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浮云遮

重生

浮云遮 野矜 2119 2019-08-05 22:45:36

  傅云锦睁开眼,外面天已经大亮了。

  映入眼帘的是鹅黄色的床幔,伴着人形晃动而摇曳生姿,望之浪漫且美好。

  傅云锦很快就反应过来了,这种鲜嫩的颜色自己已经很久不用了,自从嫁给陈洛白之后,整天忙着与他置气,对这些琐事都不曾关心过,细想来,这些都是欢颜一手安排的,几乎一直都是深沉老气的颜色。

  她慢慢的坐起身来,细细的轻抚这些久违的鲜活,直到看到了手腕上的镯子。

  傅云锦瞳孔倏然放大,手腕上的镯子正静静的爬在上头,她根据颜色尺寸推测,现在的自己应该差不多十二岁。

  十二岁对傅云锦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年,因为这一年她从外祖家刚回来,并且也是从这年开始自己不详的流言传出。

  她闭眼进行了几个呼吸,一把掀开了床幔,向外面看去。

  床尾的架子上挂着准备好的衣衫,多宝阁上还放着大姐送给自己的蝴蝶风筝,而通往外界的屏风正是母亲绣的锦鲤戏水。

  没错,这就是自己在傅府的闺房,简单却又充满爱意。

  正在傅云锦感概的时候,外面有人进来了。

  “姑娘可睡起来了?”

  许是听到了内室的动静,丫鬟穿过屏风来到床前,顺手将架子上准备好的衣服拿了过来。

  傅云锦抬眸看她,气质清雅,明眸皓齿,好一副美人坯子,竟让她都怔了一怔,这不是云心还能是谁。

  “云心,你还好吗?”傅云锦喃喃出口。

  “姑娘,今日要请安,可千万不能迟了,奴婢先伺候您起身”云心一面说,一面准备来扶傅云锦。

  任由云心穿衣净面,傅云锦都还觉得如梦似幻。

  看着镜中年轻娇嫩的容颜,傅云锦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姑娘,可是奴婢弄疼了姑娘?”

  傅云锦摇了摇头,努力压制住心里的情绪。

  今日她穿着豆绿色的衣衫,头上插着绯色珠花,肤色白嫩细腻,唇不点而朱,虽然全身没有过多的装饰,但已经让人挪不开眼睛了。

  抛开她的容貌且不说,这样小小年纪的她,竟给人一种出尘高贵的感觉,美的不甚真切。

  她知道,她是回来了,因为前世的她远没有这样的好颜色,她顾着调皮捣蛋,顾着听信谗言,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究竟招了多少人记恨,其中,她的二姐傅云柔就是一个。

  不过,她既然回来了,就决不允许那样的事再发生一次。

  看到傅云锦不吱声,云心一下子慌了神。

  “姑娘,您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呀?您可别吓奴婢,奴婢胆小的很”。

  傅云锦一看,果然云心脸色都不好看了,心想,“这果然还是那个爱哭包云水啊!”

  “我没事,不信你瞧瞧”说着云锦拉着云心的手转了一圈。

  直到确定无事,云心才试探着开口,“昨晚姑娘睡觉可好啊,您不许奴婢们进来,所以……”

  “哎呀,我说没事就没事了啦”,傅云锦一面享受一面头疼道。

  “那姑娘可做噩梦了?”云心不死心的追问。

  傅云锦抬头望了望,“对啊,是做了个噩梦,好长好长,不过都已经过去了,往后,我就再也不会怕了”。

  云心总觉得这句话有点答非所问,不过她也想不出来有什么问题,所以就点头:“是啊,都已经梦醒了”。

  傅云锦紧紧的握住了云心的手。

  对,那场梦里云心就是被自己害死了的,不只她,还有父亲母亲,哥哥他们面对困难时,自己也无能为力,所以,她对不起太多太多的人。

  前世自己听信了傅云柔的鬼话,先是得罪家中长辈,传出不详恶名,再是不愿嫁给永宁王陈洛白,逼得嫡姐与自己生分,母亲卧床,最后再是处处与陈洛白置气,弄得整个王府人心惶惶。

  这些都是傅云柔的手笔,那么今世,一定要让她也尝尝这种滋味。

  云心,云心才是真正对自己忠心的人,前世被软禁的半年时光,都是云心陪自己度过的。

  “心儿,我们快收拾好去母亲那边吧!”傅云锦愉悦的开口。

  昨日自己因为偷偷溜出府而被母亲训斥,从母亲那里回来后晚饭都没吃,夜间也不许奴婢们陪着,可急坏了一大帮人。

  云心一听姑娘还能主动的去找夫人,那就说明没事了呀,别看姑娘年纪小,要是放在以往,她不服气的事情是绝不会主动服软的。

  正说话间,云水从外间进来了,见傅云锦已经收拾妥当了,望着云心怔了怔,福身道:“姑娘,奴婢来迟了。”

  傅云锦睨了一眼云水,“既然迟了,就自己去领罚吧”,说完也不再理云水了。

  云心偷偷的打量着傅云锦,分明就是自家姑娘啊,可自己总觉得姑娘同往日是不一样的。

  云心和云水都是家生子,两人也都是傅云锦的贴心丫鬟,两人都长的好看只是性格截人不同。

  云心喜静,心思缜密,善于女红但胆子小,云水喜动,风风火火,善于交际但性格冲动,所幸她们都是傅云锦的母亲周如安亲自挑选并调教的,忠心耿耿且知道分寸。

  “好啦,拿着我给阿姐准备的礼物快些走吧!”傅云锦催促道。

  因为据她回忆,这个时候阿姐还没有出嫁呢,所以她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阿姐了,那些隔了一世才见到的人让她既激动又情绪复杂。

  不过她不急,因为她这一世才刚开始呢,阔别了那么久的傅府时光,她当然得格外的珍惜喽,不过,如果有人再敢横生枝节的话,休怪自己不讲情面!

  这是万和二十三年春,那么,目前姐姐的亲事已经放到了案上,世家子弟前来提亲的不少,只是目前还没有做出决定。

  那么,如果现在先把亲事放一放,那么明年,新帝就会登基,那个时候姐姐就能顺理成章的坐上贵妃的位子,只是,经过了前世,她不知道,阿姐是不是愿意进入皇宫为妃?

  如果不愿意,那谁会是阿姐的良配?如果愿意,那阿姐怎样给你避免母子俱亡的下场?

  傅云锦短时间内还想不到,但是随着距离的拉近,她更加坚定自己的想法,这一世,要想跳出前世的命运,那一定得有所行动了她不会容许那样的事情再发生。

  是的,她绝不容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