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浮云遮

礼物

浮云遮 野矜 2110 2019-08-26 23:12:33

  对于贺礼的事情,傅云锦一有了点儿头绪,就安排云心去了云想衣。

  因为云想衣不仅是外祖母送给自己的产业,有特殊的感情在,更重要的是,整个京城里,要说哪家的成衣铺子里布料最好,毫无疑问,就是云想衣。

  傅云锦规划的是,自己亲手给祖母做一件衣服,布料拿的是云想衣的蜀锦,图案刺绣就用蜀绣,用外祖母最熟悉的东西,给她一个难忘的惊喜。

  也不是没有想过别的礼物,只是作为一个十二岁的孩子,她只能不往名贵和深处想了。

  没出了多久,云心云水也都各自回来了,傅云锦先打开了云心带回来的布料,里面有好几种颜色,有暗红色、绛紫色、土黄色等,但傅云锦的注意力从一开始就被土黄色吸引了。

  虽然这些布料只是差在颜色,但一眼望去,土黄色确实更能吸引人眼球些。

  而周老夫人的寿礼,当然不能死气沉沉,也不能用一些太出挑的颜色。

  而这个颜色,则刚刚好。

  既显得不闷,又有一点喜庆的味道,不管是家宴还是稍微隆重点的聚会,都挑不出错。

  傅云锦也在脑海里想着,据她回忆,前世祖母雷厉风行,确实不喜欢太过沉闷规矩的东西,而这个颜色,不仅投了她的喜好,也显得她年轻了不少。

  傅云锦最终还是挑选了那匹步,接下来就是裁剪和绣花了,依着她的回忆,云心按她的描述裁好了衣服。

  而傅云锦一边指导云心画花样,一边听着云水的回话。

  “姑娘,这件事好像有点蹊跷”,看了傅云锦鼓励的看了她一眼,云水索性就直接开口,“奴婢怀疑,这件事十有八九就是夏蝉干的”。

  傅云锦依旧不为所动,甚至还低声与云心说起了话来。

  云水是个急性子,立马上前一步,“姑娘,这件事真的很严肃”。

  看着面前焦急的云水,傅云锦云淡风轻的哦了一声,“那你说说你的看法吧”。

  云心云水对傅云锦这样的做法早已习以为常,所以她知道,姑娘心里一定是有了计较了,这会子问她,那是在考验她呢?

  一想到这儿,云水都有了点底气,立马直起了身子,清晰又轻轻的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首先,下毒这种事,近身的人最好下手,而且夏蝉还是专门管这些的,其次,向我们这样的丫头,一般都是家生子,所有底细都清清楚楚,可奴婢问了那么多人,竟没有一人能完全知道夏蝉的来历”,云水说完一脸期待的看着傅云锦。

  傅云锦看着她轻笑出声,“你分析的对,但也不全对”。

  云水吃惊但我瞪大了自己的眼睛,心机口快的问道:“那是哪里错了呀”。

  看着云水一脸求知但我样子,傅云锦也不忍心再逗她了,“我说你对,就是说你查的很对,但不完全对,是你只看到了问题的表面”。

  趁着云水愣的间隙,一旁正在画花样的云水开口道:“姑娘的意思是,夏蝉但我来历是个问题,极有可能是被人安插到老夫人身边的?”

  这时轮到傅云锦和云水两个人惊呆了,云心平时看着少言少语的,竟也能看到这些东西,真是小瞧她了。

  “哎呀,姑娘,云水,你们这样看着我,我都不知道怎么办了”,傅云锦和云水看着云心一动不动,直到云心不好意思羞红了脸,开口询问道。

  “没,没有,云心,你这样就很好”,傅云锦怕云心误会,立马出声安慰道。

  她自重新苏醒后,一直对身边的人怀着愧疚之情,云心也成了她的遗憾之一,所以她想着,今生一定不会再让她们重蹈覆辙了。

  可通过这几个的改变,她深深地觉得,事情已经开始有了变化了,比如,她与祖母,父亲与母亲等,当然还有她们自己身上的变化。

  她以前一直觉得云心细心稳重,所以她愿意让她帮自己做一些事情,可是现在才发现,云心可以说的上聪慧通透了,这很难得。

  虽然说世家大族都有伴读,而姑娘家是不用科举文章,但还是要识文断字的,而自己自蜀地回来后,云心云水一直陪着她上学。

  所以,她也极其了解她们。

  云心记性好,有时候夫子教的东西,她虽然不太懂,但总能一字不差的背诵下来,而云水这在读书上没有任何天赋,一看到字就头晕脑胀。

  所以,她之前就在打算,自己这两个丫鬟,也算是与自己共进退的伙伴了,她不能不让她们有一技之能。

  除了平日所学,她想着让云心替自己管着店铺的账目,而活泼好动的云水,就让她学一些拳脚,毕竟平日就喜欢这些。

  这也算是,她们相互成全了吧。

  “嗯,云心说的没错”傅云锦开口。

  紧接着她又说道:“既然已经锁定了,那就好好查一查夏蝉,我不相信她能凭空出现”,傅云锦一脸正色的看着云心云水。

  知道了凶手是谁,那接下来的事情就很简单了。

  傅云锦让云水继续不要放弃,而自己带着云心,呆在屋子里给外祖母做生辰礼物。

  制作一件衣服所用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用了十天的时间,衣服就制作完成了。

  她平日里除了去梅花坞探望老夫人,其他的时间都呆在自己的梧桐院里做衣服。

  前世的傅云锦是有绣工的,因为家里专门请了绣娘来教她们姐妹几个女红,因为从小在蜀地长大的缘故,她的蜀绣极其不错。

  现在傅云锦也没想着隐瞒,就拿出了自己十成的功力来绣,等到衣服终于做完的时候,云心云水都惊的移不开眼。

  土黄色的衣服,领口袖口都用了天白色的边,而衣襟上,则是粉白的近乎为白的莲花,盘扣做成了鱼儿的样子,看起来好像是在莲池里游一样,既雍容大气有充满童趣。

  傅云锦爱莲花也是受外祖母的影响,小时候,她常带着自己去摘莲花,然后带回家插在瓶子里,她这也是,借花献佛了吧!

  等到准备好去蜀地的东西,也到了不得不出发的日子,两地相隔较远,光路上就得花半个月。

  傅云锦不得不带上傅斯延和周氏让给自己塞得家丁和礼物,一行人沉甸甸的向南驶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