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浮云遮

东家

浮云遮 野矜 2099 2019-08-18 23:06:33

  西岳国富民强,百姓安居乐业。

  京城主要被划分为四大区域,皇宫居于北部,它的周围都是一些皇亲国戚的府邸,及衙门等办公区域,除了有重大的节庆活动等,否则一般人都不许进入这里。

  与皇城相对应的,则是府邸最为密集的南部,这里主要是一些官员的府邸,他们每天早上需要穿过长长的朱雀大街去上朝办公。

  而东西两边则相对较为热闹一些,东部酒楼集市应有尽有,主要为商业区,而西部则是出了名的贫民区。

  而云水的家,就在西边的某一座胡同里。

  早早的吃完了饭,傅云锦就巴在咏荷院里不走了,昨日周氏答应了她出门的请求,所以她就来这里等着傅景城了。

  她原本想着,难得出去一趟,想叫着阿姐一起去,结果阿姐说自己年纪不小了,没事不好再出去闹市晃悠了,所以傅云锦也就打消了求求母亲的这个念头。

  终于两人告别了母亲,坐着马车哒哒的出府了,而傅云柔则是安生了好长一段时间,话说是正在苦心钻研医术,以求彻底的根治老夫人的病。

  傅云锦也只是在刚开始与她不咸不淡的刺了几句,而后也懒得管她呢。

  一路上傅云锦时不时的偷偷向外看去,惹得云心云水连连阻止,而傅景城呢,心无旁骛的骑着马,仿佛对妹妹的小动作看不见一样。

  约莫走了一柱香的时间,外面的街道布局便不同了起来,原本规格齐整的布局变成了各式各样的组合,竟将地方紧紧的利用了起来。

  傅云锦看着外面的街道,糕点铺,茶楼,文玩等应有尽有,不由得感叹,规划这些的真是一个了不起的人。

  不一会儿,他们就来到了一品斋门口,在云心云水的搀扶下,傅云锦下了马车,马夫也迅速将车赶停到天香坊后头的胡同里,纳凉去了。

  天香坊处于东市的最中心,地里位置好不说,地方也很大,在后门的胡同里专门辟出一些地方,专门用来停放马车,车夫们好歹也有个歇脚的地方。

  傅云锦和傅景城兴冲冲的进了一品斋,果然是京城最好的店铺之一,一品斋里面的纸墨笔砚都是精品,就拿一支湖笔来说,它就卖到了一百两,像云心云水这样的贴身丫鬟,一个月的月银也才十两,其价格可想而知。

  倒是也没花费多少时间,很快傅景城就挑好了自己需要的东西,付过钱直接让身边的楚河先带着东西去天香楼,自己则和妹妹再慢慢的过去。

  傅云锦知道楚河,前世他就是哥哥的小厮,稳重干练,是哥哥最信任的小厮,可是后来听说哥哥交还了他的奴籍,让他回家去了。

  傅云锦想着,既然哥哥这么信任他,他也确实有能力,那她也就不用太担心,任由着他去了。

  兄妹俩出了一品斋,缓缓往天香楼移步,傅云锦心里不住的盘道,方才在马车上,她已经看过了,云想衣就在天香楼和一品斋中间,现在他们走过去,势必要经过云想衣。

  收到姑娘眼神的云水,立马开口道:“姑娘,夫人不是说要给您做几身新衣服吗,奴婢看前面就是云想衣了”,看到傅云锦朝她微笑,云水就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果然,晴天白日扯谎的感觉,真的不是太美妙。

  傅景城听到云水的话果然就重视了起来,自己的妹妹要做几身衣服,最为哥哥的当然得支持了。

  所以,傅家大公子傅景城立马向妹妹保证,这次就由自己付钱,还再三表示,让傅云锦千万不许和自己抢。

  其实傅云锦也很无语,做衣服本就是个幌子不说,整个云想衣都是自己的,根本用不着哥哥付钱,不过,她怕打击到哥哥,也就配合的没反对。

  几人一会儿就看到了云想衣,因为它与周围其他的店铺相比,确实非常扎眼。

  周围的店铺基本都是褐色为主,门口挂着大红的灯笼,而云想衣则是在外面涂上了粉白色,门口的灯笼也是淡黄色的,看起了浪漫又别致。

  在进入云想衣后,傅云锦借着进内室的机会,让伙计找来了他们的掌柜。

  可谁也没想到,云想衣的掌柜竟是个女的,云水简单的给林掌柜说了一下情况后,傅云锦才真正的看到了云想衣的掌柜。

  林掌柜年纪有三十岁左右,保养得宜又进退有度,身形是蜀地女子常见的短小精悍,不过从她的言谈举止中,就看得出她并不简单。

  试想,能与京城其他成衣铺子树敌且让云想衣发展的越来越好,很显然,并不能用一般的眼光看她。

  待傅云锦拿出周老太太给她的契约等东西后,林掌柜彻底的放下了戒备。

  早就知道云想衣的主子是京城人,可自己在京城经营十年,都没有见到过他,铺子里的事也是自己写信与周老太太商议着来。

  直到看到眼前这个小姑娘,她才相信这是真的。

  她纵横商场这么多年,看人的眼光极准,眼前这个姑娘虽年纪不大,但她坚毅冷静,这就是她最大的优势。

  一番寒暄过后林掌柜立即向傅云锦汇报了一下,近期云想衣的状况及一整年的计划。

  原以为傅云锦会听不太懂,需要自己细细的解释一番,但看少女听得津津有味,时不时的问一句,那也是关键所在,所以,林掌柜松了一口气。

  也不敢待过长的时间,怕引起别人的怀疑,约莫有一盏茶的功夫,傅云锦便从内室出来了。

  原本觉得不好呆太久,不过看傅景城悠哉悠哉坐着喝茶的样子,傅云锦觉得下次的时间可以适当长一点。

  傅云锦挑了一件米色的衣裙,袖口衣角绣了荷叶,其他地方皆留白,虽然简单,却胜在大气清新。

  量完了尺寸,付过了定金,兄妹俩早已饿肠辘辘,出门去天香楼用饭。

  而傅云锦的衣服,只需过段时间云想衣将衣服制作完成就好了,到时候再付清尾款就可以了。

  其实傅云锦做衣服是个幌子,但她最后选择做衣服,一来是哥哥盛情难却,二来嘛,则是为了看看云想衣的水平。

  都说,京城妇人以云想衣的衣服为傲,那自己,当然得亲身体验过才知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