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浮云遮

浮云遮

野矜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9-08-05上架
  • 166250

    连载中(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楔子

浮云遮 野矜 2137 2019-08-04 23:42:47

  屋子很静。

  除了偶尔的风声,什么也听不到。

  亮着一盏灯但没开窗,所以屋子里也是暖暖的。

  和衣躺在床上的人儿,在黑夜里不发出一丝声响,安静的仿佛不存在一样。

  其实这半年以来,夜夜如此。

  她已经不在乎了,哪怕就是让她此刻去死,她都觉得无所谓,在半年前他亲口下令她全家逮捕等候处决的时候,她就已经死了。

  这半年的苟且于她来说,不过一场梦罢了。

  她想着,究竟是在哪里出了错呢?自己是太傅的嫡次女,嫡姐是当今圣上的贵妃,虽然年少时时常惹祸生事,但都是一些无伤大雅的小事,任谁见了,都会夸一句天真可爱,而且自己自慢慢长大之后也被母亲牢牢拘在家里学规矩,整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应该没有得罪了谁吧?

  既然不是外面的人,那就只剩家里人了呗!这人能是谁啊?怎么把自己也往里算计,傅家倒了,大家不都就完了吗?

  她在脑海中不断的想,想了好久,终于闪过一个人的影子,二姐傅云柔。

  众多周知,太傅不只学识好,而且内宅和平不生事端,娇妻美妾其乐融融,那可是标准的人生赢家啊,傅家大女儿是贵妃,二女儿有“京城第一才女”之称,更有好事者传出“得女当得傅家女”的传言,可见其影响度之广。

  只是,二姐是什么时候有了才女的名声呢,对,是自己刚才外祖家回来后,伴随着的是自己不详的流言传的沸沸扬扬。

  这其间真的没有联系么,要以前的傅云锦是看不出的,可经历了这么多事,她觉得再看不清就真的白活了,只是,她一直想不通的是,傅云柔为什么要这么做,这样两败俱伤的局面是她想要的吗?

  仔细想来,从小到大她们俩就非常要好,自己有什么事都会找二姐商量,她也永远一副古道热肠,热衷于给自己出主意,云锦也因为二姐给自己出主意且才华横溢而更加喜欢她,所以,要真说是自己害了全家,那也是没有错的。

  如果自己没有被她蒙蔽了双眼,她就不会疏远自己的嫡亲姐姐,也不会为了离得近而让她养在母亲名下,更不会因为不想嫁给陈洛白而最终一起进入永宁王府,自己还巴巴的跑去给她道歉忏悔,殊不知嫁入永宁王府就是她的最终计划啊,如果不是陈洛白,自己这个王妃的位置也早就给她挪开了。

  只是她没想到,有的人真的可以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甚至是赔上自己的命,也要拖着全家人下地狱,真是好恶毒的心思啊!

  如果不是她,她不至于背着不详的传言嫁不出去,最终嫡姐不得不向皇上求情,将自己赐婚给陈洛白为永宁王妃,而自己也是听了她的挑拨,死活不愿意嫁给他,气得嫡姐打了她一巴掌后,与她的关系彻彻底底的冷了下来,再也没有见过一面,直到半年前姐姐难产,自己也被软禁在了正院,一步都不许出去。

  那陈洛白呢?云锦让自己更大程度的冷静下来,他对这一切都知情吗?他又在这里扮演了什么角色呢?

  成亲前对他的印象还停留在傅云柔的纵情声色、野心勃勃上,可成亲后,她能感觉到,其实陈洛白没有那么不堪,他对云锦还是挺好的。

  他会带她去看野山寺看桃花,会在她闹脾气不吃饭的时候给她煮汤面,会在她生辰的时候给她很多很多可以抓得到的星星,也会无比的纵容娇惯她,她想,其实就算自己这次惹怒了他,他也一定会想办法周旋的,不至于让自己变得无家可归。

  自己已经被困在锁心苑半年了,他虽然一次都没有来看过自己,但她知道,他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吃穿用度上从不曾苛待自己,夜里也增加了人手在锁心苑保护,包括今年生辰的那碗长寿面,她其实都知道,这些都是他的心思。

  可是现在家人生死不明,嫡姐难产而亡,自己也被软禁在院子里,而听说傅云柔还牢牢的坐在她的侧妃位上,她不甘心,不甘心就这样过完自己的一生。

  她还没有好好的给父母尽孝让他们安度晚年,他们被扣上的罪名还没有被拿下来,父亲为官一生,最是知分寸不过,怎会贪图那些根本不可能的东西而置全族性命于不顾。

  她还认真的向大姐道歉,其实在她嫁过去之后,就明白了大姐其实是为她好,可是强烈的自尊加上云柔的挑拨她最终没有主动与嫡姐和好,甚至让她因为难产去了另一个世界,果真是死生不复相见呐!

  她还有好多好多事情没做,她还有好多好多迷惑未解,她不想稀里糊涂的去见地下的亲人。

  “怎么办呢怎么办呢”她不由呐呐出口。

  突然她的眼睛发出了光彩,接着盯紧了左手腕上的镯子,她有预感这个镯子一定不是她看到的这么简单,即使十年间与它形影不离,她从来也没太当回事。

  外形说不上特殊,只是一只通体碧绿的翡翠镯子,成色不错且有一尾红色的鱼儿,看起来栩栩如生,除此之外,看起来没并没有其他不同。

  别人当然不知道,但云锦作为它的拥有者且有十年之久,当然知道它的不同之处,它能根据季节气候等变换它的颜色和大小,这也是云锦不再试图丢掉它的原因,因为根本没有办法把它脱下来,并且久而久之,她也习惯了它的存在。

  所以她轻轻的坐了起来,摩挲着镯子的纹理,眼睛凑的近近的,静静的观察着镯子里的世界。

  那里一片碧绿,一眼望不到边,云锦似乎都能感觉到晚风在温柔的吹拂,鸟儿在尽情的欢唱,而自己就像鸟儿一样,可以自在的漂浮在空中,观察着下面的一举一动,

  忽然,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来,海风和鸟叫也不见了,她看到的是一条鱼,就跟镯子里的小红鱼一样,不过它看起来更大。

  它冷漠的注视着面前的人,就在云锦开口的时候,它向云锦游了过来。

  “我记得你”这句话刚一传出,云锦愣住了,它说它记得她,它说?记得她?

  随着它的接近,云锦的意识越来越多,直到听到门被大力打开,被人紧紧揽在怀里,她才彻底的失去了知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