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浮云遮

求签

浮云遮 野矜 2101 2019-08-11 23:14:03

  看到智缘大师扫视了一圈,众人都紧张的坐直。

  不等智缘大师开口,秦姨娘便笑着站起身,先向大师福了福身,开口道:“想必大师知道我等皆为何而来,还请大师解惑”。

  智缘大师复又睁开了眼,手里摩挲着光洁的佛珠,缓缓开口:“京城傅家向来清贵,但人心本就是这样,有了一样便就会奢求更多,老衲不知太太指的是自己还是其他”?

  秦姨娘万万没想到会被智缘大师噎了一道,心里暗骂老秃驴,还说是得道高僧呢,修养就这么点儿?面皮紧了一紧,强装笑道:“大师何必跟我等打哑迷,我们兴师动众的自然是为了我家老太太”。

  智缘大师一听,立马一副心下了然的样子,“傅家老太太乃是福泽深厚之人,日后还能尽享儿孙之福,只是当下身体有恙,不宜思虑过多”。

  众人一听,老太太的病问题不大,非不是药石可医,心里当下就有了规划,趁着这个机会,多在老夫人榻前侍候几次,能讨得老太太欢心不说,孝顺的贤名就此传扬出去也不是不可能。

  周氏依然不出头,等到智缘大师为老太太算过之后,才慢慢的开口,“既然大师说了老夫人没事,那大家就放松一点,个人有什么想要问的都可以去问”。

  周氏一开口,众人都开始蠢蠢欲动,毕竟没有人怎能心无所愿,但谁都不愿做这第一人。

  “不知大师是在此处解惑,还是单独分开?”,见没人反应,傅云锦便开口道。

  “皆可”,智缘大师开口。

  傅云锦拉拉傅云婉的衣袖,想要征求她的意见,只见她轻轻的摇了摇头,两人便心照不宣的眼观鼻闭观口,再无举动了。

  “今日得以相遇,乃是命运使然”,智缘大师抚手摸了摸胡子,“老衲主动为几位小姐算上一挂吧”!

  “大师,请”,周氏做出一个请的姿势,丝毫不理会秦姨娘等喜出望外的表情。

  能得智缘大师的一卦难能可贵,但周氏恰恰是众人中心思最淡泊的一个,所以也不甚在意。

  自己虽然夫妻之间以无多少情分,但傅家主母的位子,只要自己活着,那这个位子断不可能是别人的,至于孩子们,自己已经给了她们嫡出的身份,剩下的只能看他们个人的造化了。

  好在,孩子们是不是十全十美,但不至于被养歪,长子傅景城虽为人不懂变通,但胜在做事正派,一心只读圣贤书,难得单纯。

  长女虽然已经及笄,还没有定下婚配,但好在西越国民风开化,也并不是没有这样的例子,而且长女姿容出众,又温婉大气,她有信心女儿一定能嫁一个如意郎君,如若不然,以傅家的能力,养活一个女儿也不是什么问题。

  小女儿更不必说了,虽然淘气顽劣,但近来越发懂事稳重,而且才十二岁,自己还有很长的时间好好教化,所以也没什么值得她担心的。

  智缘大师让傅云锦姐妹们站成一排,观察一番后又开始掐算起来,过了良久,他才缓缓抬头,“不知贵府可有小姐已有婚配”,虽然问的是她们的的事情,但看的确实众人。

  傅家大姑娘年十五,尚未婚配,接下来的二姑娘傅云柔十三岁,三姑娘傅云锦十二岁,四姑娘傅云瑶也才十岁。所以傅家各位小姐目前均无婚配。

  周氏看了她们姐妹一眼,对着大师道:“尚未”。

  智缘大师略一思忖,皱着的眉头也终于舒展开来,“原来如此,贵府小姐命格贵不可言”,说完便也不吭声了。

  傅家有四个姑娘呢,到底是哪一位以后会贵不可言,谁都不知道,也没人敢问,周氏秦氏不好问,冯氏就更不敢问了。

  其实像她们这样的人家,相对于其他人已经算云泥之别了,但还要贵重,那就只能是皇宫了,大家都心知肚明,估计傅家要出一位皇妃乃至皇后了。

  虽然当今圣上已经快到知天命的年纪了,但正是因为这个荣华,所以仍有数不清的人家将女儿往宫里送,因为这就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最直接的效应。

  但对于傅家来说,唐唐太傅府的繁盛,绝不是用女儿换取的,甚至有人动了这样的心思,都觉得愧对傅家祖辈,对别人是恩惠,与他们家,则是莫大的侮辱。

  当然了,如果两人是两情相悦的,那像傅家这么开明的家庭一定不会阻拦,只是,一个俏生生的妙龄女子与四五十岁的老头子互生爱慕,怎么都让人觉得凉飕飕的。

  “不过,各人的命运都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你之蜜糖,彼之砒霜”,智缘大师半天没由头的加了这么一句话。

  对呀,你之蜜糖,彼之砒霜,傅云锦默默的品着这句话,想着前世可不就是这样吗,自己不愿嫁给永宁王,可傅云柔摔破了头也要嫁给他,甚至可以委身做他的妾。

  那今生呢?如果阿姐真要入宫,那傅云柔会不会也来阻一阻,据她对这个二姐的了解,她一向对自己挺狠的,若知道能打击到傅云锦,那她一定会不遗余力的。

  而自己,是绝对不会让傅云柔得逞的,不管是自己还是阿姐,她都不许傅云柔掺和进去。

  “不知,这位是贵府哪位小姐,老衲觉得与你颇投眼缘”,智缘大师走到了傅云锦面前停了下来,“老衲觉得甚是眼熟”。

  不用假借他人之口,傅云锦忙做镇定,看向智缘大师:“大师觉得我眼熟,其实我也觉得大师颇眼熟”。

  这句话其实说的颇有禅机,也不知众人听懂了多少,傅云锦看周氏刚要开口,便赶忙开口道:“望大师原谅我心直口快,云锦实在是忧心祖母”,这其实是个幌子,傅云锦不信智缘大师没听懂。

  “既然傅三小姐有此孝心,那就请随老衲来,老衲将医你祖母之法教授于你”,智缘大师定定的望着傅云锦,等着她向自己走来。

  “既然如此,云锦多谢大师成全”,傅云锦诚心的跪下向智缘大师道谢,其实只有他们知道,她谢的是大师替她保守住了秘密,而不是替祖母医治。

  “那就请傅三小姐随我来吧”,智缘大师先一步走向了后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