傅老太太在傅家说话的份量也重,而傅斯延无论是外还是内,他都是傅家的当家人,所以,如果能让他们高看一眼,那以后的日子就好过多了。

  周氏虽是嫡母,但她性子极为冷淡,傅云柔从心底里不喜欢她,也仅仅是做做样子罢了。

  女孩子在家靠父亲兄弟,出嫁以后就靠丈夫儿子了,所以,她觉得如果靠周氏,指不定给自己定一门怎样的亲事呢?

  但父亲素来不喜欢她,就如从来不曾心疼过她的姨娘一样,所以,她能靠的,就只剩下老太太了,这也是她认真学习医术的原因。

  “我这还不是来看看你嘛,听说你这几天一直呆在屋子里不出屋,这身体可怎么受得了?”,傅云柔摆出好姐姐的样子,真心关切着妹妹的身体。

  虽然是在询问,可语气还是藏不住的笃定,仿佛傅云锦的一举一动都在她的眼皮子底下。

  傅云锦笑了笑,逗着七岁的傅云瑶将问题抛了下来,傅云柔看着旁边的两个妹妹,无奈的摇了摇头。

  虽然傅云锦面上是笑着的,可她的心里却在慢慢的结成了冰,直到没有一丝温度可言。

  梧桐院里有傅云柔的人,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但让她更生气的一点是,自己早就将院里的人,换成了自己信的过的,却没想到消息还是被递出去了,今日传的是小事,那以后呢?以后还不知道会传出什么呢!

  养一只狼在自己身边的感觉,真不好。

  梧桐院的人,在院子里的都是她软磨硬泡的向母亲央来的,别的什么都不图,只求的是一个可靠,且她们一般也进不到屋子里,自己几时睡觉出门这样的事,万不是她们就能摸熟的。

  那剩下的,就是自己屋里的了,除了云心云水外,她还有两个二等丫鬟的,其中一个还是云水的亲妹妹,虽是才十岁,但也是个机灵人儿。

  因着云水的关系,而且她自己也很擅长交际,所以梧桐院上下都挺喜欢她。

  剩下的那个,原是母亲早先分到自己院子里的,她一直觉得那丫头太闷,所以不太喜欢她,不过重活一世的她也认识到,那些害你的人往往说着爱你的话,所以那些闷葫芦也不见得不好。

  在让云心云水考察了一段时间后,这个名叫芙蕖的小丫头,从撒扫的小丫头破例被提成了二等丫鬟,这也惹得众人的一阵眼红。

  其中,就包括云水的妹妹绥阮,当然,这都是后话,总之,众人也都清楚了,自家姑娘挑选人的眼光和别人是不一样的。

  所以,在这梧桐院里做事,不仅要做好自己的事,还有一点就是不要看不起任何一个人,比如,今日她可能是一个粗使丫头,但明日就得了主子青眼,这些谁都说不来。

  傅云锦陪着傅云柔和傅云瑶进了屋子,绥阮十分有眼色的给她们上了茶,傅云锦看了一眼绥阮,只见她上完茶后也不下去,就站在了云心云水的旁边。

  傅云锦不动声色的蹙了蹙眉头,心里想道,“这绥阮倒真的有点看不清了,主子没有传唤她出来,她自己倒赖着不走了”。

  这样想着,她又不由得看向了芙蕖,只见她低着头站在门口一动也不动,就算是她们进屋时,她也只是弯腰行了一个礼而已。

  在心里,绥阮和芙蕖高下立现。

  傅云锦耐着性子,和傅云柔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偶尔还主动去逗一逗傅云瑶,看起来欢快极了。

  傅云柔不知在心里鄙视了多少次,就这样一个草包,凭什么什么都没做,却人人争着去宠她、爱她,凭什么自己明明不比她差,却只能成为她的陪衬?

  不甘心,傅云柔所做的一切都是源于不甘心。

  虽然是在和傅云瑶说话,但她的眼睛一直盯着傅云柔,她再细微的动作都逃不过她的眼睛。

  看着傅云柔变化莫测的脸,傅云锦竟然有想笑的冲动,自己前世究竟是有多蠢,才会一步步被她带进套子里。

  现在的傅云柔虽然也是不怀好心,但相比于前世永安王府里的那个杀人不见血的侍妾,她现在的修为还是太浅了。

  把恶毒心思挂在脸上的,从来都不是一个真准正的坏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