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浮云遮

探病

浮云遮 野矜 2183 2019-08-16 23:29:42

  从野山寺回来后不久,傅家老夫人的身体果然越发有了好转。

  老夫人每天被傅云锦哄的乐乐呵呵,对食物也慢慢的有了食欲,不只气色越发不错,让人感觉年纪都轻了不少。

  大家都只道是去野山寺祈福的原因,却只有傅云锦一个人真正的知情。

  一直让老夫人的身体反反复复的,不是病,而是中毒。

  自从野山寺回来后,一直呆在梅花坞寸步不离,所以老夫人的身体才能好的这么快。

  只是,傅云锦还不能确定,是何人下毒?又是通过何种途?这一切,都还是个谜。

  就这样,天气慢慢的热了起来,进入了真正的夏季。

  微风不燥,蝉鸣阵阵,就是在这样一个夏日的午后,傅云锦难得清闲,便让云心云水带着自己的书往凉亭去了。

  坐在凉亭里,吃着冰镇过得水果,当真是惬意无比啊,可就在这时,周氏身边的灵芨匆匆忙忙的过来寻。

  原来是大少爷回来了。

  傅云锦醒来后的这几个月,她见过了傅家所有的人,唯独大少爷傅景城。

  傅景城是傅云婉和傅云锦的亲哥哥,目前正在南溪书院读书,虽然在蜀地离京城远,但因为南溪书院人才济济且教导严苛,所以当初傅家就把大公子送到了蜀地求学。

  也是傅云锦这几个月时常在周氏耳边念叨,所以傅景城的消息一来,她便派人过来给傅云锦传话了。

  “那哥哥现下在哪”?傅云锦忙起身准备就向外跑去。

  不过还是云水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了傅云锦的衣袖,“姑娘,咱要不回去收拾一下”?

  傅云锦一看自己,衣服是午睡后随意套了一件,头发也是只用一只素银簪子松松的挽着,这样确实比较舒服,但要见人难免就有点不恰当了。

  傅云锦便交代灵芨先回去,自己则匆匆的往梧桐院走去。

  一路上,傅云锦说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个什么心情,既有就别重逢的喜悦,又有近乡情怯的生涩,她期待又害怕。

  前世,自己的哥哥就是一个书呆子,典型的一心只读圣贤书,所以直到傅家覆灭他也没能考取功名。

  不过现在现在想来,这里面一定有问题,她前世虽然与哥哥不甚亲近,但也常听父亲夸赞哥哥,那为什么哥哥没有参加科举呢?

  以他的能力,参加的话一定会中举的。

  傅云锦脑子里糊糊涂涂,云心云水却手脚麻利的给她更衣,洗漱。

  直到在催促声中,傅云锦才缓过神来,望着镜子里如清水芙蓉的面庞,她才彻底将思绪拉了回来。

  拆掉了头上的朱环玉翠,傅云锦终于轻松的吐了一口气。

  只留了两只银簪,一身豆绿色的衣裙的傅云锦终于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神清气爽的出了门。

  见自己的亲哥哥,当然也不用太过隆重了。

  刚进咏荷院的大门口,就听到了丫鬟婆子欢喜的声音。

  “果然是哥哥回来了”,傅云锦兴冲冲的往屋里走去。

  正跪在地上问礼的人,不是哥哥还能是谁,一看到那抹人影,傅云锦先迫不及待的开口。

  “哥哥,你终于回来了”,说着大步向傅景城走去,惹得傅斯延和周氏哈哈大笑,不得不让他起了身。

  听到有人喊自己,傅景城转过头去,就看到了比自己低一个头的傅云锦正冲着自己笑。

  “自己这个妹妹呀,可从来不是一个重规矩的主儿”,傅景城摇头苦笑一声,向傅云锦走去。

  咳咳,作为一家之主的傅斯延实在忍不住了。

  虽然在家里孩子们在家里,有些规矩能省的都省了,但现在有外人在呢,并且这还是个皇子,这不是让人笑话吗。

  经他这一提醒,周氏立马也正色道,“锦儿,不拜见六皇子”。

  傅云锦根本没在意还有客人在场,心里懊恼着向前走了一步。

  抬头一看,坐在傅斯延下首,正静静的望着她的,竟然是陈洛白。

  有些人,虽然之间隔了一个世纪,但你依然清楚那就是他。

  虽然,他现在与前世给人的感觉相差甚远,面容也略显稚嫩,但她能肯定。

  看着面前的人,傅云锦一时间不知要如何开口,这个人,前世她的夫君,今生就这么快遇到了?

  她记得,前世直到被赐婚后,他们才见过一次面。

  这一次,时间提前了不说,地点,场景什么的都不一样了。那是不是意味着,最起码她和陈洛白有改变的可能。

  他们的故事一开始就不该是剑拔弩张的。

  傅云锦收敛了心神后,附身向陈洛白行礼,“六皇子好”,然后不再吭声。

  “傅三小姐不必多礼”,陈洛白也一本客气。

  傅斯延适时的开口打破了尴尬,“你哥哥在路上突遇劫匪,是六皇子救了他”,他开口解释道。

  “劫匪,哥哥怎么会遇到劫匪呢”?傅云锦一脸天真的问了出来。

  其实据她所知,西越国几年来国泰民安,边界地区虽有小异动,但天子脚下还是十分安定的。

  说有人公然在大道上抢劫,她是坚决不相信的,显然,父亲与娘亲也是不相信的。

  不过,这个话题很快就被周氏带开了,“你来信说要回来,你父亲已经回信给你,说你祖母的身体已经好转了,你可收到了”?周氏半嗔半笑的看着傅景城。

  “娘亲,父亲的回信孩儿收到了,只是那时候孩儿已经向夫子告了假,所以……”,傅景城看着母亲。

  “好啦,回来了也是你有孝心,不过,课业还是不可放松”,傅斯延看着儿子,又是欣慰又是期许。

  毕竟,以后傅家就要交给儿子了。

  一屋子人简单的说完了话,便又前往梅花坞给老夫人请安,陈洛白不好不去,索性也跟着去了。

  果不其然,看到孙儿专程回来探望自己,吴氏笑得合不拢嘴,直抓着傅景城的手不放。

  人到了一定年龄后啊,就喜欢子孙满堂,和和睦睦的场景。

  而后,秦氏等人又一一给陈洛白行礼问安,傅云锦注意到,傅云柔在进门后,一左手一直紧紧的抓着自己的衣角。

  她便知道,如同前世一样,陈洛白成了傅云柔满心满眼的欢喜,她也因此走上万劫不复的道路。

  而六皇子陈洛白,全程将自己的姿态降低,以一个晚辈的身份,陪着老太太说了好久的话。

  最后,六皇子陈洛白带着身边的两个小厮,不顾傅家人的挽留,在他们准备吃晚饭的时候,离开了傅家。

  当然,这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之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