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浮云遮

步步为营

浮云遮 野矜 2152 2019-09-08 21:20:08

  傅云锦知道,单是简简单单的几句话,也不见得会让周氏相信自己所说的一切。

  傅云锦与舒婆婆快速的眼神交流了一下,就明白了对方的心思,只是巧的是,两人的想法都是让她自己露出狐狸尾巴。

  舒婆婆又向前走了一步,试图重新将周氏的目光转移到自己身上来,关于这件事情,原本在回京的路上,她们已经说的很明白了。

  这件事是要被揭露的,而下毒之人也是不能放过的,只是,要想将事情转变为完全与自己有利的方向,那这第一步,就得先得到周氏的支持,然后由她们共同演一场戏。

  “夫人,我知道您还没法放心我,确实也是,不过这事关老太太的身子,还是希望您能慎重考虑一下”,舒婆婆为周氏分析道。

  确实,这件事确实很棘手,抓不到人,那就有可能白白害了老太太的性命,可要是抓到了人,那自己当着掌家之责,自然也要受到牵连的。

  似是看出了她心中所想,舒婆婆又解释道,“其实这些后果,我们都已经想到了,之所以还来找您,是提前来给您打声招呼,免得到时候您还被蒙在鼓里”。

  她们从来没有将希望寄托在周氏身上,她的性子、身份都不太适合做这些,所以她拒绝或答应,其实对她们来说,都不是太重要。

  周氏看着傅云锦和舒婆婆,她们一个比一个笃定,仿佛已经胜券在握,这也让她安心了不少。

  从傅云锦醒过来后,带给周氏的震惊和惊喜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这桩桩件件都让她觉得,女儿真的变了,并且这种变化目前来看是好的。

  只有弱者才会犹豫不决,真正的强者,从来都是自己创造条件的。

  “那好,我答应你们”,周氏略一思量,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傅云锦信任的人,她也没理由去怀疑。

  “不过,事后我得知道全部的实情,可以吗?”,这句话很明显是对着傅云锦问的,她大概也已经猜到了女儿在其中扮演的角色。

  无非就是推手和受益者,这样的结果,她也乐得成全。

  “好,等事情完了之后,我一定将我知道的都给告诉你”,傅云锦肯定的对周氏说,似乎此刻她们不是母女,而是共同抗敌的战友。

  终于说服了周氏,傅云锦心里的担子又轻了不少。

  从蜀地回来之后,傅云锦便一心扑倒了自己的计划上,打怪升级固然重要,可最重要的还是银子,有了银子,她才有机会实施自己的计划和安排。

  “姑娘,您这是连续第八天了,再这样下去身体可吃不消的呀!”,云心端来了一盅燕窝,心疼的劝着傅云锦。

  从那天从母亲的屋子出来后,傅云锦便扎在了自己的世界里,除了每日必要的事情,其他时间就全呆在屋里。

  从白天到黑夜,她的耳朵已经听不到别人的劝阻了,而舒婆婆也从那天后,被傅云锦派出了府,一直也不见她回来。

  云心守在桌旁团团转,姑娘这段时间都熬夜睡不好,而白日里用饭也是草草就结束了,这使得她迅速的受了下去。

  原本苗条的身材,现在看着更瘦了,显得她的个字子好像也拔高了,依稀有了前世她成年后的模样,弱柳扶风却也光彩照人。

  她其实在蜀地的时候,就已经把自己的想法与外祖母说了,没想到立马得到了她的赞赏,也真是得到了外祖母的肯定,在回京后她才正式的行动起来。

  云想衣虽有完整的运营流程,但这块蛋糕毕竟太小了,单是一个云想衣,简直可以用沧海一粟来形容。

  所以,傅云锦想着,云想衣既然能将制衣握在自己手里,那为何不能再加一些其他种类呢,既然都是赚女人的钱,那首饰、脂粉等为何就不能呢?

  所以傅云锦就立马投入到了设计中,因为这西岳国目前的工艺,并不讲究精细,只要是材质好的东西,稍一加工,就能一掷千金。

  不过到了傅云锦这儿,自从有了这个想法后,那些精美的图样在她的脑海中不停闪现,仿佛自己真的曾经见过它们一样。

  她专心的伏在案上画图稿,屋子里早就烧上了地火龙,让她觉得这种生活,真是恬淡而美好。

  当然,如果忽略她做这些的目的的话,是很美好的,但偏偏天不遂人愿,世上总有一些恶人存在,她惹谁不好,偏偏就招惹上了自己?

  门外是叽叽喳喳的说话声,吵得傅云锦无法静下心来,她放下笔揉了揉酸涩的眼睛,决定出去看看,权当是散散心好了。

  只见她一打开门,云心云水立马就走上前来,而站在台阶下的傅云柔和傅云瑶,正向自己看过来。

  傅云锦假装没有看到傅云柔眼里一闪而过的妒恨,直接问云心道,“怎么回事,一直在门外吵吵闹闹的?”

  话虽是这样说,但她丝毫没有责备的意思,跟在姑娘身边久了,云心也变得精了,只见她眼睛一红,作势就要掉眼泪了,“姑娘,是二姑娘,她偏偏要闯进来,奴婢拦不住。”

  傅云锦面色一冷,“你的胆子何时这么大了,我是说闲杂人等没有允许不得进来,可二姐她是闲杂人吗?”,当着傅云柔的面,她是一点都不留情面。

  “姑娘,是奴婢错了奴婢不该不让二姑娘侯在门外,您就处罚奴婢吧”,云心也索性做戏做全,跪倒在了傅云锦的脚边,泣不成声。

  傅云柔看着,顿时觉得有些尴尬,本就是自己非要进屋子,人家丫鬟只是遵从了主子的命令而已,如果真的让傅云锦处罚了云心,虽然她高兴,但总归是因为自己,万一传出一些对自己不好的流言那可就不妙了。

  像她这样的人,格外的珍惜羽毛,而名声就是她的羽毛。

  前世她能顶着孝顺的名声,在傅家混得风生水起,有时连她这个嫡女都羡慕不已,后来,她又端着才女和好姐姐的名声,一路嫁到了永宁王府,而永宁王,则是她傅云锦的丈夫啊。

  前世她抢了妹妹的丈夫,还害的自己臭名远扬,得了一个善妒狠毒的恶名,而她的二姐傅云柔,一跃成了人人佩服的善良白莲花。

  那么,今生她偏偏不让她得意,今日若真的处罚了云心,自己虽然不讨好,但看她怎么得好名声。

  毕竟,一切缘起于她自己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