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浮云遮

痊愈

浮云遮 野矜 2179 2019-08-19 22:26:20

  一进天香楼,店小二热情的将两人领到了二楼,说是包间在二楼。

  房间都用梅兰竹菊命名,而他们的包间,正是最里面的竹居,既安静又隐蔽。

  待他们刚坐定,小二便开始给他们上菜了,西岳在政治上没有统一全国,但在饮食文化上可是集众家所长,而天香楼则将各地的饮食带进了京城,并发展的非常不错。

  不一会儿,桌上已经摆满了各式各样的菜肴,基本涵盖了所有菜系,傅云锦看着桌上那几道辛辣重油的菜肴,不禁食指大动。

  看着这些菜肴,童年的记忆不断的从脑海往出蹦。

  就在她发呆的时候,傅景城用手肘轻轻的戳了她一下。抬头一看,六皇子陈洛白不知什么时候就站在了门口。

  看着傅云锦呆呆的望着他,陈洛白率先开口,“傅三姑娘不必吃惊,我原本也是闲来无事出来逛逛,竟没想到碰到了你们”,说着顺手将正准备行礼的傅景城扶了起来。

  “润之,原本也是凑巧,你大可不必多礼”,陈洛白坐了下来。

  傅景城与傅云锦只好随了他的意,不过毕竟是皇子,坐在一起吃饭两人难免有些尴尬。

  不过,他们的尴尬可大不相同。

  傅景城尴尬,是因为自己私下与六皇子见过几次,但很快就被父亲叫去谈话了,这次完全是凑巧碰到的,不知道父亲知道后又会如何评断。

  而傅云锦对陈洛白,始终做不到一颗正常心态去看待,由于前世的种种,她对他的情绪非常复杂,而自己暂时还没想好该如何处理这段关系,他就突然的出现了,不由得让她尴尬且慌乱。

  看着兄妹两人似乎都不太放的开,陈洛白便也完全放下架子,与他们攀谈起奇闻趣事来。

  终于捱过了时间,两人也差不多该回府了,便起身向陈洛白告辞,陈洛白也不难为他们。

  等到坐在马车上了,头脑昏昏沉沉的傅云锦总算清醒了一些,抛开陈洛白的突然出现不说,今天的一切都是非常完美的。

  先和哥哥一同出府,加深了兄妹之间的感情,后来又成功的见到了云想衣的林掌柜,为自己做了一身衣服,总之,一切都在她的意料之中。

  等到回府,傅云锦在稍作歇息后,让云心将自己从天香楼带回来的菜给母亲送去,离开蜀地这么久,母亲一定十分想念蜀中味道。

  然后自己带着给祖母的买的糕点来到了梅花坞,还未进门呢,春花忙出来为难道,“三姑娘请见谅,老夫人午睡还没起来呢,要不您……”。

  傅云锦约莫了一下时间,觉得祖母午睡应该也快要醒了,便也没有回去,而是随着春花来到了侧间等着。

  屋子里房子消暑的冰块,倒也觉得十分舒坦,就在傅云锦坐下没多久,正准备昏昏欲睡时,夏蝉同样领着傅云柔进来了。

  似是没料到傅云锦也在这里,傅云柔看到她还有些许的吃惊。

  两人虽然口头上不饶,但在傅云柔眼里,这依然是自己那个经不住撩拨的傻妹妹罢了,将她的反常也归结为年龄的变化,所以她也没将傅云锦放在心上。

  两人坐下后,先是亲亲热热的寒暄了一番,顿时,傅云柔心里那一丝丝的疑虑就被完全打消了。

  殊不知,这就是傅云锦的计划。

  傅云柔不是喜欢故作亲密吗,不是喜欢暗中挑拨吗,那将她的这一套运用到她自己的身上,算不算过分呢?

  所以,傅云锦对于傅云柔的关切没有表现出丝毫的不耐烦,反而将自己出府见到的事物挑挑拣拣的给她说了一番。

  对于傅云柔,她一直秉承着一个原则,那就是绵里藏针,伤人于无形。

  傅云锦乐呵呵的听着傅云锦的描述,尤其是她用二百两在云想衣里做了一件衣服,并且这只是定金而已,等衣服做成之后再交付剩下的余款。

  殊不知傅云锦随随便便的几句话,便让傅云柔心里在滴血,“这就是嫡庶区别对吗,口口声声说着都是傅家的孩子,可是傅云锦轻易一挥手就能拥有的东西,自己想都不敢想”,傅云柔简直恨得牙痒痒。

  其实,就傅家来说,花二百两定金在云想衣做一件衣服也不是多么不可能的事情,只是京城里人多眼杂,傅家怕招惹是非,所以只有在过年或生辰的时候,她们才有这样的特权。

  而这里的她们,从来都不包括自己。

  傅云婉和傅云锦有周氏帮她们张罗,傅云瑶有秦姨娘,只有自己一个人,如果老夫人和父亲有时不记得她,那整个傅府基本就没有她这个人存在。

  自己没有姨娘,也没有长辈的疼爱,唯一能让他们记住的,就是自己的才华,所以,傅云柔一直是众姐妹中最刻苦努力的一个。

  她通宵达旦的努力,才换来有才华的名气,她也为了讨得祖母的欢心,而去学习自己厌恶的医术,努力将自己变成一个,他们都能看得到的人。

  所以,她也是勤勤勉珉的为祖母看病。

  而此时,坐在她旁边的傅云锦,同样也将目光投到了她的医箱上。

  她的脑海里一直有个声音,让她不得不去注意傅云柔,可根据她的回忆,傅云柔最后的医术还是可以的,并且阿姐的死也极有可能与她脱不了干系,想到这些,傅云锦紧紧的握住了自己的手。

  就在这是,主间有了动静,不一会儿,春华便过来请她们,说是老夫人午睡起来了请她们过去。

  看着眼前头发花白的妇人,傅云锦想着前世祖母是怎么过世的,在自己被软禁后不久,好像就得了急症过世了,仔细想来,祖母也是一个有福的人,最起码没有等到亲眼看着傅家覆灭。

  而傅云柔则半蹲着细心的挽起祖母的衣袖,而后静静的为祖母号脉,正当傅云锦以为她要做到天黑时,傅云柔才动了一动,然后愉悦的开口,“祖母的身子已无大碍,只需好好的保养就可以了”。

  其实现在傅云柔的医术并没有多么精湛,但基本的病她都可以判别,由着她这颗孝心,所以老太太每日一脉基本都是她请的,所以她是最清楚祖母身体的。

  一听说没事了,众人都喜笑颜开,老太太这次病的委实有些久了。

  傅云锦适时的拿出了在春发生给祖母买的糕点,得了老夫人的夸奖,惹得傅云柔心里默默的酸。

  傅家老太太的痊愈,对全府上下,无疑是一件天大的好事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