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你是我的向阳花

第五十章

你是我的向阳花 颞颌关节紊乱 2041 2019-08-22 22:55:22

  陆宁轩给林唯一的脚踝做冰敷的时候,林唯一表现的特别乖巧,只是一口一口地喝着水,也不像刚刚那样不停挣扎了。

  见林唯一的脚敷得差不多了,陆宁轩便站了起来开始哄着林唯一处理头上的包。

  “已经没刚刚那么凉了,你稍微敷一下,不然明天肯定要肿起来了。”

  “不要,我刚刚摸过了,已经肿了!现在冰敷已经没用了!”

  “你不敷的话明天就更肿了啊,不然我轻一点?”陆宁轩的语气中满是无奈。

  “不管你敷的轻一点还是重一点,这个冰袋就是零度的啊,我的脑袋接受不了这个温度,我不要冰敷!”林唯一的语气坚决,还发起小脾气来了。

  “那我看一眼,没什么大问题的话我们就不冰敷了。”

  听到陆宁轩开始让步了,林唯一也不好太无理取闹,于是顺从地点了点头。

  见林唯一同意了,陆宁轩便拿着冰袋在林唯一旁边坐了下来。林唯一也是说话算话,见陆宁轩坐下了直接把头一歪,说道:“你看吧!”

  林唯一的头刚偏到陆宁轩这边,陆宁轩就眼疾手快地把冰袋按了上去。

  “啊啊啊,快点拿开,凉死了!”

  陆宁轩见林唯一又要挣扎,只得用另一只手直接圈住了林唯一,将她固定在自己的怀里。林唯一骤然被陆宁轩抱在怀里,整个人都被陆宁轩的气息给笼罩着,一下子就忘了挣扎,也不再觉得脑袋上那个冰袋太凉了了,只是怔怔的看着陆宁轩。

  陆宁轩感觉到怀里的人瞬间安静了下来,于是便低下头想看看林唯一是不是还有其他什么不舒服的地方。这一低头,直接对上林唯一的目光,四目相对,两人都忘了要移开自己的目光。

  陆宁轩只觉得这样乖巧的林唯一特别有吸引力,让他忍不住想靠得再近一些,再近一些。

  “一一啊,你好点了没——”

  方展翊推开门看见的就是眼前这一幕。

  陆宁轩和林唯一像是触电般瞬间拉开了距离,脸上不约而同地染上了一丝红晕,那个引发了这一切的冰袋也被丢到了地上。见方展翊早就退了出去,还顺手把房门给关上了,林唯一的心跳一下子又快了起来。

  陆宁轩看起来要冷静得多,只是一开口有些颤抖的嗓音还是暴露了他的紧张:“那个,我送你回房间吧,你回去好好休息一下。”

  “嗯。”

  这种场面林唯一从前只在偶像剧里看到过,看的时候还一直吐槽女主不争气,这种时候就应该果断把对方扑倒啊!没想到事情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时候,自己表现得人家还要怂,除了嗯居然都说不出第二句话来了。

  陆宁轩扶着林唯一出了房门就看到方展翊正等在门口。见他们两个人出来了,方展翊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这么快就结束了?”

  听到方展翊的话,林唯一的脸更红了,莫名有种被人识破奸情的窘迫感。陆宁轩听到这话也觉得有些不爽——要不是你突然闯进来没准我们两个就已经是男女朋友的关系了!

  只不过,碍于林唯一在场,陆宁轩也不好跟方展翊多说什么,只得淡淡地问了一句,“你来干什么?”

  “哦,我来看看一一怎么样了啊。毕竟刚刚要不是我叫她,她也不会受伤了。”方展翊没有忘记自己“冒死”赶来的目的,又问了林唯一一句:“一一,你脚没事吧?脑子没被撞坏吧?”

  “你脑子才被撞坏了呢!”

  “还能跟我顶嘴,看来是没什么事了,那我就放心了。”见林唯一精神和肉体都没什么大碍,方展翊也就恢复了之前的态度,语气也轻松了不少。

  “你不要高兴的太早,等我把一一送回去再来找你算账。”陆宁轩觉得不能这么轻易就放过方展翊——不仅仅是因为方展翊害得林唯一受伤了,更是因为他打断了自己的“好事”!

  “那个,老六啊,他们还在等着我回去呢。我还要准备晚上的烧烤和篝火晚会呢,就先撤了啊。”说完,方展翊就脚底抹油开溜了,只留下陆宁轩和林唯一两人呆呆站在房门口。

  等到了林唯一的房间门口,林唯一才意识到自己刚刚出门的时候忘了拿房卡。陆宁轩看了眼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就到篝火晚会的时间了,于是便提议道:“不然你回我房间去休息一下吧,现在过去找人拿房卡一来一回的太浪费时间了。”

  “反正我要跟方展翊一起去确认一下晚上烧烤要用的东西。”陆宁轩担心林唯一觉得尴尬,于是又补了一句。

  “那好吧。”林唯一下午的时候虽然睡了一觉,但是打了那么久的排球,还哭了一场,确实有些累了,只想好好休息一下。

  于是,陆宁轩又扶着林唯一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重新回到陆宁轩的房间,林唯一又开始紧张起来。看到地上的冰袋,林唯一脑海中又闪过了刚刚那个暧昧的画面,脸上的温度又渐渐高了起来。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林唯一又拿起桌上那瓶自己喝了一半的水喝了两口,然后自己一瘸一拐地走到单人沙发上坐了下来。

  “那个,学长,你有事就去忙吧,不用管我。”

  你继续呆在这里我的脸可能就要熟了,林唯一在心里说道。

  “那你先休息,我等下回来叫你。”

  “嗯。”

  “那我走了。”说完陆宁轩捡起了地上的冰袋,然后把房间让给了林唯一。

  等到陆宁轩关上了房门,林唯一才长出了一口气——跟学长单独待在房间里实在是太紧张了,紧张到林唯一差点就忘了要呼吸。

  林唯一在房间里看了一圈,除了床和那张大沙发,只有自己现在坐着的这张单人沙发勉强可以躺一下了——要让林唯一睡陆宁轩的床,她还没那么大胆;至于那张大沙发,林唯一只要看到就会想起刚刚的画面,更是不敢去睡了。

  于是,林唯一只好把桌子旁边的转椅拖了过来,把脚架上去以后调整了一下坐姿,舒舒服服的靠在了沙发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