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浮云遮

明白

浮云遮 野矜 2150 2019-08-12 23:25:06

  只见智缘大师在墙上摸了几下,立马马从房梁上隔下来一面纱。

  看到智缘大师已经在帐内坐了下来,傅云锦便加快了脚步,两人都进入了帐内。

  像智缘大师这样的得道高人,其实用不着如此避嫌的,并且面对的只是一个十二岁的小女孩下来,最起码,在世人眼里她还是个孩子。

  傅云锦对于智缘大师的此番举动感到十分满意,毕竟与她而言,十二岁的躯壳下,是二十岁的灵魂,且这灵魂活了两世。

  无暇顾及众人的脸色,傅云锦面向智缘大师规规矩矩的行了一个礼,而后被大师虚虚的扶了一把,就这么静静的站在了他的下首。

  虽然隔着一个帐子,里面的一举一动皆看的清清楚楚,可就是听不清楚他们交谈的内容,终于在秦姨娘的贴身嬷嬷王嬷嬷再三张望试探下,周氏冷了一张脸。

  一看到自家主子脸色不好,周氏身边的福嬷嬷适时的站了出来,对着王嬷嬷的方向默默啐了一口,拉着周氏的大丫头灵芨向外走去。

  然后不小心的撞到了正在向里张望的王嬷嬷,“哎呦”,王嬷嬷痛呼出声响,瞪着眼睛想要与福嬷嬷理论。

  “好了,都安生点,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秦氏转过身子,向她低喝一声,端的是当家太太的谱儿。

  发生了这一系列事情,周氏眼皮都没有抬一下,只静静的注视着傅云锦的背影。

  一层帐子,隔开的竟是两个天地。

  傅云锦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在她几乎要放弃的时候,智缘大师终于开了口。

  不过开口的第一句话便是:“你可知出家人不打诳语”,竟然带了一丝丝质问的语气。

  傅云锦生怕被大师所恼,便忙不迭开口道:“大师恕罪,只是小女实在是没有别的法子”。

  智缘大师深深的望了她一眼,“罢了,也是你我的缘分,前世今生竟都遇到了”,虽然大师说的话足以引起山崩海啸,但面上仿佛在谈天一般平静。

  听到大师这么说,傅云锦忙强制自己冷静了下来,“智缘大师果然是智缘大师”,尽可能的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一些。

  可她不知,既然智缘大师能透过皮囊看到灵魂,那她强装的冷静在大师眼里,已经荡然无存。

  “只是不知这是福还是祸,还望大师明示”,傅云锦复又真诚的向智缘大师行礼。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智缘大师闭着眼睛回答说。

  “大师的意思可是让我顺其自然?”傅云锦觉得自己再不问就真的要憋死了,而且还是不明不白的那种,本来自己是将死之人了,老天却让自己重新来了一把,那自己怎么还可能让历史再重演?

  如果说任由秦氏和傅云柔的栽赃陷害,自己都保持顺其自然的态度,那和前世家族破落,阿姐惨死这样的结局又有什么两样?

  “老衲说的是,既来之则安之”,智缘大师似乎看出傅云锦好像已经误会了什么。

  既然老天给了你一次重来的机会,那当然得抓住,抓住你能抓住的,改变你要改变的。

  傅云锦听懂了智缘大师的意思,心里顿时觉得轻松不少,不过又想起前世的种种来,“不知依大师看,云锦若以一己之力彻底改变家族命运,那可否有违天道?”

  彻底改变家族的命运这件事,自傅云锦重新苏醒过来就把它当成了今生目标,可如果这样做的种种后果由家人承受,那她宁可不做,傅家于她,不过是一个成长的地方罢了,有爱她的家人在,哪里都是她的家。

  “其实傅三小姐心里早有决断不是吗?”智缘大师顿了顿,“不过,发生在小姐身上的事,还是只有小姐一人知道便好,若有朝一日,小姐想要告知他人,那也请让老衲做个见证人”。

  傅云锦再三确定自己的耳朵没出毛病,智缘大师想要做个见证人?那他确定自己一定会说出来吗?

  反正目前的问题已经解决了,傅云锦也不是个优柔寡断的性子,便谢过了大师,复又向外间走来。

  不同于进去时的沉重,她的脚步轻快了不少,毕竟,压在心头上的一块大石头终于搬来了。

  这样想着,看了一眼正在与贴身丫鬟耳语的秦姨娘,秦姨娘突然打了一个喷嚏,莫名其妙的向周围看了一圈,“大白天的,见鬼了?”秦姨娘心里想道。

  看到傅云锦出来了,傅云婉扶着周氏两人立即迎了上来。

  “锦儿,没事吧,怎地去了这么久”,周氏关切的询问傅云锦。

  “娘亲,我没事,大师只是觉得与我颇有缘,所以多说了几句”傅云锦试图安慰母亲。

  可不料周氏话锋一转,“锦儿没有胡闹吧”,说着将傅云锦从头到脚仔细看了一遍。

  “娘亲,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傅云锦不满的撒娇。

  就在这是,秦氏向帐子望去,那里已经空空如也,哪里还有智缘大师的半分影子。

  本来还想着让智缘大师给傅云瑶好好的算一卦呢,就算自己平日里不太喜欢她,可毕竟是自己辛辛苦苦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况且,她如果果真有贵命的话,景钰不就稍微轻松一点,想到这儿,秦氏不禁一阵懊恼。

  都怪身边的丫鬟给自己说话,害的自己都没注意到智缘大师的踪迹。

  旁边的小沙弥似乎知道了秦氏的想法,便双手合十,念了一句佛号,“师祖刚才已经吩咐过了,今日的解惑就到此结束了,希望不要去打扰师祖禅修”,小沙弥一板一眼的说完便转身退出去了。

  只留下了一屋子的女眷哑口无言。

  秦氏从来没觉得这么没脸过,即使是作为一个妾,周氏不乐于交际,京城哪家的贵妇聚会不都有自己?妾室在京城一众贵妇中混得如鱼得水,却没想到在小小的野山寺翻了船。

  不过站在秦氏身后的傅云柔,可不管她的一阵红一阵白,作为养在正室名下的孩子,就是不屑于去安慰一个姨娘。

  就算,傅云锦代替了原本自己的位子,时刻的陪在周氏身边,自己不得不站在秦氏身边,但她绝对不会让人知道她们是一伙的。

  也就是说,秦氏还不知的自己暴露。

  想到这儿,傅云柔在背人的时候,脸上迅速的露出一摸笑,极快,转瞬即逝。

  她巴不得呢,巴不得整个傅家都是一群糊涂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