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浮云遮

被动

浮云遮 野矜 2078 2019-08-14 23:40:41

  在这个平淡无奇的夜里,有的人辗转难眠。

  清风听了听屋里的动静,虽然里边一片漆黑但他知道主子还没睡。

  果然,一身出尘白衣的陈洛白就坐在桌前,深思悠远的思考者什么,而他面前的,是一杯早就凉透了的茶。

  其实在夜晚的时候,是最能让人彻底放松下来的,月朗星稀,凉风阵阵,对酒当歌,或者静坐沉思,都是非常不错的消遣方式。

  不过,这些,陈洛白一个都不爱,在这样的夜里,他无法按耐住心中的那一丝悸动。

  那惊鸿一瞥,已经让他开始动摇了。

  在夕阳快落山的时候,他刚好从灯塔山上下来,看到了在亭子里的傅云锦,虽然只是一眼,无奈那姑娘太过耀眼,甚至还有一种沧桑的感觉,竟让他觉得有丝丝熟悉。

  所以,令清风他们想不到的是,平时说一不二的六皇子陈洛白,竟然破天荒的犹豫了。

  也正是由于他的犹豫,所以傅云锦没有与他正面碰到,或者,也有傅云锦当时情绪太投入,根本没注意到周围还有别人在。

  云心虽然看到了,但她以为是其他香客,毕竟野山寺这样的大寺院,非常受欢迎,所以她也没有过多的关注。

  “爷,属下查到了”,清风利落的向坐着的人行礼抱拳,不消陈洛白开口,只看到他的眼神,清风又回答道:“今日来寺院的人并不难查,她们应该太傅府的女眷”,清风又瞥了一眼陈洛白,便悄悄的闭了嘴。

  只见陈洛白拿起早已凉透的茶,一口饮下,一句话都没说,然后挥挥手让清风退下了。

  六王爷陈洛白,是当今圣上与明贵妃所生,不过贵妃早已薨逝多年,六皇子陈洛白也被领到了皇后膝下。

  传言,圣上当年可谓是盛宠明贵妃,一连给她晋位,直到贵妃,连带着对贵妃所生的孩子也与其他皇子不一样些,地位直逼东宫太子。

  圣上也在贵妃走后,将贵妃之位空了下来,这么些年,除了皇后,后宫再也没有人能越过贵妃去

  虽然贵妃已经不在了,但仍然挡了一大批女子的晋升路。

  所以被养在皇后膝下的六皇子,在宫里的生活可想而知,尤其是今年圣上龙体欠安,朝中开始出现了一些党派,主要是一部分支持太子一党的,一部分支持皇党的,以及一少部分提出考虑其他皇子的。

  本来按照惯例,皇帝退位后,理该让太子继位,但李家自女儿当上皇后后,越发的嚣张跋扈,不得民心,让太子无缘无故的背了黑锅不说,太子本身也是才干平平,所以,就有人对太子继位一事有了异议。

  保皇党主要是一些与各皇子利益关系不大的大臣,和一些虽当今南征北战的忠勇大臣组成,毕竟皇上只是身体没有以前好,而不是彻底的出了问题,所以他们,还是支持皇帝执政。

  第三种呢,其实就是一些小群体,毕竟没有太多的人,敢在明面上支持其他皇子。

  那要问有没有没站队的呢?当然有,就比如太傅就没有明确的站队。

  傅家崇尚的平衡术,其实在朝政上同样适用,傅斯延是太子太傅,但他也是皇帝的臣子,所以,他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只能中立。

  把人都使唤下去后,陈洛白冷着脸一动不动,这段时间,皇后正给他张罗着成亲的事情,只是目前他并没有这样的想法。

  虽然最终他的正妃人选没有确定下来,但他知道,无外乎李家的女儿或者裴家的女儿。

  李家和裴家基本可以说是,会稳扎根在太子阵营的,李家是太子的外家,而皇后的嫡亲妹妹也给裴尚书做了填房,这些世家大族,内里早已盘根缠绕,分不开了。

  而皇后之所以选这两家的女儿,当然不会是真心的对他好,只是为了更好的把自己抓在手里,让自己永远臣服于太子而已。

  不管他选择了两家哪一个,最终的结果都不会变,这也是皇后在趁机逼他表态,永远不会与太子相争。

  就算他不争,永远都有人推着他争。

  身为皇子,他不可能做到不争。

  所以,还不容易寻了个借口出来走走,来野山寺为母妃的长生灯添点香油,竟还有了意外的收获。

  世人都知道明贵妃已经死了,可是他知道,母妃并没有死,她只是离开了,离开了西越皇宫而已,所以为母妃请的长生灯他一直没让收。

  虽然明贵妃离开的时候,陈洛白已经六岁了,但他还是很难形容母妃这个人。

  自由、热烈、沧桑,对,这就是长大后的他对母妃的记忆。

  而恰巧,在灯塔山下遇到的少女,虽然看着年纪不大,但她身上当时那种很明显沧桑感,让他觉得十分熟悉和怀念。

  所以,他随后派清风出去查一下她,结果很快就出来了。

  “傅家?嫡次女?”,陈洛白在心里默念了一句,然后只听他冷哼了一声,放下茶杯,上床拉帐子,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

  只是没有人知道,帐子里的人久久不能睡去,少女的容颜一直杵在他的脑海,挥之不去。

  而傅云锦这边,与云心云水认真的确定了身份后,终于心满意足的躺在床上睡着了。

  有心事的人觉得夜太长,而放轻松的人总害怕夜太短。

  她丝毫不知道,她的出现,已经属于别人计划之外的事情。

  原本陈洛白在这种艰难的境地下,试图去拉拢一些人心的,比如,太傅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他的官位够高,人脉够广,更重要的事他深得皇上和太子的信任,如果能够将太傅争取过来,那自己被动的局面一定能够被打破,甚至还有机会一争。

  “只是,像太傅这样的人,他的弱门在哪里?”,关于这个问题,陈洛白以前一直想不明白,但那也是见过傅云锦之前。

  在见到傅云锦之后,他就在想,如果他是太傅,把这个女儿捧在手心里不说,还一定会完成她的所求所愿。

  如果没有判断失误的话,太傅就算不立马站队,那也是欠了自己一个大人情。

  在这个世界上,用利益打动不了的人,不妨可以试试用情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