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浮云遮

那些往事

浮云遮 野矜 2119 2019-09-04 23:11:05

  傅云锦紧紧的盯着舒婆婆色眼睛,“婆婆,这些年你过得怎么样?”

  虽然距离上一次见面,只是两年前的事情,但对于重活了一世的傅云锦来说,时间已经过了很久很久,大概有一万年那么久。

  舒婆婆尚且清明的眼睛闪了一闪,她低低的开口,“活着罢了,哪里还计较好与不好呢?”。

  其实这个答案傅云锦也不是没有想到,向舒婆婆这么神秘的人,她的答案确实也可以如此的玄幻。

  她良久不开口,虽然突然抬起头,紧紧的盯着舒婆婆的眼睛,看的云心云水一个激灵。

  “婆婆,你之所以选择这种方式活着,是因为这世间还有值得您留恋的事情吧!”,傅云锦没有询问,而是以肯定的语气陈述。

  她想,舒婆婆在这个地方住了这么久,看起来像隐居其实又在关注着外界,她与别的隐居高人不一样,她还没有看破红尘,她对着红尘还有念想。

  否则,她不会在这里等这么久,只是傅云锦不能确定的是,她等的是一个人?还是一个契机?除了她自己,或许没有人能知道答案。

  只见舒婆婆听完她的话,除了短暂的惊讶了一下之后,竟显得格外的平静。

  “我有我不得已的理由,否则……”,否则什么,舒婆婆顿了一下,没有选择继续说下去。

  也许是说到了动情处,舒婆婆揉了揉眼睛,“唉,年纪大了,最说不得那些往事了”。

  傅云锦默默的握紧了舒婆婆的手,其实那种感受她最清楚不过了,

  自浑浑噩噩的醒来后,那些往事就只能被掩藏在心底,在每个辗转难眠的夜里,独自舔舐。

  于傅云锦是,于舒婆婆更是!

  死去的人虽然已经死去了,但活着的人却停在回忆里走不出去。

  在十多年前,那时候舒婆婆还不叫舒婆婆,大家都称呼她为舒嬷嬷,她是梦贵妃的贴身嬷嬷,当时跟着梦贵妃极尽风光。

  那时她三十多岁,这是年富力强的时候,她担负起了祥云殿里里外外的事项,是梦贵妃最得力的助手。

  梦贵妃是皇帝的宠妃,自入宫以来就受尽了恩宠,源源不断的赏赐变着法儿的送进祥云殿来,虽然当事人并没有觉得很特别,反而是旁的人看的红了眼。

  偌大的皇宫,浩荡的皇恩凭什么只眷顾她梦卿一人?她只是一个不知从哪里来的无名无姓的女子罢了就因为得了圣上眷顾,就真的能飞上枝头变凤凰了?

  这当然不能让人信服,最起码,没有几个人能做到心服有口服。

  谁能甘心对着一个低贱的女子俯首叩礼?谁又能坦然的承认她就是比她们这些世家大族的女子强?

  这就是人性的弱点,不承认自己的若,也不接受别人比自己强,尤其是那人明明条件都不如自己。

  所以祥云殿明里暗里就招惹了许多目光,有探究,有审视,也有等着落井下石,总之,没有人巴着希望她好。

  也是,这皇宫里这么多人,人人都想摇身一变成为主子,主子想成为更高的主子,可她们的目标始终只有一个。

  欲望大了,人就小了。

  皇宫里从来都没有什么姐妹情深,生死契阔,有的只是尝不尽的酸汤苦胆,受不完的血雨腥风,为了活着,为了上位,牺牲一点点不是很公平吗?

  所以梦卿慢慢的就感觉到,这一切仿佛都变了,曾经和自己一起当过值的小姐妹,见了自己都绕着走,甚至有的还当自己听不见似的,背后骂自己狐媚子。

  她不相信,才过了几天,皇宫就变了天。

  皇后带着一众妃嫔去御花园赏花,独独不邀自己,每次去给太后请安,除了招架太后还得应付那些来自四面八方的冷箭。

  她选择了忍耐。

  她觉得,只要能和心上人在一起,就算面对枪林弹雨,她也不害怕。

  因为爱他,她处处为他考虑,每次都不忍心-处罚他的女人们,尽管以她的地位,处罚那些阴暗的小人轻而易举。

  所以,每次舒嬷嬷只得沉着脸将她们放了,虽然知道,她们下次一定会再犯的。

  作为贵妃最亲近的人,她太清楚贵妃的挣扎了,她在一步步的妥协,却不料有人要将她推下悬崖。

  她真正下定决心,是在生下六皇子后,那时候孩子才两岁,而自己的身体还没彻底恢复过来。

  但圣上的恩泽是不可能等人的,你不可以,自然有别的人可以,所以皇宫里的风向立马变了,以前是祥云殿,后来是别的地方。

  她没想到,皇上竟真的好似忘记自己的承诺了一样,对她格外的敷衍,而她,利用那段时间,也想的足够清楚了。

  得不到她想要的,那她就干脆不要了。

  她不是没有心机,只是以前不愿意去用而已,等到真的决定了,她立马就设计了一个局,甚至逃过了所有人的眼睛。

  她借口闲坐,转身来到了冷香宫寻宁嫔,虽然一个是贵妃,一个是嫔,但这丝毫不影响她们。

  一个想要脱身,而一个急于上位,两个人几乎不用多试探,就正式交锋了。

  那时,她瞒着所有人,自己已经有了一个多月的身孕,然后在冷香宫里晕倒。

  孩子当然没保住,他在这场局里,只是短暂的停留了一下而已。

  说不心痛是假的,毕竟那是自己的骨肉啊,但想着为了自己的自由和大儿子的未来,她只能牺牲小的。

  大的是爱情的结晶,可小的呢?是利用还是悔恨?

  所以在得知自己有了一个月的身孕时,一个完整的计划就出现了。

  之所以选择冷香宫那位,是由于她对孩子以后的考虑,那位有野心,有手段,以她目前的宠爱,以后也一定会有孩子,而这些,就是阻碍陈洛白的障碍。

  不管谁清理谁,总归不是一条路上的人。

  而她也正好利用这个机会,彻底的与这里的生活告别,与自己曾经最爱的人告别,至于孩子,就当是她给他的一个礼物吧!

  梦贵妃毫无疑问的小产的,并且她也昏迷了几天醒不来,最终因为失血过多而撒手人寰。

  当时她的丈夫,她的儿子哭的死去活来,但还是没能将她留下来。

  这是他们心中永远的痛,也是舒嬷嬷的痛。

  她从此孤身一人隐居于此,想逃却逃不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