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浮云遮

重归于好

浮云遮 野矜 2246 2019-09-07 22:27:36

  也不知是因为有了专人护送还是怎么的,她们的归途走的格外的顺畅。

  早早收到回信的周氏,早已按耐不住,天天让福嬷嬷去外面打听,看她们的车是不是已经进了巷子。

  估摸着傅云锦回来,也是这两天的日子了。

  其实不只是周氏等着,傅斯延和老太太他们也天天候着她回来呢,毕竟她这次的远门确实有点久,前前后后一月有余。

  京城的气候比不得蜀地,所以傅云锦就早早的穿上了夹袄,捧着手炉,喝着热乎乎的茶水,整个人由内而外的畅快。

  一入城,北方惯有的凛冽的西北风生生刮着人们的脸颊,所以这里的人,尤其是在冬天的时候,皮肤总是红红的,这些在普通民众里极为普遍。

  而像傅云锦这样的姑娘,皮肤底子本就娇嫩,但由于从小就养尊处优,事事有人为她们去做,所以倒也影响不大。

  所以,一到了冬日,在这北地里,环境越恶劣,姑娘们也因此显得更加娇艳,犹如盛开在冬日里的鲜花一样,鲜嫩又芬芳。

  傅云锦伴随着寒风一同回到了京城,同样带来的是外祖家的信,在这个寒冷的季节,有些人的心却越发的温柔暖和起来。

  周氏看着手里捏着的信,手抖的不行,她从来没想过,在有生之年,她还能得到自己母亲兄长们的问候。

  之前她铁了心要嫁给傅斯延,不惜与他们决裂,也是自那以后她再也没有入过蜀地,随着她年纪的增长,想要得到他们原谅的心越来越强烈。

  这次自己虽然没能去给母亲过寿,但她相信她的心意母亲一定感受到了,要是不然,她也就不会收到母亲的信了。

  周氏努力的稳了稳心神,重新将眼眶里的眼泪逼了下去,强装的打开了来自蜀地的亲笔信。

  却没想到,仅仅是头一句,就让她的堤坝彻底崩塌。

  “安儿,见字如面,一别数年,母甚安好,勿念”,傅云锦看着信的开头,走了过去,默默的握紧了母亲的手,企图给她一些力量。

  其实,我们每个人都不是坚不可摧啊!

  周氏安慰般的对着傅云锦笑了笑,通过微笑告诉她自己没事,确实,与家里人决裂她没事,与心上人离心她也坚持了下来,如今守得云开见月明,她没理由沉溺在苦海里。

  周氏复又拿起了放在桌子上的信,细细的看了起来。

  安儿,见字如面,一别数年,母甚安好,勿念!

  不知你饭足否,茶思否,身体安否?

  母亲深知,你我之间皆因那件事,如今你种瓜得瓜,求仁得仁,母亲也日日在内心忏悔,是否对你太过苛刻,是否不该狠心与你断绝往来?

  安儿可知?自你离去,我夜不能寐,常常自言自语,揽镜自顾,头上青丝越来越少,母亲也成了一个不得不服老的人。

  虽然,你的婚事不是我本意,但好在你给了我一个活泼可爱的云锦,我也曾与她朝夕相伴了五年时间,这些,权当是你给我的补偿。

  其实,我早就不怪你了,这世间的父母子女,哪有什么隔夜的仇,况且我们一直都是彼此挂念的人,所以,希望你也别再怨怼母亲了。

  这次的生辰,虽然没能亲眼看看你,但你的心意母亲收到了,这么些年,亏你还记挂母亲的身体。

  好了,别的不再赘言,只是希望你明白,我周家虽不是勋贵高族,但配他区区一个傅斯延,还是绰绰有余的。

  若你们恩爱两不疑,母亲只能祝愿你们天长地久,如若不然,我周家的女儿也不是谁想欺负就能欺负的。

  遇事不必慌张,记得,万事有我,有周家护着你!

  令,我听云锦说京城与蜀地,风景大不相同,所以不知你是否愿意陪母亲看看京城的风土人情?

  直到将信全部看完,周氏才确定这一切是真的,母亲不但原谅了自己,而且还会来京城,这代表着什么?

  这代表着,自己从此以后,就不再是没有母家的人了,她也有了人撑腰。

  虽然以周氏的身份脾性,她也用不着别人帮忙,她觉得何必麻烦去欠一个人情呢?但如果这人是自己的母亲,是周家,那她觉得,其实有时候麻烦一下也没什么不好的。

  她又反反复复的将信看了好几遍,最后才唤来福嬷嬷,交代她将信件装在匣子里,然后收起来。

  福嬷嬷是从周家陪嫁过来的,心里自然是希望她们母女二人能重归于好,见到这情况,忙上前喜不自迭的接过收好。

  然后傅云锦示意众人都退下去,得到周氏的眼神允许后,她们才轻轻的退到门外,然后由福嬷嬷和云心云水她们守着门。

  屋子里只剩下了傅云锦母女及舒婆婆,除了云心云水,其他人都不清楚情况,自然不敢放松片刻。

  傅云锦先是扶着周氏坐了,然后自己静静的站在那里,过了半晌,她才扑腾一声跪在了周氏面前。

  “母亲,锦儿有事瞒着你”,周氏看着傅云锦的举动,立马变得严肃了起来,平日里是宠爱的多了些,但她若做出一些出格的事,还是要处罚的。

  或许做母亲的都一样,怕孩子不大,但又害怕长大后不听话,况且傅云锦是个女孩儿,虽然这个社会对女孩已经很宽厚了,但一旦出事,最终受伤的还是女孩子。

  “究竟是什么事,你细细说来”,周氏没有叫傅云锦起来。

  傅云锦偷偷的揉了揉生疼的膝盖,“母亲,这是关于祖母的,事关重大,所以我让她们都下去了,还请母亲勿怪”。

  周氏眸子一紧,“果然,我就知道老太太的病不简单”,说完她突然抬头看向了舒婆婆。

  生怕引起周氏的误会,傅云锦忙站起了身,“母亲,您先别急,这是舒婆婆,随我从蜀地过来的”。

  听完傅云锦的话,周氏又一言不发的望着舒婆婆,舒婆婆主动站了出来,不卑不亢的向她行了个礼。

  “夫人好,他们都叫我舒婆婆,我是随姑娘来京城的,听姑娘说了老夫人的事情,我觉得或许还有办法”,舒婆婆直起腰板,眼睛平视着前方。

  周氏看着她的言谈举止,一看就是在高家大户呆过的,说话做事一点都不含糊,一下子将可信度提升了不少。

  像舒婆婆这样的人,她应该不会信口雌黄,既然傅云锦能将她带回来,也说明其实她也是有些本事的。

  周氏一边想着,一边又在心里赞叹,“自己这个女儿看着不靠谱,但其实还是个有心人呐”。

  于自己与母亲的关系缓和是,于老夫人的病情也是。

  她一直在默默的关心着她们,虽然是以她自己的方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