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浮云遮

出府

浮云遮 野矜 2192 2019-08-17 23:19:47

  傅景城告假回家的日子,一晃已经过了半个月了,众人却都不见他说要回书院去。

  这日,终于在母亲的咏荷院里,傅云锦碰到了刚从外面回来的哥哥,这段日子,他几乎天天往外面跑,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

  刚开始,都以为是好不容易回来一次,和以前的书院同窗联络联络感情,可这仔细一瞅,不对呀。

  以前与他同窗的,基本都是京里高官的公子哥儿,他们除了吟诗作对,也时常出去游山玩水,骑马射箭。

  但他回来半个月,他的同窗没见着,倒见着六皇子来了两次,两人看起来越发的契合。

  原本也没什么,谁家能攀上这么一层关系,那还不是祖坟上冒青烟吗,可是对于傅家以及傅斯延来说,这并不是一件好事。

  傅家向来不主动攀亲附贵,能繁盛至今靠的就是真才实干,可这次未免有点太棘手了。

  当今圣上身体有恙不说,朝中更是乌烟瘴气,大臣们都急着站队结堆,妄求将来能得一个从龙之功。

  可世界上哪有百分之百完全确定的事呢?

  六皇子在目前的形势下,不仅仅是处于劣势了,而且还被皇后一党牢牢的捏在手里,可以说是,现存的几位皇子里胜算最小的了。

  太子有皇后及皇后身后的李家,七皇子有贤妃及身后的温家,六皇子要想冲破困局,实在是太难了。

  但近来六皇子与傅景城确实走的挺近的。

  这天傅景城在回府后,立刻就被傅斯延给叫到了书房,两人在里面整整呆了两个时辰。

  没有人知道他们具体谈了些什么,但自打那天过后,傅景城与六皇子来往的疏了些。

  最起码,在明面上是不太见面了。

  傅云锦看到哥哥心想终于逮着了机会,便快步上前悄声道,“哥哥,你明日还出不出府”?

  傅景城想都不用想,自己这妹妹又是给自己打主意呢,从小就受宠算了,偏偏她还聪慧异常,自己要通读五六遍的文章,她看两三次能背诵了,他作为哥哥,当真是压力山大啊。

  有时他都想,如果妹妹是个男儿,以她的聪慧及能力,傅家一定会越来越好的,只可惜她是个姑娘家,迟早都要嫁出去的。

  而自己,从出生那一刻起,就注定永远都只能活在太傅府的庇佑下,与它同生共死。

  其实,傅景城在学业上并没有多少天赋,他拼劲全力在课业上也只能拿一个平平的成绩,但傅家文官出身,自己又是嫡长子,所以他一直都在压抑。

  但这次,他觉得他终于找到了知己,六皇子与他,可谓是同病相怜。

  自己只是隐瞒家人,偷偷学武,只是因为他志不在文治天下。

  而六皇子陈洛白,他明明文武双全,英勇果敢,却不得不屈服于权威,将自己伪装成一个温文尔雅的富贵公子。

  他们有才干,有热血,有一颗敢闯敢拼的心,所以他们一见如故,惺惺相惜。

  傅景城知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皇宫里从来都不会有表里如一的人。

  所以在城外遇到那群三个人的盗匪时,他就知道真正的主角还没到场。

  等到陈洛白出现并救了他时,他也顺势承了他的情,虽然即使真的动手,那几个劫匪绝对不是自己的对手。

  后来,在一次次的接触中,傅景城知道了,他眼前这个气质温雅的六皇子比他想的更不简单。

  他敢想敢干,并且直白了告诉了他实情。

  陈洛白确实算计了傅景城,并且极想把他拉拢过来,不管是他,还是傅家,对于陈洛白来说,都是值得冒险一试的。

  虽然傅景城算是意外之喜,但对陈洛白而言,拉拢到了他,那他身后的傅家迟早会站在自己这边的!

  见傅景城半天没反应,傅云锦跑到他身边又说了一遍,傅景城才反应过来,“好,我明天正好要去一品斋买些纸砚,你可以跟着我出去转一转”,说完笑着点了一下她的头。

  傅云锦不好意思的笑了,“那说定了,明天你可得让母亲允了我出门”,周氏总担心外面不安全,所以就将她拘在府里,除了参加聚会,其他一律不许出门。

  得到了傅景城的保证后,傅云锦兴冲冲的向哥哥道了个谢,便进门拉着周氏与傅云婉闹了起来。

  傅景城轻轻的摇了摇头,自己这妹妹啊,有时候沉稳冷静不似一个十二岁的孩子,有时候啊,就是一个没长大的孩子啊。

  其实,有了前世的经验之后,傅云锦就很少主动出府去,基本都是待在府里。

  毕竟外面不确定的因素太多了,而且她也不想浪费时间在那些无聊的世家小姐们的聚会上,在她看来,过来过去都是攀比,左不过衣料首饰,无趣至极!

  但她之所以主动要哥哥带她出府去,一来是为了让母亲放心,而二来嘛,自己要亲自去见一个人。

  傅云锦在重新回来的这几个月,除了反复对比推论,她还让云心云水将自己的物品还好归纳归纳,毕竟隔了这么久,她心里没有数儿。

  这一规整不要紧,重要的是,傅云锦发现自己简直是人生赢家,不仅享受傅家的权势,竟然还有自己的小金库。

  这个小金库,是她的外祖母周老太太留给她的,她以前只知道老太太宠自己,却没想到能宠到了这种地步。

  周家虽远在蜀地,但她的童年基本都是在那里度过的,那里的树木花草基本四季常盛,那里的方言直率俏皮,她曾生活在那里,在那里她也深深的感觉到了家的感觉。

  周家世代经商,基本上什么都有,但最知名的还是天云锦,天云锦是蜀锦的一种,因其工艺繁复极难制成,所以可以说是千金难求。

  而天云锦背后的东家,正是她的外祖家周家,周家不只自己织锦漂染,还自己押送开店,售布卖衣,将关于天云锦的一切都抓在了自己手里。

  这其中的利益,可想而知。

  也不是没有人打过它的主意,只是到最后都放弃了。

  而周老太太给傅云锦的,除了京城里的几个酒楼和数不清的银票田庄外,还有一家专门卖天云锦的铺子,并且也是京城唯一一家。

  它就是云想衣,上至宫廷内院,下至世家大族,都已拥有一件云想衣的衣服为荣。

  因为这并不是钱的问题,它每个月都只推出一件新款,并且很快就成为爆款,所以也被当做时尚的风向标,一时间,追坑无数。

  而,云想衣,也即将见到它的小主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