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浮云遮

心思

浮云遮 野矜 2114 2019-08-07 22:53:59

  看众人都没人自己,秦姨娘便起身坐到了周氏的下首,其实像今日这样的事情已经上演过很多次了,基本每次都是这样结束的。

  坐了没多久,吴氏称道乏了,就让各人都回去吧,众人也起身告退。

  秦姨娘心有不甘,便对傅云瑶使劲使眼色,年近十岁的傅云瑶怕极了,秦氏明明是自己的亲额娘,但始终对她远远不如对弟弟景钰那般好。

  为了讨得秦氏欢心,傅云瑶慢慢吞吞的不肯走,对吴氏撒娇道:“祖母,瑶儿还想多陪祖母一会儿,您就让瑶儿留在这儿吧!”,说完一脸殷切的看向吴老夫人。

  吴老夫人不动声色的蹙了蹙眉,然后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和蔼的对傅云瑶说道:“既然你要留在这儿,那祖母真把你一个人留在这儿,到时候可不许哭啊”,说完还瞟了一眼秦氏。

  秦氏没想到老太太会这么直白,边硬着头皮上前拉住傅云瑶的手,“瑶儿,你祖母乏了,快些让她老人家好好休息吧”,说话间傅云瑶紧紧的攥住衣袖,然后迅速的跟着秦氏出了门。

  她们刚一出去,春花就在背后默默的吐了一口气,心想道:“真不知道这些祖宗脑袋里在想什么,万一真惹得老太太不高兴,那谁也吃不了兜着走”,然后回身看了看正闭目养神的吴老夫人。

  “你有什么话,就不要憋着了”,吴老夫人像看着她一样问道。

  她们主仆相处了将近二十年,对彼此还是非常了解的,这不,春花一个小小的动作,老太太就知道她在想什么。

  春花上前给老夫人把茶添上,拿起小木锤跪在了吴氏的脚下,一边替吴氏敲腿,一边开口道:“方才奴婢出去的时候,看到二姑娘一个人好像来得挺早的”,说完便专心的替吴氏捏腿了。

  “好啦,我还能不知道吗,这一个个的,都是人精呐”,吴氏抿了一口茶,复又开口道:“我不管她们什么阴谋阳谋的,只要是想害我的宝贝云锦的,我老婆子便要与她斗一斗”,吴氏眼色忽暗忽明的开口。

  其实,大家都能看到老夫人对傅云锦的宠爱,只是不知道这个宠爱因何而来,傅云婉为嫡女且端庄知礼,但老夫人对她的好也只是出于给嫡女的体面,更别说身世低微的傅云柔和属于小透明的傅云瑶了。

  吴氏对傅云锦的宠啊,真是到了骨子里,最开始是由于智缘大师的一支签,为了傅家的百年家业,她也要对能救傅家的贵人好一些,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当年那个不知世事的黄毛丫头已经长得亭亭玉立,虽然还是经常惹乱子,但这丝毫不影响吴氏对她的宠爱。

  为了躲避傅云锦所谓的劫难,在她四岁的时候,含泪将她送到了她的外祖家,这一去竟足足六年。

  这六年里,她亲眼看着儿子傅斯延和儿媳周如安渐行渐远,而秦家那个怯懦的秦时月秦姨娘越发嚣张,仗着傅斯延的宠爱,竟敢向主母叫板。

  也是终于周氏自己开了窍,抬举了自己的陪嫁丫鬟木樨,也就是冯姨娘,这几年来,两边才堪堪保持平衡,只是不知道,这样的平衡还能保持多久。

  现在傅云锦回来了,原本保持中立的吴老夫人也比自然的偏向了她们,傅府后宅的天平开始向周氏倾斜。

  所以这个时候,秦姨娘开始急了,因为她很清楚以色侍人终究难得长久,而傅斯延也根本不是一个贪恋女色的人,他在各房各院的时间都是恰到好处。

  关于守制平衡之术,傅家人似乎都极为崇拜,从傅云锦的爷爷傅知远开始,不论朝堂还是府内,都不站队,这也是傅家能长盛的又一个原因,而很明显傅斯延也深谙其道。

  不过,毕竟眼前的风平浪静只是表面,要想打破这个局面,需要的只是一剂药引。

  而傅云锦会不会成为药引,不一定,每个人都是不安定因素,也就是说,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幕后推手。

  而目前唯一能改变的,就是让这个残酷面具揭开的晚一些

  有这种想法的人其实还不少,吴老夫人氏是这样想的,因为她不能背着个骂名,不能让傅家败到她的手里。

  傅斯延更是如此,作为傅家的主心骨,他不忍让看到内宅斗的鸡飞狗跳,所以即使自己不想纳妾不乐意抬举人,他还是选择了妥协与隐忍。

  而周氏与秦氏,作为核心人物,她们的心思也不尽相同。

  刚开始的那几年,傅斯延与周氏确实恩爱非常,周氏为人宽和随性,而傅斯延也清正豁达,傅家长辈也不是多管闲事的主儿,所以二人也过过几年神仙般的日子。

  可是后来,傅斯延也有了姨娘,不再是周氏一个人的夫君,而她也终于在某一个独坐空房的夜里,选择了放弃,作为周家的女儿,就是有这样的魄力。

  一个女人爱你时,她是一朵云、一缕风、一汪清泉,可一个女人不爱你时,她就是一块铁、一条蛇、一把利刃。

  在做出决定后,周如安很快从情伤中走了出来,她开始认真打理家务、扶养儿女,过得也是舒心潇洒。

  只是秦姨娘的心太大了,为了保护自己的三个孩子,周氏必须要有所作为,在这个男权的社会,她只能将木樨送上傅斯延的床榻。

  以前的秦姨娘是万万没想过要跟主母对着干,一来她自己受家中嫡母苛待,性格怯懦,二来她也没有张扬的资本。

  周氏第一胎就生了傅景城和傅云婉这对龙凤胎,傅家上下皆夸她有福气,可自己比她进门晚不了多久,就是怀不上,等到傅云锦都出生了,自己才怀上了,可惜第一胎就是个丫头,所以她只能等,等到终于生下了傅景钰,周氏又抬举了冯姨娘。

  秦氏觉得,周氏就是在处处跟自己作对,自己有嫡子嫡女不说,还不想让自己生,真的是恶妇一个。

  从此,秦氏便与周氏杠上了,周氏抚养孩子,她也要抚养自己的孩子,不仅这样,她还要让景钰学业有成,让傅家上下都不敢轻视他们母子,所以,她必须得精心的筹划。

  所以,就目前来说,虽然傅家上下各怀心思,但也算是有一个共识,那就是:维持现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